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六章 东方卿魂逝梨园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诗曰:

     凭楼终日望盈盈,月上西窗冷画屏。

     欲仗丹青识旧照,恨无一物可忆卿。

     且说东方舒羽闲来无事,便出自由阁来游玩,隐隐见梨园中一片白影,便朝梨园走来。

     她来到梨园,顿时兴奋不已,满园的梨花都已绽放,梨树未新叶,梨枝上全是雪白的梨花,簇簇相拥,就像雪花覆在枝头,美丽极了。

     舒羽在园中漫步,欣赏着满园的梨花,时而闻闻梨花的沁人心脾的芬芳,时而在花间起舞,开心至极。

     突然一阵红光飞来,带着一股巨大魔力,逼向东方舒羽,东方舒羽没有防备,一团红光击入她的身体,顿时被震成重伤,口吐鲜血。

     东方舒羽转过身,大为吃惊,“怎么会是你?这不可能,不可能。不,你不是他,他不会这样对我!”

     东方舒羽正要出手,此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逼来,击在她的胸口上,瞬间一个黑影飞来,从东方舒羽心口,穿身而过,东方舒羽顿时倒地,鲜血直流。

     此时自由阁阁主正在房中与月紫幽等人说笑,突然心口一阵剧痛,顿时吐出一大口鲜血。众人大惊失色,阁主知道,这是她出事了,二人心心相印,彼此之间能感知。他带着月紫幽等人,匆匆来到梨园。

     众人来到梨园,顿时呆了,东方舒羽倒在园中,雪白的长仙裙上映着几滩血迹,头已被风吹得凌乱。梨花飘落,覆在裙上。梨园中安静异常,所有灵兽都那么寂静,隐隐中可以听见声声低吟,那飘落的梨花落在地上,低沉的落地声显得很沉重,似乎不愿意落下。

     阁主来到东方舒羽身边,跪在地上,伸出双手缓缓将她抱在怀里,那动作缓而轻,生怕稍一用力,就会弄疼了她。阁主将她脸上凌乱的青丝理顺,见她脸色苍白,眉头微锁,两眼闭着,嘴角留着鲜血,脸上有一丝痛苦,又带有一丝安详,此时的她,依旧是那么的美。阁主望着她,泪如泉涌,心中痛不欲生,喉咙如有硬物堵住,气息沉重,难以声。

     阁主左手抱着她的肩部,将她搂在怀里,右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手指不停颤抖,轻柔划过脸颊,擦去脸上的灰尘和嘴角的鲜血,他不想让这些玷污她美丽的容颜,平时的她,是那么清秀美丽,他怕这灰尘,污了她惊世的美。

     阁主用轻柔的声音唤着她,“舒羽,舒羽……”他这样轻轻唤着,怕她就这样睡过去,又怕惊吓着她,他怕声音大了会惊了她的美。

     在声声痛心的呼唤中,舒羽慢慢轻柔地睁开眼睛,虽然泪眼朦胧,但眼神依旧喜悦,望着眼前痛苦的阁主,她微微展开笑颜,喜泪满眶,此时,她满足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与相爱的人拥抱在一起,并有他相伴相爱,知足了。

     舒羽嘴角又流出鲜血,那伤口的痛让她无法承受,千年来,她在他的保护下,从未受过伤,这是有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种痛,让她永远无法忘记。她心里明白,她身上虽痛,但心中很幸福。她知道,此刻最痛的不是自己,而是深爱自己的他,他用一生悉心呵护着自己,不让自己有任何伤害,就算自己被东西弄了一个小伤口,他都会伤心不已,如今的他,心中之痛,可以想象,那种失去爱人的痛,才是真正的撕心裂肺。她不想让他再添痛苦,于是忍着伤口的痛,脸上展现出笑容,表现得十分安乐。

     舒羽张开嘴,轻柔地道:“师兄,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了,也无法……再与你相守,更……不能……为你分忧……”她双眼似睁未睁,嘴角鲜血不住地流,她的声音本就轻细柔美,如今更是柔弱,像棉花触脸,和风拂面。

     阁主轻摇着头,痛苦表情中勉强带着一丝微笑,“不,你别说了,你做的已够多的了,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他聚精会神地望着舒羽,不敢眨一下眼睛,怕眼睛一动,她就会离自己远去。

     语千尘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道:“阁主,这是璃垢、陌凡两位散仙前几日来拜访时赠送的丹药祀灵补心丹,快给夫人服下。”

     舒羽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药石已枉效。”这一说话,又咳出许多鲜血来,缓了一会儿,道:“我的伤我知道,此生天命如此,我也无悔了。这一生,与你相爱相守千年,比起世人来,我已经很幸福,我也知足了。”她舒心地笑了,此时的她,很幸福,她的笑容,温柔灿烂,像和煦的阳光,温暖心田。她躺在他怀里,和他那么亲密,她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怀里,是如此的温暖,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在他怀里是如此幸福。

     阁主泪珠不断落下,浸湿了他的衣襟,映湿了她的仙裙,“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救活你的,你不会离开我,永远不会!”他的信心是那样充足,他守护了她千年,从未让她受过伤,这一次,是他疏忽了,他绝不会让她离开。

     阁主正要运功,舒羽拉着他的手,“没用了,你不要再骗自己了,你虽是神仙,可也无法与天相斗,别浪费力气了。”舒羽喘的不行,好一会儿才缓了缓,道:“师兄,不论生什么,你……要活下去,就……算这……世上……没有人……爱你,你也要……爱自己,就算……算是……为了我,也要……好好活下去。多日前,我……就知道……自己命数……如此,这是……我的宿命,你……不要难过,更不要……为我去……报仇,你要开心……活着,永远……活着……”

     月紫幽几人哭的不行,想着她平日的和善,难忍心中的痛苦。梅影抽泣着道:“夫人,究竟是谁把您伤成这样?”

     东方舒羽摇摇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舒羽,你不要丢下我一人。”阁主搂着她,脸紧紧贴着她的额头,“你答应过我,要生生世世与我在一起,不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分开,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世上独活。”

     “对……对不……起,我……做不到了,原……原谅我,如果……有来……来生,我会……会陪你……生生……世世,此生……我……只能……负……负你了。仙……仙界……各人都……有自己的打……打算,仙魔两界……算计极深,你要……要小心。”

     “不,不……你不要离开我,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你要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舒羽知道,千年相处,彼此相爱,他执著任性,此时自己离去,他恐怕不会再活下去,她望着满园梨花,渐渐飘落,周围园中,山中生灵齐聚,哀伤地望着她。

     舒羽轻轻举起手,伸向阁主的脸,她的手颤抖不已,刚碰到阁主的脸,她的力气实在支撑不住,突然掉落,阁主瞬间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东方舒羽满意地笑了,望着阁主轻轻地道:“师兄,我的容颜……是不是……变得沧桑,变得……不美了?”

     阁主摇头,道:“不,你依然很美,依旧是六界的第一美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舒羽微微笑着,道:“师兄,这梨花乃我……一生……灵气……所种,这……山中生……生灵,你……你要替我……好生照顾,这……梨花,已经……枯……枯萎,花枯……人逝。”突然,她咳的厉害起来,双手紧紧抓住阁主的手,喘着道:“师兄,答……答应我,好……好好……活下去……”她抓紧的手突然放松,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整个身子,瘫在了阁主的怀里。她双眼紧闭,眉头舒展,脸上带着微笑,她就这样走了,走得十分安详,没有任何遗憾。阁主瞬间傻了,他不敢相信,她就这样离开了他,阁主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额头。他仰望苍穹,长啸一声,这声哭喊,是那样的撕心裂肺,这声呼喊,震彻云霄,这声呼喊,充满了无尽的痛和恨……

     几人哭得痛不欲生,满山的生灵,都为之落泪,纷纷仰天哀鸣。曾经的她,善良友好,对待满山生灵,如同亲人,如今离去,所有生灵都为之哭鸣,似乎也在恨苍天无情。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此刻静止了,曾经的笑颜还在眼前浮现,誓言还在耳边回响,可一切都变了,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慢慢变成了一片片花瓣,消失在空中。她五脏六腑皆被震碎,仙身尽毁,三魂七魄皆被打散,一切都化为了无形。

     就在此时,一阵轻风拂过,满园梨花尽数凋零,飘落在地,整个梨园,铺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所有的梨树,都枯萎了,只剩下萧索的枯枝,地上的梨花开始变色,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放眼望去,就像鲜血染成的地面。

     这梨园,曾经因她而生,如今,又因她而灭,或许,这梨花不愿让她孤单,因此随她而去,守护着她的纯洁。

     阁主此时生不如死,哭尽了所有的泪,月紫幽等人将他搀着回了自由阁。这满山的生灵,就这样围着东方舒羽离开的地方,伤心流泪,久久不愿散去……

     正是:

     鸟兽通灵知报恩,人身仙道却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