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四章 悯生门群仙议敌策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诗曰:

     傲世奇才古来稀,机关算尽人情失。

     小小仙山暗流涌,人间万姓心可知。

     且说阁主因破除封印而身受重伤,东方舒羽在床榻悉心照顾,寸步未离,静静守候了一夜。

     次日清晨,阁主苏醒过来,见到在床边熟睡的舒羽,知道她又守候了一夜,阁主用手轻轻划过她的脸颊,拭去残留的泪痕。此时舒羽醒来,见阁主之状,忙轻声询问阁主的伤势。

     东方舒羽望着阁主,道:“仙界八大仙山的各门派齐聚悯生,商议御魔大事,你就真的不去吗?”

     阁主长长叹息,道:“正邪之间本就战争不断,各自都想吞并对方,八大仙派也是各有打算,最终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悯生门此次出头,也自有其打算,一是为彻底消除魔界,二则是为了权欲,其余各派,有的是为了正道,有的是为了扬本派,有的则是为了巴结讨好,趋炎附势。如此情景,我去何益?”

     东方舒羽知他心中所想,面带微笑道:“你一向不涉正邪之争,只为守护各界平衡,然而有些东西是需要变通的。你心性孤傲,厌恶算计,讨厌趋炎附势,不愿与小人奸佞往来,更不与其同流合污。你虽是保持自身的清高,但在别人看来,你是不合时宜,故作清高。你要知道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你如此孤傲,终究不是好事。”

     “古之大贤,不仅要清高,而且还要出淤泥而不染,要在污浊中寻求生存,并保持心性的高洁。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你要学会与别人交流,更要懂得与小人周旋,喜怒勿形于色,对待奸佞,要学会耍心计,用话语搏倒对方。只有在污浊乱世中保持真性,才算得上真正的隐士。世间不良之风盛行,贪污、受贿、吹捧、算计、权欲,多得不可胜数,这又岂是你能改变的?你如果不学会变通,必会被他人所淘汰,也定会被人算计。有些时候,偶尔的趋炎附势并不会影响心性,有些事情,即使再讨厌、再厌恶,也要走个过程,做做样子。当然了,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不论你做什么选择,都都会尊重和支持你,绝不会去改变你的决定。”

     阁主轻轻点头,表情舒缓了许多,舒羽望着他的眼神,他虽没有任何言语,但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心中已有计较。此事暂且不提。

     悯生门

     且说月曜回到悯生门后,将无忧山之事禀告了司空掌门,司空掌门并未觉得失望,似乎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自由阁阁主一向独来独往,不参与正邪之争,不给任何人面子,这本就是他一贯做法,如果未能请到他,也很是正常。

     一月之期转眼即到,悯生门已将祝寿之事安排妥当。寿辰之日,各门各派纷纷赶来,中午时分,各派均至,唯自由阁无一人参加。

     正殿之上,一位白衣偏偏的男子端坐于正上方,生的气宇不凡,面上虽带微笑,眼神中却有些许高冷,他便是悯生门掌门司空济桓。旁边有两位护法,一位面带严肃,无任何笑容,他便是司空济桓的师兄帝祁儒,而另一位便是月曜。

     各门派均已落座,月曜上前,面带笑容,向众人行了一礼,道:“一月之前,本门向各派出邀请,一来是为鄙派掌门祝寿,二则是商议抵御魔界之法,承蒙各派看得起我们,都应邀而至,在下感激不尽。”

     歌肃清起身,还了一礼,笑道:“我等承蒙贵派邀请参加司空掌门大寿,荣幸之至,岂能不来?再说,今日乃关系到我们正派的兴衰,无论如何,都必须来的。”他便是枢衡门的掌门,为人和善,一心想要将枢衡派扬光大。

     这时,一少年站了起来,脸上大有不满,道:“今日贵派诚邀,我各派也应邀而至,然有些人自恃清高,对各派之事不管不问,不给贵派面子,这实在是可恶。”他便是冥荒门弟子尹傲天,性情高傲,一腔抱负。他的话虽未明言指出,但众人都心知肚明。

     司空济桓让之坐下,道:“各位能赏脸光临,鄙派感激不尽,然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尹少侠之言有些过了,自由阁一直避世,不与各派来往,只维护各界平衡,自由阁阁主更是隐世而居,这么多年一直不出自由阁,今日自由阁未至,这很正常。”

     “哈哈哈哈,自命清高!今日乃各派共同商议御魔大计,这关系到正派的兴亡,乃各派大事。自由阁自称维护各界平衡,如今魔界欲统一六界,他自由阁即使不与各派来往,但此事重大,无论公私,他都得出现。如此做作,有损我正派颜面,作为神仙,不关心仙界之事,这是存心与我正派为敌!”女子正值芳邻,身高平平,眼睛圆大而深邃,她便是离景门护法思颖,一向说话刻薄,眼中不容一点与正派相悖之事。

     “放肆,你不过一个小小的护法,有什么资格评判本座!”顿时在大殿上出现一个头戴斗笠之人,一身素服,落地之际,一阵极强真气散出,众人皆被震得后仰。

     月曜忙上前,行礼道:“自由阁阁主大驾光临,真让人难以预料,阁主能亲自前来,实在是我等荣幸,鄙派甚为感激。”

     他正是自由阁阁主,众人大为震惊,千年来,自由阁阁主从未与各派有过来往,各界之中虽知其名,但从未有人见过他。

     阁主望着思颖,道:“千年了,看来我是沉寂的太久,以至于许多人都不记得,都敢如此议论本座了。本座是自命清高,不问世事,然就算本座如此,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座。本座出道万余年,在六界之中也有一定地位,就算仙界女娲大神,也不敢如此对本座。本座就算有错,你也没资格评判,你不配。”

     月曜忙劝道:“阁主切勿动怒,不要与她一般见识,快请上座,大家有话好说。”

     “不必了!”阁主一挥衣袖,不给任何人面子,他环顾众人,道:“本座是沽名钓誉,是自恃清高,然本座所做之事对的住自己,对得住天下苍生,本座问心无愧。本座心中坦荡,不像有些人,精于算计,阴险毒辣,表面看似谦和,暗地里却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本座今日前来,一为赴约,二则是告诉某些人,小心为妙,你们今日来此,各怀鬼胎,各有各的算计。这些本座不管,也不想管,但要是有人敢把主意打到天下苍生的身上,危害各界平衡,甚至算计到我自由阁头上,那本座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到时候本座必定会屠派灭门,就算违背道义,就算与天下为敌,本座也不在乎。自由阁虽不涉纷争,人手也有限,但要是哪位不信,可以来试一下,本座虽从未杀生,但不在乎大开杀戒。”说完一挥衣袖,化为一道光离开了。

     思颖心中大为恼怒,恨得咬牙切齿,心中思忖:自由阁,哼,有什么了不起,我可不信邪,等有朝一日,我定要你败在我的手上。

     众人对自由阁主,有的痛恨,有的称赞,他的话虽没有指名道姓,但心怀叵测之人不禁心惊,惶恐不已。一时之间,大殿之上显得十分尴尬,空气似乎都凝聚了。

     司空济桓起身,用几句话缓和了气氛,开始说起了正题。司空济桓道:“众位,今日将大家召集起来,是为商议抵御魔界。近日,魔界之人蠢蠢欲动,想要灭我仙界,企图统一六界,然魔界想要灭掉仙界,必定会对各派逐一灭门,所以我们要团结一致,集合仙界所有力量,先制人。”

     玉惊门掌门灵晓师太道:“按照司空掌门的意思,我等要主动进攻,先下手为强了?如今魔界虽说想要灭仙界,但没有行动,我等正派岂能出手灭之?正邪,仙魔之间存在一种平衡,一旦打破这种平衡,势必会天下大乱,这并非我正派做法。”

     开阳门掌门泽熙真人摇头,道:“师太此言差矣,正邪本就不两立,仙魔之间本就有一场大战,不是仙灭就是魔亡,这是自古的自然之理。如今魔界已准备动手,如果我等不主动出击,先行下手,那仙界各派必定会被逐一击破。我等不能坐以待毙,既然仙魔之间必有一场大战,那我等就主动出击,先灭了魔界。”

     司空济桓道:“泽熙真人说得没错,如今形势危急,我等若不及时出手,等魔界攻来时,一切都晚了。我悯生门愿为先锋,攻下魔界,恢复各界安宁。”许多人都表示赞同,有几人虽不同意,但也没办法,只好应势答应。

     就在此时,悯生门一弟子慌慌张张跑来,气喘吁吁回禀司空济桓:“启禀掌门,大事不妙,刚刚山下传来消息,魔界大军已向我悯生门攻来!”

     正是:

     算尽先机未成果,仙魔大战难预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