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章 计中计智计难算计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梨花入泥仙缘终,道玄一计情未萌。

     无双智计聪明误,甲子十还缘重逢。

     且说无忧正要出招时,几道剑气闪过,一群江湖人死的死伤的伤,众人大惊失色。

     瞬间,一少年出现,少年仪表俊秀,相貌堂堂,长在风中飘起,一袭白衣上闪着点点耀眼银光,背上负着一柄寒光长剑。

     少年理了一下长,挥挥衣袖,笑道:“想不到堂堂江湖名门正派,居然为了一个锦盒,如此大动干戈,欺负几个闲人,若是传出去,灵空派名声恐怕从此没有了。”

     计道长拿剑执手颤抖了几下,心中有些畏惧,道:“欧阳少侠,江湖人有江湖的规矩,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少年微微抬眼,眼神高傲,对一切十分不屑,道:“这件事我管定了,我欧阳佩瑀独行江湖多年,在江湖早已是多管闲事出了名的,虽然武功不怎么好,但对付你们,自信还是可以应付的。”

     计道长早已听闻欧阳佩瑀的名声,凭他们的武功,难与之抗衡,加上无忧,他们没有什么胜算,于是率领众人撤退了。

     无忧收起宝剑,走到一边坐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面如玄冰,一副冷漠神情。

     凌宇望了一下无忧,不免微微叹息,心中似有沉重的失落感。凌宇转向佩瑀,面带微笑,双手合掌,深行一礼,道:“今日多谢欧阳少侠出手帮助,在下在此谢过,若不是少侠帮忙,我等今日可真要遇到麻烦了。”

     欧阳佩瑀微微摇头,双手拳掌相合,还了一礼,道:“阁下无需如此多礼,我不过是没忍住性子,出手早了。那位小哥武功不弱,刚刚那些人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用谢我。江湖中武功高强之人我知道不少,这位小哥却很面生,不知他是何人?”说完,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无忧。

     “他叫无忧,算我的一个护卫,在江湖中没有名声,故而没人知道。平时从来不说话,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一直都这样沉默寡言,你别见怪。”凌宇解释道。

     佩瑀笑了笑,道:“那可真是一怪人。”

     凌宇两眼打量着佩瑀,道:“少侠武艺高强,在江湖中必定名声赫赫,恕在下冒昧,敢问少侠令尊令堂名讳是、、、、、、”

     “江湖中无名之人,还是不说为妙。”佩瑀请几人上车,赶着马车朝天机阁而去,无忧坐在车中的角落,一语不,闭着眼睛养神。

     凌宇对欧阳佩瑀的身份很是好奇,道:“欧阳少侠,看你刚刚的武功,甚是了得,不知师从何人?改天在下有空时,也去拜访一下。”

     佩瑀叹息,“实不相瞒,家师已去世百年了,他一生性格孤僻,从不让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还请见谅。”

     凌瑀会心一笑,“看起来少侠与尊师一样,都挺神秘啊。今日少侠来此,想必不是为了那个锦盒吧。”

     “何以见得?”

     凌宇解释道:“少侠若真是为了锦盒,刚刚就不会出手,待双方两败俱伤时,你再出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锦盒,因此少侠来此不是为了抢夺锦盒。在下于此深山隐居多年,江湖中无人知道我,从今日情况看,少侠对锦盒十分关注,时刻注意其动向,而且还知道此物会落入我手中,对我的举动的了如指掌,不然不会出手相帮,这些实在不可思议。少侠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又为何会知道锦盒与在下的动向?”

     佩瑀一脸敬畏表情,道:“江湖中能有此缜密思维的,没几个人,阁下绝非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我今日来此,是为了保护那个锦盒,同时也是为了保护阁下安全到达天机阁。此锦盒已消失多年,我奉师父遗命永远守护,待锦盒出现之时,让我来这儿等候,到时自有人将锦盒送往天机阁,我的任务便是保证锦盒安全到达天机阁,并保证送锦盒之人的安全。一切如师父所说,没有丝毫差别,这就是我来这儿的目的。”

     顿时间,凌宇和洛雨汐大惊失色,这一切太不可思议。洛雨汐惊讶,断断续续道:“此等预测未来的本事,世间恐怕再难有人做到。尊师逝世百年,然百年前便预知后事,而且丝毫不差,并做了妥当安排,这不得不让人惊叹。若他还在世,真不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啊。”

     凌宇心中甚为惊恐,这让他感到非常意外,没想到江湖中还有如此能人,此等道玄奇术,可谓玄之又玄。凌宇缓缓神,道:“尊师既然已料到如今之事,不知他可有说昨晚送锦盒之人是谁、锦盒中是何物?可还有其他的安排?”

     欧阳佩瑀道:“那人叫霍思启,至于他是什么身份,师父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我锦盒中有什么,只是说这件东西很重要,要我好好保护。至于以后的事,他都提前安排好了,让我随缘就好。”

     凌宇面带微笑,道:“尊师真是一位高人,想必当年是名声赫赫,江湖中人人敬仰。可惜在下无缘与之一见,真是人生一大遗憾。”

     “事情并非如此,师父一生精于道玄之术,事物的推演和预算不在话下,别说江湖,就是六界中,能与之相比的,也少之又少。然而他不求名利,很少与江湖中人来往,也从不显摆自己的本事,所以在江湖中没有名声。”佩瑀放低了语调,似有些失落。

     凌宇没有再问,转眼望了望无忧,无忧依旧无声无息地睡着,对其他的一切都不在乎。凌宇望着无忧,陷入了迷茫,喃喃自语:“九年了,你一直这样沉默,一句话也不说,对外面的事,没有一点兴趣,整天这样沉睡,你的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隐藏了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每次相问,你总是沉默,你究竟想隐瞒些什么?此次你出手,还以为你想通了,没想到又是空欢喜,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那日的欢歌笑语和永远的约定,难道真的成了永远?”

     这时,马车突然停下,几人不及防备,撞在了车厢壁上,无忧依然稳稳坐着,他下意识地握紧宝剑,眼睛依旧闭着,侧着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凌宇见事不妙,准备下去查看,刚掀开帘子,一个血红的东西突然飞了过来,凌宇大惊,下意识往后倾,眼看那个东西飞近,突然一阵掌风掠过,那东西瞬间被劈碎,几滴血溅到凌宇脸上。凌宇往地上一看,刚刚那东西,竟然是一活人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