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夜,渐渐来临,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地面,如银霜覆地。   山谷之中,没有一点声响,虫鸟似乎都静静栖息,山谷之中只有一茅屋亮着微弱的火光,一切显得那么静谧,寂静之中,又带有一丝的可怕,这夜,太静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打破了这寂静。一受伤的男子拼命地往山谷跑去,他步履蹒跚,跌跌撞撞,时而向前奔跑,时而奋力往前爬。他浑身伤痕累累,手脚到处是伤口,鲜血不停地流出,嘴角挂着血丝,显然受了很重的内伤。他不顾一切往前奔走,时而回头看看,似乎有人在追赶他。

     他拼命来到茅屋前,倒在地上,他慢慢地爬向茅屋的小门,地上拖出了几条鲜血印记。在小门前,他蜷着身子,用尽力气弱弱地敲门,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寂静的山谷中,听的格外清楚。

     敲了两三下门后,一少年打开小门,受伤男子沾满泥土的血手抓在了他的小腿上。少年见他受了重伤,忙蹲下帮他看伤势。受伤男子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锦盒,眼睛直盯着少年,一动不动,眼神中充满了恳求,断断续续地道:“请将此物……送到天……天机阁,夜郎……重生……”他的手重重地掉在地上,嘴里没有了声音。

     少年给他把了一下脉搏,他全身经脉尽断,已经死了,纵使神仙,也回天无力。

     少年将他埋葬于山中,之后拿着锦盒来到书房,他静静地端详着锦盒,锦盒呈长方形,约一尺见方,乃紫檀木制,从材质上看,已有些年代了,锦盒上雕刻有精致的图案花纹,虽然年代久远,但图案十分清晰,图案中刻有白虎王兽,还有一群戴着奇形怪状面具的人,他们围着一个方形石台,石台上有一盏灯,周围放着许多奇特的形似花朵的东西,像在祭祀祈祷。

     少年准备打开锦盒,现锦盒被锁着,锦盒上的锁很是特别,锁身只有两节手指大小,是青铜材质,形状如一柄弯的匕,锁身缠着两条大蟒,两条大蟒张着血口,血口之间有一个骷髅头,骷髅头的口便是锁心。

     少年取来开锁工具,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锁,他一遍遍地尝试,又一次次失败,眼看天已微亮,他还是没有打开锁。虽然开锁失败了,但他知道锁心的设计,这是一把子午七星锁,其结构甚是复杂,一时半刻,没有办法可以打开。

     这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来到书房,一进书房便道:“凌宇,昨晚我听见有人敲门拜访,他是什么人?为何会来这儿?”

     少年名叫欧阳凌宇,是这茅屋的主人,女孩叫洛羽晨,二人在此已居住多年,茅屋向来没有人来访,所以显得十分清静。

     凌宇舒展了一下筋骨,道:“我也不知道,我见到他时,他已奄奄一息,说了两句话就死了。他身受重伤,像是被人追杀,临终前将这个锦盒交给我,让我送往天机阁。”说完指了指桌上的锦盒。

     洛雨汐打量了一下锦盒,一脸疑惑,道:“此物看似平常,并非是贵重之物,为何会有人追杀他?”

     凌宇长叹一声,道:“这些也是我想不通的,不过此锦盒并非一般的东西,这子午七星锁早已绝迹江湖,此物以子午七星锁锁着,其中必有非凡之物。虽然不知道锦盒里是什么东西,但此人的出现并不简单,他为何偏偏跑到这儿,而且还将此物交给我?我在此处隐居多年,早已在江湖中沉寂,此人来到这儿,恐怕不是什么巧合。”

     凌宇梳理一下头,弄弄衣服,道:“如今这江湖的情形,已非我所能预料,看来真是隐居的太久了。今日之事我实在没有料到,我恐怕已经卷入了一场江湖风波之中了。雨汐,你马上收拾好东西,咱们马上出,前往天机阁,这儿不能再待了。通知无忧,整装出。”洛雨汐迷茫不已,心中实在想不明白,但看到凌宇一脸严肃急切表情,知道事情不妙,于是赶紧去收拾东西。

     二人急切收拾好东西,赶着马车刚要出,一群人突然出现,围住了茅屋,一时之间,茅屋周围,充满了杀气。

     凌宇望了望四周,皆是江湖人物,个个面带杀气,他长叹一声,心中已然明白,麻烦到了,自言自语道:“该生的还是生了,想躲也不能啊。我隐居了近百年,本以为此事不会生,没想到……看来一切都是定数,天命不可违啊!”

     凌宇上前,环视众人,脸上带着笑容,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灵空派的计道长,不知道长为何拦住在下的去路?在下不过是山中一闲人,从不参与江湖纷争,与贵派也从没有什么瓜葛,道长如此而做,不知为何?”

     计道长上前一步,一脸疑惑,道:“小子,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本道长?一个山野闲人,有如此见闻,倒是让人惊讶。”

     凌宇微笑着道:“在下欧阳凌宇,虽不参与江湖纷争,但偶尔也对江湖之事感兴趣。灵空派在江湖中已沉寂多年,如今重出江湖,看来是今非昔比,道长乃志向远大之人,为了灵空前程,想必花了不少心思吧。”

     计道长顿时一脸怒气,提高嗓门道:“好了。小子,交出锦盒,我等放你离开,不为难你,如若不然,这儿便是你魂归之地。”

     “锦盒?”凌宇捋捋青丝,恍然大悟,“噢,你是说那个锦盒啊,不错,锦盒是在我这儿,我看那锦盒普通之极,道长为何要夺啊?难不成里面有什么贵重之物?”

     “你无权知道,小子,还是乖乖交出锦盒吧。”计道长拔出宝剑,剑锋直指凌宇,一股寒气瞬间透出。

     凌宇依然镇定,无所畏惧,面带微笑,“既然如此,可就要令你们失望了,我已收下锦盒,并答应将之护送到天机阁。这护镖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所以你们还是别打这主意,若真想要,就到天机阁去取吧。”

     “天机阁?”计道长面色顿改,显得有些畏惧。

     “你找死!”说着四个江湖人一齐拔剑,跃身刺向凌宇。

     此时,一个黑影飞来,一道剑气闪过,四个江湖人受伤倒在地上。瞬间,众人吃惊不已。

     黑影落地,一身穿黑色布衣的少年出现,手提一柄长剑,剑身用白玉竹包裹。少年约五尺左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中给人一股冷漠,冷冷的眼神让人不禁寒颤。

     “无忧!”洛雨汐不禁惊呼。

     计道长等一群江湖人大为震惊,虽然个个都经历了不少打拼,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然此等剑法之精,度之快,确实罕见之际。

     凌宇望着少年,道:“无忧,你终于回来了!”

     无忧转头望了望凌宇,然后又转头望着计道长等,没有说话。

     计道长看此情形,略感不妙,道:“小子,赶紧交出锦盒,否则我让你命丧当场。”

     无忧眼睛一亮,顿时满脸怒气,眼神中杀气腾腾,眼神一扫,处处杀机,“找死!”说话间,剑已飞出,剑身白光环绕,一阵强大剑气直逼向计道长。

     计道长未及反应,脚忙蹬地,直往后退,顿时向后一倒,剑气擦身而过,计道长运气,一掌击地,瞬间起身。无忧转眼间飞出,握住飞出的剑,随即向计道长胸前反向横劈过来,计道长忙往后倾身,剑尖从其胸前划过,衣服被剑气划出了一道口子。

     计道长旋身,一跃空中,突然举剑劈向无忧,无忧挥剑抵挡,不想计道长几道极大,无忧被逼得退后了几步。无忧运功,反向用力旋剑,剑在计道长长剑上旋转,计道长忙向后退了几步,无忧接过剑,一掌击出,计道长忙出掌,不想却被震伤。

     众人见此,纷纷拔剑出击,无忧正要出手,突然一阵笑声传来,接着几道剑气闪过,有几人瞬间毙命,其余人皆被重伤。

     “与生俱来人中,唯我与魔长相斗。双掌击翻尘世浪,一笑荡尽古今愁。”

     “诗行剑夺命,魂断梦未醒!”计道长大惊失色。

     正是:

     九载分别终相逢,一剑傲天友情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