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一章 鸿门宴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龙司辰拍手称赞,面带微笑,道:“阁主果然是爽快人,直来直往,本王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一样。   既然如此,本王就直说了。”

     “如今的形势先生想必已经知道了,先生此次来皇城,也定有自己的目的,如果本王所料不错,恐怕是为了本王的皇弟龙辰逸吧。先生乃天机阁阁主,对天下之事甚是了解,也能预测世态变化。先生应该知道顺应时世,如今这情形,孰强孰弱一看便知,先生才华横溢,切不可选错了路啊。”

     凌宇道:“殿下夸奖了,我虽为天机阁阁主,但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依照殿下之言,您承继王位是顺应天命,大势所趋了?”

     龙司辰点头,道:“不错,我本父皇长子,按照先例,本王是继承王位的最佳人选,父皇糊涂,才立下这错误的遗诏。如今满朝文武皆已倒向本王这边,他们皆拥戴本王,而龙辰逸呢,他现在早已是孤家寡人,已然是大势已去,先生扶持他,无疑是竹篮打水,徒劳无功。先生若是帮助本王,待本王登基之日,必定重谢先生,让先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到时候大权在手,人人臣服,岂不乐哉?”

     凌宇笑了,玩弄着自己胸前的头道:“好诱惑人的条件啊,这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让人实在是难以抵抗。殿下身边并不缺谋划之人,谈到神机妙算,预测未来,殿下身边大有人在,从对我动向的了解猜测,此人的本事远胜于我。我出道多年,自认歧黄之术不错,然与这位高人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知这位高人是谁?还请殿下请出,让我瞻仰一下。”

     龙司辰叹息,面容有些为难,道:“哎呀,先生的要求不高,本来是不该拒绝的,但这位谋士不愿让人知道他的姓名,也从不见任何人,就连本王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所以先生怕是见不到了。”

     凌宇心中感到有些奇怪,也有些担忧,思索一会,道:“看起来殿下的这位谋士身份真是不一般啊,也挺神秘嘛。”

     龙司辰望着凌宇,一本正经道:“先生对于刚才本王所说的,可考虑好了?先生是要为本王效力,还是继续扶持龙辰逸?”

     凌宇微微一笑,道:“殿下,人各有志,有些东西可以改变,但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于决定好的事情,不会更改。殿下身边能人异士太多,不适合我展,而且一山不容二虎,这种环境没有我展的空间,所以就不和他们争荣誉了。我还有事,就不多待了,就此告辞。”

     凌宇刚起身,这时那个年轻人和一个年纪相当的年轻人进来,那年轻人手提着刀,眼中充满杀气,隔着二十余步,凌宇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所散出来的杀气。

     拿刀的年轻人横眼望着凌宇,一副高昂的表情,道:“怎么,先生要走?今天你恐怕是走不了了。”

     凌宇丝毫没有动容,神态自若,道:“哟,我以为是哪位名门高人呢,原来是江湖第一大杀手组织烈影门掌门溪恍啊,真是荣幸啊。溪掌门这话让人有些不明白,腿长在我的身上,我想走就走,难道还有人能控制我吗?莫非溪掌门是准备强行将我留下?”

     溪恍有些大怒,道:“不错,你既然不能为殿下所用,那留着必成为敌人,你今天必须死在这儿。”

     凌宇不禁一笑,捋着青丝,眼神瞬间变得有些不屑一顾,道:“溪掌门好自信啊,难得,确实难得,江湖中能如此相信自己实力的,太少了。不过今日要让溪掌门失望了,凭你的武功,今日还留不住我。”

     溪恍放声大笑,望着身边年轻人,一副轻蔑的表情,道:“云先生,他居然说自己能从这儿走出去,还说我留不住他?这太可笑了吧。”

     云杰峥轻笑几声,道:“这确实可笑,阁主也太狂妄了,也许你还不知道你身边的环境,这儿早已被溪掌门的门人团团包围,无论你是谁,今天都插翅难飞。阁主未免也太高估自己的本事了。”

     溪恍拍了两下手掌,顿时十来个门人推门冲了进来,个个杀气腾腾,气势汹汹。

     凌宇顺势往外面瞧了一眼,他们果然所言不虚,外面被几十个人团团包围,可谓是水泄不通,要想出去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凌宇道:“好阵势!果然又一出鸿门宴啊,这架势真是让人心惊胆战,心理素质不好的,早就吓出病了。不错,烈影门的弟子果然训练有素,只是这样站着也太辛苦了,为了我一个人,就让这么多人出动和受罪,溪掌门,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你对待门人也太严厉了。”

     溪恍和云杰峥甚是迷茫,真是不知道凌宇心中在想些什么。

     龙司辰也是甚为震惊,心中更是恐惧,强压着心态,道:“先生不愧是天机阁阁主,见过大世面。说句实话,本王真佩服先生,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如此安之若素,神态自若,心态果然不错啊。要是换作别人,早就心神慌乱,别说是有此趣逗,就是好好说话都困难。不过本王提醒先生一句,还从来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从本王的府里走出去。”

     凌宇笑着道:“不妨,凡事都可以试试嘛,殿下都能打破传统,开创历史,成为吴国历史第一人,我又何尝不能呢?”

     龙司辰大怒,指着凌宇道:“你放肆,敢这样跟本王说话!你真是好狂的口气,溪掌门,一切都交给你了,本王不想看到他了。”

     溪恍点头,一挥手,众门人拔剑便朝凌宇劈过来。

     瞬间,一阵花瓣猛铺而来,在空中纷飞,屋里和屋外的烈影们弟子皆被划伤,有些则是立即毙命。一时之间,勇王府大乱不堪,转眼间毫无秩序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