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一章 仿红楼谶警痴情侠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诗曰:

     凡情种种皆叹缘,缘生缘灭道为尊。

     红楼残梦已百载,谁游幻境梦钗群?

     万种风情原是幻,曲终人散情何存?

     问谁幻入玄空境?千古痴情造孽人。

     远处传来几丝丝竹之声,接着一阵歌声飘扬。凌宇侧耳仔细听,歌声宏亮激昂:

     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

     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

     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战未休。

     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中。

     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横太空。

     天地初始万法空,一气乾元道为宗。

     道法无常阴阳始,四象分值镇九宫。

     五行生克命理行,八卦一动知吉凶。

     一气初始三清化,天地阴阳自此通。

     乾坤万物劫不负,烟波钓叟警奇雄。

     道玄为妙天人合,返璞归真自嗟空。

     凌宇大惊,此歌看似平常,却道出奇门遁甲、五行术数、道法自然之始与其理。凌宇顺着歌声望去,见远处江边岸上坐着一个垂钓的老叟。

     凌宇轻身一跃,便飞了出去,在水面上如履平地,只见江面泛起几簇水花,凌宇已来到对面岸上。

     凌宇走向那垂钓的老叟,在离老叟一丈距离时,突然一阵强大的真气将凌宇挡住,凌宇仔细一看,原来是结界。

     老叟依旧垂钓,丝毫没有分心,凌宇仔细打量,见老叟一身粗布灰色衣,一双半旧草鞋,背上挂着一斗笠。其面容俊朗,看起来只有四十余岁,却有一瀑银白色长,一身正气,仙风道骨,看起来老叟并不简单。

     凌宇见是如此,也没有执意闯入,深行一礼,微笑着道:“前辈有礼了,晚生刚才追逐一道白光到了这儿,不曾想在此遇见前辈。刚才听前辈的诗歌,感觉并不一般,故而上前叨扰,晚生欧阳凌宇,不知前辈可否告知名号?”

     老叟盯着垂入江水的细线,没有转头,道:“年轻人客气了,区区山中老叟,哪来什么名号。”

     凌宇微笑着道:“既然前辈不愿说,也不要紧,刚才听前辈的诗歌,不同凡响,道尽天地万物之源,不知这歌是何名啊?”

     老叟干脆回答道:“没什么好名字,因是出自老朽之口,故而称为‘烟波钓叟歌’”。

     凌宇点头,不禁去望了望老叟的鱼竿,道:“前辈在此垂钓,刚才可否看到一道白光飞过?”

     老叟道:“此处何来白光?一切都是你的心在浮动,故而才看到有白光。你能来到此处,也算我们有缘,听你刚才之言,想是对诗歌管乐有所研究,老朽这儿有新作歌曲十四,不知年轻人是否愿意欣赏一下?”

     凌宇欣喜,道:“晚生乐意之极!”

     老叟随手用右手两手指运气,一指击入江中,随即一提,一滴江水飞跃而起,老叟手指一指,一挥衣袖,水滴化入江中,瞬间一阵水花激起,雾气缭绕,江面上出现一道奇画。

     凌宇仔细一看,画中雾气腾腾,时而白,时而黑,一切感觉很模糊,一会儿出现一座水晶牌坊,两边柱上刻这一副对联,乃是:

     轮回路险,专持道玄脱劫难;

     无常迅,唯念弥陀求往生。

     接着一阵歌声传来:

     痴情随云散,残花赴水流。

     杞人奇谭梦,寄君莫哀愁。

     这时画风突变,东方一片晦暗,一株枯木下,隐隐有座坟影,旁边有四句言词,道是:

     三生石上定前缘,轮回现世咏絮才。

     仙根尽毁情注定,梨花落处孤影埋。

     凌宇脑袋里一头雾水,不知这说的是什么。

     接着又看见一静谧池塘,池塘边几株树木屹立,一条玉带在树枝上悬着,旁边也有四句言词:

     二十年来历是非,逍遥神去沉默眉。

     林中玉带孤飞影,自由昔景何时归?

     画风又突然转变,画面中出现一片荒漠,荒漠中远远看见一座荒冢。旁边也有四句言词:

     才自精明志自高,女儿之身恨难消。

     山盟海誓终虚化,戈壁荒冢一梦遥。

     接着又出现一菩提树,也有一歌:

     堪破离情心自伤,南山无望缁衣妆。

     可怜逍遥自在客,弃去仙根卧佛旁。

     望到这儿,凌宇心中迷茫之极,想问老叟,让他解释一下,可回头一看,老叟一心专注钓鱼,丝毫没有管其他,不好打扰,只好忍着看。

     接着画中出现一块美玉,一阵淤泥飞过,美玉依旧晶莹剔透,不想一眨眼却破碎了。其词曰:

     心自高洁神如松,自比清莲浮泥中。

     可怜璞玉无瑕质,万念归真心自空。

     转眼间,一头猛兽出现,咬断锁链,追逐着一女子撕咬。旁边诗云:

     仙园紫境歌舞飞,离难心伤吊斜晖。

     护屏弥消狼反转,三春过后无常随。

     后面又出现日月当空,一女子高高在上,四周却空无一人。其词曰:

     自古女子冰洁身,温柔贤惠视为尊。

     巾帼志与须眉斗,孑然孤影还本真。

     后面又出现一碧波湖面,阵阵柳絮纷飞。其判词云:

     兰谢香消柳絮飞,晦暗林中身难存。

     富贵仙名皆梦幻,湖影清波葬孤魂。

     接着又出现一梨园,繁花似锦,一少年倚在一木质墓碑旁,像在思索。其词曰:

     生自逍遥情畅怀,自由昔景印眉间。

     戏文残旧知音去,梨林孤影思前缘。

     接着又出现几片浮萍,随水漂流。其词曰:

     身似浮萍游,心如傲梅俊。

     凡眼不容沙,栖身何处寻?

     接着出现一对男女,满脸笑容,携手同游。旁边判词云:

     离恨又如何?相伴甜言心自醉;

     寒风景亦萧,东篱采菊携侣回。

     后面又是一对男女,面色略显忧虑,两人携手,归隐深山。旁边也有一词曰:

     性激如天雷,是非不论理。

     为神天不容,深山伊人依。

     凌宇此时心中更是迷茫,一点头绪都没有,迷迷糊糊,像在梦境中一样。

     凌宇缓缓神情,转身望着老叟,微笑着道:“前辈让晚生看这些,可有什么深意?这些画面甚是奇怪,完全没有联系,晚生是一头雾水,实在是想不明白。本不愿叨扰前辈垂钓,然晚生心中甚为不解,还请前辈解说一番,让晚生心中不至于如此迷茫。”

     老叟依旧专注于自己的垂钓,道:“一切都自有其道理,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待时候到了,你自然明白。你且专心观看,心无旁鹜,切勿分神,缘分来时,一切不解自通。年轻人心气浮躁,不懂自行思索,江湖行走,必遭大祸。万法本为空,全需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