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四章 九载相随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一威风凛凛、充满阳刚正气的男子,居然不爱武装爱红妆,竟然穿上戏服,伴一个温柔多情的女子,男扮女装,自古罕见,男子唱旦角,更是罕闻,可谓创历史奇观了。

     行走江湖,为了方便,许多女子都喜欢女扮男装,这样会减少很多麻烦,这种事情很正常,也让人容易接受,习以为常了。

     然而,男扮女装,变声唱旦角,这实在让人很难接受。一个男子,当有阳刚之气,当有男人的豪情壮志,这才是男人。一个男人扮女装,说话娘娘腔腔的,这样的形象,让人难以接受,想想都觉得起鸡皮疙瘩,都觉得恶心。

     然而这位男旦名角梅砚生,其扮相确实很美,很多女子也比不上他的美貌,可以说,从外表上没有人能看出他的男子。他的唱腔比女子更优美温柔,根本听不出来有男子的声音,他的美丽,的确让人羡慕,的确迷人,实在难以媲美。

     他的真声充满男人的阳刚,没有一点娘炮的感觉,如此真假倒换,实在不容易。一个男子,在世俗眼光中竟然男扮女装,演艺美貌的旦角,这其间需要多大的勇气,又要经历多少的挫折啊。

     看他的名气,已出道好几年了,清镇人民对戏曲极为讲究,现场的情况,人们对他并不反感,看起来这儿的人已接受了他,然这之前的痛,可想而知啊。与封建传统相斗争,是要付出代价的。

     梅砚生微微含羞一笑,许多女子又大呼:“梅砚生,我要给你生孩子!”????????

     现场一阵哄笑。

     梅砚生笑了,道:“你们太开放了,都摇号去吧,还有个先来后到没?”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凌宇等人也不禁大笑,感觉这位梅砚生挺是活泼可爱的,长期扮演旦角对他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梅砚生让众人安静,深深鞠了一躬,道:“今日演出已结束,大家都回去吧,明日我还有两出戏曲,到时希望大家都来捧场。”

     张班主也上场寒暄了几句,众人便慢慢散去。不一会儿,梨云坊中只剩下凌宇几人,还有那位坐在角落的女子。?

     众人散去,那女子脸上有些哀伤,似乎遇到了为难之事。

     店小二来到女子身边,道:“姑娘,现在戏曲已经结束,天也不早了,我们要关门了,你是要住店呢还是离开?”

     “我……”女子吞吞吐吐,想要说又咽下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腰带,然后转眼深情地望了一眼戏台,无奈地站起来。

     凌宇望了望老板,道:“老板,那姑娘是什么身份啊?”

     老板望了一下那女子,道:“她啊,可是这儿的常客了,每年只要梅先生唱戏,她都会来看,从无例外。梅先生极少演出,一年只有几次,每次的时间几乎都是固定的,每到演出时,她都会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然后在这儿住上几天,看完演出后再回去,三年来,年年如此。听张班主说,以前演出时也经常看到这姑娘,凡是梅先生的演出,她都会去,只是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和真实身份。”

     佩瑀笑了笑,赞扬道:“看起来这位姑娘还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戏曲迷,可以说是个真正的票友了。”

     凌宇捋捋青丝,微微一笑,走了过去,望着那女子道:“姑娘暂且留步,姑娘大老远来看戏曲,实在不容易,而且明日梅先生还有一场,如果离去岂不是太遗憾了?今日不如先在此歇息,待明日看完再离去不是更好吗?”

     那女子望了一眼凌宇,然后低下头,脸色微微变红,想说话又不好开口。

     凌宇会意,道:“姑娘不必担心,安心在这儿住下。老板,这梨云坊不仅唱戏,而且还开着酒店,不知现在可还有房间?”

     老板过来,道:“现在只有五间空房了,若这位姑娘在这儿住,恐怕公子几位要挤一下了。”

     洛雨汐过来,道:“这有什么,姑娘若不嫌弃,和我住在一起就行了,反正我一个人也挺没有趣的,正好找个人说说话。”?????????????

     老板点头,道:“如此也挺好,我去帮几位安排住处,顺便给你们弄点酒菜,你们先聊着。”说完便带着店小二离开了。???????

     那女子有些害羞,没有抬头,低声道:“可我,已经没有钱付房费了。”

     洛雨汐挽着她的手臂,微笑着道:“没关系的,这房费不用你付,我们与这儿的老板是好朋友,可以免费住下,所以你不用惦记这事了。大家都是来看戏的,既然在这儿相遇,也是有缘嘛,互相帮助、乘人之美本就是该做的,不用放在心上。”???????????

     女子微微抬眼,望了望洛雨汐,见洛雨汐一脸诚恳微笑,心中舒坦了不少,笑着道:“那好吧,真是谢谢你们了!”

     几人微微点头微笑,来到酒店大厅,围桌而坐,边饮茶边聊天。

     凌宇望着洛雨汐,使了一个眼色,洛雨汐会意,微微点头,望着那女子,微笑着道:“不知姑娘是哪里人啊,可否告知芳名?”

     女子双手微扣,放在腿上,眼光微微抬起,道:“我叫南宫幻灵,我的家乡离这儿很远很远,那儿遍地梨花,很是漂亮,我已经离开家乡九年了。”

     “那这期间,你一次都没有回去过吗?”

     南宫幻灵摇头,“一次都没有。”

     众人甚为惊讶,一个柔弱女子,独自一人离家九年,这有些不可思议。

     洛雨汐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啊?”

     南宫幻灵又低着头,没有说话。

     凌宇捋捋青丝,道:“南宫姑娘九年没有回家,想必是为了戏曲吧。”

     南宫幻灵惊讶地望着凌宇,微微点头。

     凌宇道:“那这些年你都是一个人在外面吗?”

     南宫幻灵微笑着点头。

     凌宇见她眼神已不再那么陌生,便道:“据老板所说,姑娘特别喜欢戏曲,而且只要是梅先生的戏,每场都会来看,年年如此,听说都有好几年了。看起来姑娘对这梨云坊戏曲挺了解了。”

     南宫幻灵点头,道:“是的,若说对梨云坊和梅先生的了解,没有谁有我熟悉了,梅先生的演出,我没有落过一场。其实我看他的演出已经九年了,从他出道开始,我便开始看他的演出,无论他到哪儿,我都跟着。这九年,跟着他走遍了很多地方,九年风雨,就是为了听他唱戏。”

     “那他知道你吗?”

     南宫幻灵摇头,道:“他从不知道我跟着他,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没有和他说过话。只要能听到他唱戏,就知足了,只要能默默支持他,看着他演出,就行了至于他是否会认识我,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