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六章 痴情客白首成孤影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一个黑影以极快的度闪进凌宇的房间,佩瑀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此人的轻功之高,江湖中少有人能与之匹敌,如果不是我经常行走江湖,恐怕很难现。

     佩瑀忙追过来,正要敲门,顿时大惊,两人正在屋中叙话,而且很熟的样子。

     凌宇与那黑衣人在桌边相对而坐,黑衣人一身黑纱,头戴斗笠。

     凌宇表情有些激动,道:“你怎么过来了?一般情况下你是不会出现的,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黑衣人摇摇头,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天机阁阁主一向不会轻易出门,你来这儿,应该不只是为了来享受吧。”

     凌宇笑道:“难道我就不能出来真正享受一下吗?”

     黑衣人道:“天机阁劫数已至,而且天劫已现,魔界也开始行动,你打算怎么做?”

     “请阁下吩咐。”

     黑衣人道:“天机阁已经经历过一次劫难了,你应该知道其利害,当日你不应该暴露身份,让六界注意你,注意天机阁,现在天机阁想躲也不行了。你这么做也有你的道理,我也理解,既然都做了,就要付诸行动。如今只有找到当年失散的散仙,才能勉强逃过此劫。他们两个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凌宇道:“顺其自然吧,现在时机还不到,还不是揭示一切的时候,况且就算我现在说了,也没用。”

     黑衣人点头,道:“不错,看来你的确变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我也放心了。现在天劫已现,你小心为妙,需步步为营,一步错,将万劫不复。”

     “你难道又要走了?”

     黑衣人起身,道:“现在你已经能够完成一切,也不需要我了。”说着一闪身影,没听见任何动静,瞬间消失了。

     佩瑀心中甚为震惊:此人究竟是谁?听他的口气,像是在吩咐凌宇,凌宇对他也甚为尊敬,究竟什么人才能让他如此?此人知道生的一切,想必时时在凌宇周围,为何我一点也没有察觉?难道此人也是一位神机妙算的人物?

     正想着,突然听见凌宇道:“外面的朋友,不用猜疑了,请进来吧。”

     佩瑀推开门,来到凌宇身边坐下,道:“他走了?”

     凌宇笑着点了点头。

     佩瑀道:“你怎么知道外面有人?我已经很小心了,应该不会被现的。”

     凌宇给他倒了一杯茶,道:“凭你的本事,我是很难现你。刚刚我并不知道外面有人,是他告诉我的。他的轻功极快,而且听力甚好,轻微的气息他都能察觉,很少有人不被他现。”

     佩瑀点头,道:“他的轻功我刚刚见识过了,他确实有这个本事。”

     凌宇笑了,道:“你也挺厉害,居然能现他的踪迹,这在江湖中已经很了不起了。”

     佩瑀很是疑惑,道:“对了,他到底是谁啊?听你们说话的语气,你似乎都听命于他,他的身份真有那么高吗?”

     凌宇捋了捋青丝,道:“他是天机阁的真正阁主,我只是帮他做事而已。”

     佩瑀大惊,道:“什么?他是天机阁的真正阁主?那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现?江湖中人人皆知你就是阁主啊,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凌宇解释道:“江湖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也并不了解天机阁。天机阁一直以来都有两个阁主,他从来不出现,天机阁一直由我掌管,江湖中的人也只知道我。其实我只是天机阁的一个少阁主而已。至于他为什么从来不出现,这我也不知道。你今日来找我,可有其他是事情?”

     佩瑀想了想,道:“我想知道那个托付你守护吴国的朋友是谁?”

     “为什么突然问起他了?”

     佩瑀长叹息一声,道:“因为我觉得他像我的一位故人。”

     “噢?不知是什么故人?”

     “这个,我不能说,这是约定。”

     凌宇点头,道:“好吧,他也是一位精通术数的高人,我和他相比,还差很远。不过他已经消失很多年了,自从他将一切托付给我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可是刚刚的这位阁主?”

     凌宇摇头,道:“不是,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

     佩瑀低头沉思,自言自语道:“难道真的会是他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他不告诉我?”

     “你说什么?”

     佩瑀缓缓神,道:“没什么,天色已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了,你早点歇息吧。”说着便起身离去了。

     凌宇洗洗脸,去去汗渍,也上床休息了。

     次日,堂中又挤满了人,梅砚生上台演唱了两出,这次的戏曲表演也就到此结束了。众人听完,都回味无穷,赞不绝口,依依不舍地离去。

     梅砚生正要下台,突然有人道:“梅先生请留步。”

     众人一看,那不是别人,正是知州大人。

     梅砚生望了望他,道:“不知知州大人有何指教?”

     知州笑道:“先生客气了,先生是我清镇的名角,本官刚来清镇一年,对先生的名声很是赞叹,一直想见见先生,请先生为本官出台唱上两出戏,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今日先生出台,故而特来邀请。”

     梅砚生不屑一顾,道:“大人客气了,我不过一个小小的戏子,从来不与官家来往。再说,我们身份低贱,实在不敢高攀,大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知州道:“先生在清镇的名声,人人皆知,唱戏的本事本官也见识过了,先生就莫要推迟了。”

     梅砚生道:“既然知州大人来清镇已有一年,那想必也知道我的规矩,我梅砚生虽是低贱的戏子,但从不轻易唱戏,更不会为了某一个人唱戏,大人还是请回吧。”

     “你……”

     佩瑀拍手叫好,道:“好,好气魄,梅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啊,这份魄力,我佩服。”

     知州狠狠望了佩瑀一眼,恨的不行。转眼望着梅砚生,怒道:“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不过一个戏子,惹怒了本官你可没有好日子过。你当真不去?”

     梅砚生斩钉截铁道:“不去!”

     佩瑀甚是高兴,幸灾乐祸,道:“看起来有些人是要失望了。堂堂的一个知州,身份高贵,却死皮赖脸地去求一个所谓的低贱的戏子,真是有面子啊。”

     知州恨的不行,望了一眼凌宇等人,一挥手,十几个官兵突然出现,用刀将凌宇等人架住。

     无忧准备出手,凌宇向他使了一个眼色,阻止了他。

     知州来到南宫幻灵的身边,让人将之押走,望着梅砚生道:“好,算你厉害。这个姑娘长的不错,给我当小妾正合适。你若想要救她,就来我府中唱戏,如若不来,她就是我的了。”

     梅砚生道:“我说过不去就是不去,她与我没有关系,我为何要答应?”

     知州大笑,道:“放心,你会答应的,本官给你搭好戏台等着你。”说完得意扬长而去。

     龙辰逸甚是恼怒,道:“这狗官也欺人太甚了,居然用这种方法逼人就范,实在可恶,这种官真是该杀。”

     老板上前来,叹息道:“这姑娘这回恐怕真的没救了。几位可能不知道,这知州大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乃是当朝右大夫王大人的女婿,王大人位列三公,权势极高,知州仗着王大人的势,在清镇胡作非为,没人敢说半句,他极为好色,这次南宫姑娘倒霉了。”

     凌宇望着梅砚生,道:“梅先生,你当真不去救这位姑娘吗?”

     梅砚生走过来,道:“我为什么要去救她?我从不与官府中人打交道,更不会破坏我的规矩。”

     “你可知道她是谁?”

     “谁啊?”

     凌宇道:“她喜欢了你九年,默默支持了你九年,一直陪了你九年,无论你走到哪儿,她都默默跟着。你可知道,他为了你,漂泊江湖九年,这一切,只为了看你演出,只为了你的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为了看你的演出,她受了很多罪,吃了很多苦,如此深爱你的一个女子,难道你不应该去救她吗?”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