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八章 营救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龙辰逸望着凌宇,心中有些不明白,道:“既然他们比较难对付,为何我们还要打草惊蛇?直接悄悄潜入,然后去救南宫姑娘不是更容易吗?”

     凌宇面容活泼可爱,眼神中略有一丝担忧,道:“你说的方法确实很好,但是敌暗我明,并不利于我们行事。   我们现在对他们一点也不了解,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贸然行动,太过危险。”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也盯上了我们,咱们不如打草惊蛇,探探他们的目的和实力,也将他们背后的人引出来,只要他们都在明处,就好对付了。”凌宇说的很轻松,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他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忧虑,对这行动,并无太多的把握。

     墨寒轩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也参加行动,我虽没什么武功,但为了她,我一定要去。”

     凌宇有些担忧,道:“可是这件事非常危险,弄不好你会丢掉性命的。”

     墨寒轩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无所谓,她能为了我坚持九年,受了九年苦,我堂堂男儿,难道还不能为她付出一些吗?丢掉性命又如何,比起她来,我做的并不算什么。”

     佩瑀大为称赞,道:“好,不愧是堂堂汉子,一身正气凛然,这才是男儿本色嘛。”

     凌宇点头,思考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阻止。”于是制定了一个计划,几人准备一会儿,便轻装出。

     且说知州冯杰将南宫幻灵押回知州府后,将她关在厢房里。

     冯杰两眼色迷迷地望着南宫幻灵,心中不怀好意。

     南宫幻灵觉得有些不安,心中很是害怕,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感觉害怕,她眼神有些闪烁,望着冯杰道:“你想干什么?赶快放我回去。”

     冯杰阴笑道:“放你?这怎么可能,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可舍不得,我要让你做我的小妾,从此伺候我。”

     南宫幻灵害怕,身体开始有些颤抖,道:“你敢!你若不放了我,小心我去告官,你若敢碰我一下,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儿。”说着往那墙角躲去。

     冯杰笑了笑,道:“你不会死的,你也舍不得死,你对梅砚生很是痴情,难道你就舍得离开他?你如果死了,你想想他会怎么样?所以你不会去死的。”

     冯杰一步步朝着南宫幻灵走去,南宫幻灵害怕地哭了,想逃却又逃脱不了,冯杰开始动手动脚,准备解开她的衣服。南宫幻灵大哭大叫,泪水横流,奋力挣扎,却不能挣脱分毫。

     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道:“怎么,冯大人又想动她了?”

     冯杰转眼看了看那人,忙起来迎接,南宫幻灵蹲在地上哭泣。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魔界护法文轩。

     文轩望着冯杰,微笑着道:“冯大人应该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个姑娘可不是你能动的,若出了什么差错,坏了我的计划,冯大人应该知道后果。”

     冯杰战战兢兢,瞬间脸色煞白,吞吞吐吐道:“我下次不敢了,请文先生原谅。”

     文轩笑道:“那就最好。”

     文轩看了一眼南宫幻灵,道:“姑娘还是安静待着吧,要死有的是机会,不过你现在要是死了,我就去杀了梅砚生,你若乖乖待着,他还能多活些日子。你如果不老实,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这剜肉之邢,金针刺指尖之痛,想必姑娘知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若是脸上被划了几道伤口,或是少了眼睛、鼻子,那就不好了。”

     南宫幻灵蜷缩着身子,害怕极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流,湿透了衣襟。

     文轩得意笑了,道:“姑娘还是好好待着,惹怒了我,那可就没有好日子了,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哈哈哈哈,你休想动她!”

     文轩大惊,忙冲了出来,佩瑀、凌宇、墨寒轩正在院中站着。

     文轩略收笑容,道:“天机阁阁主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敢如此大胆闯来,这真是让人有些想不到啊。”

     凌宇捋捋青丝,微笑着道:“堂堂魔界护法都有胆量来这儿,我又有什么不敢来的?皇宫都能去,更何况一个小小的知州府。”

     文轩微微有些怒,道:“好狂的口气,我今天就来见识一下。”说着一掌击出,顺势冲像凌宇等人。

     凌宇三人随即一闪,躲过了掌力,几人大打出手,冯杰在一旁静静观战。

     墨寒轩武功甚弱,主要的攻击都靠凌宇和佩瑀两人。

     文轩不愧是魔界护法,在三人的围攻之下依然应对自如,丝毫没有招架不住的表现。

     凌宇见此情形,越是纠缠,就越对自己不利。于是运功,使了一招“龙翔九天”,逼向文轩,那气波极强,文轩有些招架不住,正准备闪躲,佩瑀又是一剑刺来,两面夹击,文轩无法躲避,被剑气震伤,略占下风。

     这时一个黑影穿进院中,无忧趁几人大战之际,无法顾及自己,以极快度冲进屋中救南宫幻灵。

     刚进屋中,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爆,无忧当场被震飞了出来,凌宇等人也被震退。接着一个黑影飞出,于空中一掌拍在无忧胸口,无忧一口鲜血喷出,顿时重重地砸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