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章 七星续命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凌宇等人重伤回到梨云坊,洛雨汐见这情景,不觉惊恐万分。≥

     凌宇将无忧平放在床上躺着,此时无忧嘴角挂着血丝,已是奄奄一息。

     佩瑀打量一下,给无忧把脉看一下,手指刚搭在无忧的脉上,顿时脸色大变,惊恐万分,手不禁退收回来。

     凌宇等人见状,不禁骇然,洛雨汐忙道:“他,究竟怎么样了?为什么你这种表情?难道他……”

     佩瑀惊容未改,简直不敢相信,疑惑道:“他的脉象极乱极弱,而且心脉尽断,从脉象上看,他的心脉早就断了。”

     “也就是说,他在去知州府之前心脉就已经断了?”洛雨汐惊恐问道。

     佩瑀点了点头,众人更是惊悚不已,凌宇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和他相处了十多年,从来没有受过重伤,心脉怎么会断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凌宇上前,也把了一下脉,脸色更是难看,一脸的疑惑使他不知该如何去解释,他不敢相信,可不得不相信,因为这是现实,是自己亲眼所见,可这怎么可能?

     凌宇微微摇头,实在无法接受,道:“不,这不可能,心脉尽断,受了如此重伤怎么可能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有如此武功?平时看他的表现,一点也没有重伤的迹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又是什么时候受如此重伤?”

     佩瑀疑惑地望着凌宇,道:“怎么?这些你也不知道吗?他不是和你生活了十多年吗?”

     洛雨汐道:“他是和我们生活了十多年,可是在这期间他从来没有受过重伤,也没有出过手,不可能受伤啊。他平时虽然不说话,但他的身体看起来挺好的,一点也不像有重伤。”

     龙辰逸忙问:“那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还有救吗?”

     凌宇摇头,转眼望着无忧,眼中泪花点点,泪水不禁从眼中流下,滴打在衣襟上。

     凌宇轻声道:“他今日的伤我倒是能治,但是他的心脉已断多年,这旧伤极重,而且隔了多年,我无法救治。现在我们也受了重伤,凭我的能力恐怕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不是辰逸,我们今天已经回不来了。”

     洛雨汐不解,道:“这到底生了什么?你们三人的武功已极高,什么人能将你们伤成这样?”

     凌宇道:“魔界四魔来了两个,还来了一个护法,这三人的武功高深莫测,实在让我没想到。而且最主要是玄弄影来了,我低估了他的本事,他的武功比我想的高很多,要想对付他们,不是容易的事。今天是我的过,害了无忧,也害了南宫姑娘和墨寒轩,我对不起他们啊。”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了吗?”龙辰逸忙问。

     凌宇叹息,摇头道:“我虽为天机阁阁主,但我已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

     “谁说的?他的伤我能治。”几人正失望时,门外传来一阵话音。

     几人忙往外看去,这时一个头戴斗笠的女子推门走进来,几人都大惊失色。

     凌宇起身,望着女子道:“姑娘是谁?怎会来到这儿?”

     女子道:“咱们是有缘之人,因见这儿有难,故而来此解救。”

     凌宇道:“刚刚你说能救他,可是真的?”

     女子点头,道:“当然,我有必要撒谎吗?”

     凌宇实在不解,一脸疑惑,道:“可他心脉尽断,而且已是多年的旧疾,怎么可能救治?”

     女子走到床边,伸手把了一下脉,然后武功,点住无忧的几大穴道,取出几根银针,运功一挥,银针刺进无忧体内,每根银针刺在心脉处,而且进入的深度皆一致,女子运功,银针竟然出金光,十几根银针金光连在一起,竟然形成了北斗七星图样,无忧全身顿时出金光。

     女子运功,用内力推动无忧全身气血,并运功行针,不一会儿,女子将针全数拔起,然后双掌运功,一阵真气输入无忧体内。

     凌宇大惊道:“七星续命法?这,你在用自己的内力为他续命?这会损你多年修为,而且也会减少你的寿命,七星续命法,其实是用自己的命去续别人的命。”说着凌宇忙上前阻止。

     “站住,别过来。”女子一边运功一边道,“你现在若过来,我与他都得丧命。”

     凌宇道:“可是再这样下去,不仅会减少你的寿命,恐怕你会有性命之忧的。”

     女子斩钉截铁道:“这有什么,我虽没有重生之法,也没有逆天之术,但这续命之法还是运用的不错。这以命换命,无碍天规,没人管得着。”

     女子用尽毕生修为,用力功,一会儿收功,女子修为耗损过多,元气大伤,身子虚弱,坐在了床边。

     此时无忧脸色回转,气息均匀,脉搏规律有劲。

     女子给他又把了一下脉,道:“他没大碍了,我拼尽内力,虽然救了他的命,但是他的心脉我也没办法,看来要治好他的旧疾,还得另寻他法。他现在已经没大事了,休息休息就会醒的,你们不用担心。”

     女子将斗笠取下,凌宇以为可以见到她的真面目,不想斗笠之下,她面上还罩着黑纱。

     女子仔细看着无忧,两眼含情脉脉,眼中泪光点点,看着无忧沧桑憔悴的面容,凌乱干涩且有些花白的青丝,泪珠不觉落下。

     女子深处右手,轻轻抚摸着无忧的脸颊,手轻轻在面上滑过,粗糙的肌肤没有了当初的润滑。

     女子温柔地抚摸着无忧的脸颊,泪珠不停滚落,脸上却带着微笑,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眼中流露出的,都是浓浓的爱意。

     女子轻声而道:“想不到当初一别,你竟然变成了这样,苍天虽保住了你的命,却拿走了你心,这份无情,害了你一辈子。”女子泪珠不停地落下,湿透了脸上的黑纱。

     凌宇等人大吃一惊,这位女子,居然认识无忧,和无忧还是老朋友。看女子的表情和动作,和无忧似乎不是一般的关系。

     凌宇开口问道:“听姑娘的语气,姑娘和无忧是旧相识,敢问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如今魔界出动,又该如何?”

     女子没有回答,深情望了一眼无忧,然后戴上斗笠,一个轻功,便从窗户里离去了。

     空中隐隐传来一阵回音:“时候到了,自有高人相助!”

     几人纳闷不已,面面相觑,却不知是何意?

     这时,门外又想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