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一章 《乾亭咏序》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陌生女子虽然救了无忧的性命,但耗损元气,也无法治好他的旧疾。  女子身体已是非常虚脱,只好离去修养。

     凌宇等人正纳闷之时,几声清脆的敲门声惊醒了众人。

     洛雨汐上前,轻轻将门打开,一位公子般模样的青年正站在门前。

     公子见洛雨汐打开了门,深鞠一礼,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道:“几位,打扰了,这儿可是天机阁悯阁主的住所?”那声音极其低沉,比一般人低了很多,而且是丹田提气,胸腔音,很是奇特,脸上笑容满面,让人亲切不少,十分平易近人。

     洛雨汐点头,请他进屋,并转眼看了一下凌宇。

     公子会意,望着凌宇行了一礼,道:“在下沐焬阳,见过阁主。家师闻知各位有难,故而特让在下来请几位,请几位明天一早前往陋室相见,家师想与几位聊聊。”

     凌宇仔细打量一下沐焬阳,见他刚毅独立,英姿飒爽,年轻白皙的脸庞,眉眼间帅气的棱角,霸气与温柔共存的气质,高挺的鼻梁从侧面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眼睛清澈,嘴唇薄薄,微微泛红,牙齿皓皓,透亮可人。手指白皙修长,指节深明秀气,身材魁梧,腰板挺得笔直,气质非凡,孑然独立间散的是无可比拟的空灵俊秀。简直是公子如玉,举世无双啊。

     洛雨汐走到凌宇身边,微微得意一笑,在凌宇耳边轻声道:“看起来世间还有人比你帅气俊美啊,你被比下去了。这江湖第一美男子的称号以后是要花落别家咯。”

     佩瑀听到这一说,不禁笑了,凑过来轻声道:“是啊,阁主,这位公子的确俊美,我要是个女孩,肯定喜欢上他,现在我都被他迷的够呛。阁主自认颜值最高,这小哥的颜值比你高多了,你现在只能排第三了,墨寒轩的颜值也比你高啊。”

     凌宇望了一眼佩瑀和洛雨汐,似恨非恨,咬牙笑了一下,然后望着沐焬阳道:“不知尊师是谁啊?我并不认识阁下,尊师为何会见我?”

     沐焬阳笑了,道:“阁主所问的这些,到时候家师自会向阁主解释。此处往西十里,有一处竹园,家师就住那儿。家师还说,请欧阳少侠和无忧少侠一起前去,在下在竹园恭候几位,告辞了。”说着行了一礼,退后一步,转身离去了。

     凌宇心中疑惑甚多,对这些无法解释,自己虽是天机阁阁主,门下弟子遍布天下,掌握很多信息,但是最近生的事很多自己都不知道,看来江湖中又出现了许多高人。

     佩瑀抱着双手,右手食指轻轻敲着右腮,思考了一会儿,道:“刚刚那女子说时候到了自有高人相助,莫非她说的就是沐焬阳和他师父?可他们师徒是什么人?为何知道我们的事?又为何会帮助我们?”

     凌宇摇头,长长叹息一声,道:“你说的这些我也想知道啊,看这情形刚刚那姑娘说的便是他们,而且他们之间应该认识。看起来关注我们的人很多很多,不仅只有魔界,还有很多是躲在暗处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这师徒二人既然能来找我们,想必没有恶意,一切见了他们自会明了。”

     佩瑀纳闷,道:“莫非这师徒二人和刚刚那姑娘一样,与无忧也是朋友?他们是因为无忧才来帮助我们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无忧能耐可大了。可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因为谁?阁主,你说会不会是他?”

     凌宇知道佩瑀说的他指的是谁,他思考了一下,轻轻摇头。这一切,都是谜团重重,无法解释。

     凌宇转眼望着无忧,一脸猜想与疑惑,心中嘀咕:这一切都是谜,你身上到底生了些什么?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藏的秘密?生的这些,究竟有什么关联?这些恐怕只有你能解释,然而你还能解释吗?这些谜,恐怕永远也无法知道答案了。

     众人说了几句闲话,各自回房休息。次日早上,无忧醒过来,伤势好了许多,凌宇安排了几件事给洛雨汐,之后三人启程,前往十里外的竹园。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终于看到一竹园,说是竹园,其实是一片竹海,这儿四面环山,中间一方平地,全是翠绿的竹子。

     三人顺着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往竹园深处走去,走了一会儿,路旁出现了两排桃花,桃花繁盛,路上都铺满了一层,花香浓郁,沁人心脾。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看到面前有一处竹子搭建的房子,房子前有一个宽敞的园子,周围种了许多桃花,再外面围了一圈篱笆。

     这时,园子里响起了琴音,琴音旋律优雅,让人心情舒畅,喜气洋洋。

     凌宇闭着眼睛仔细欣赏,在琴音中尽情陶醉,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这曲子,名叫《迎宾曲》,是为了迎接远方来的客人而作的,这样做显得尊敬,看来主人已经知道客人到了。

     佩瑀听着琴音,知道其意,轻声而道:“看起来这位主人果真不是一般人啊,琴音非凡,指法高,琴艺少有人能比,而且修为也不浅啊。”

     凌宇轻轻点头,便是赞同。

     这时琴音停止,接着又弹了一曲《乾亭咏序》。

     琴音刚起,凌宇顿改惊容,两眼一瞪,泪水瞬间在眼里打转,似落未落,似哭未哭,那惊讶,那激动,那疑惑,实在无法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