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章 龙辰逸惩官立君威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次日清晨,凌宇和龙辰逸轻装来到知州衙门,此时衙门前还没有人站班。≧

     龙辰逸望着衙门前立着的打鼓,不禁感叹道:“一心想要脱离官场,行走江湖寻求自在,不想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啊,生于皇家,或许一辈子都没法摆脱一切。”

     凌宇微微一笑,道:“你就知足吧,多少人还盼望过上你的生活呢。别感慨了,接受现实吧。”

     龙辰逸上前,拿起鼓槌,用力敲打打鼓。鼓声隆隆作响,打破了清镇早晨的安宁,也打破了清镇三年来的宁静。

     清镇乃繁华之地,各任知州都不是普通人,来到这儿都干些贪赃枉法的事,这任知州冯杰更是可恶,惹得天怒人怨,可是没有人敢说,更没有人敢告,他仗着其父的权力,为所欲为。

     三年来,清镇人民不敢来这儿告状,衙门沉寂了三年,这面鼓,三年来没有人敲过。震耳欲聋的鼓声传遍清镇,还在睡梦中的人都被惊醒了。此鼓一响,百姓心中好奇,都想看看是谁有如此大胆,竟敢敲鼓告状,纷纷赶来观看。

     大约过了两刻钟,衙门外站满了百姓,望着凌宇二人都议论纷纷。

     这时府衙大门打开,几位官差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个用手指着外面的百姓,道:“刚刚是谁击鼓鸣冤?给我站出来。”

     “我!”凌宇二人走到官差面前,气质高昂,没有丝毫畏惧。

     官差道:“好胆量,既然你要告状,衙门的规矩你可知道?”

     “不知!”

     官差道:“所谓衙门八字两边开,有冤没钱莫进来,想要进去可以,得交点进门税。看两位面生,不像本地人士,我就回善心,给二十两纹银就可以了。”说着伸手过来要。

     凌宇笑了,道:“纹银没有,拳头倒是有两个。”说着顺手抓住那官差的手一拉,一掌拍在其肩膀上,那官差顿时趴在地上。

     其余几人见事不妙,正要出手,凌宇运功,只见一阵黑影乱窜,顿时几人都倒在地上哀嚎。

     凌宇道:“去告诉你们的冯大知州,让他赶紧升堂。”

     几个官差惧怕,一瘸一拐进去通报。

     凌宇整理一下青丝,表情镇定,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来到堂中,见冯杰正坐在堂上,凌宇笑道:“哈哈,冯大人,咱们又见面了。”

     冯杰抬眼望了望凌宇,脸色顿时变得惧怕难堪,心中十分忌惮。他装作镇定,展现官威,道:“你二人来此干什么?”

     凌宇道:“大人糊涂,进这衙门,自然是来告状申冤。”

     冯杰道:“所告何人?又为何人申冤?”

     凌宇道:“告你知州冯杰!”

     冯杰一惊,冷汗都下来了,一拍惊堂木,道:“大胆,本官乃朝廷五品官员,你不过一个普通百姓,有什么资格告我?”

     凌宇微微一笑,“哈哈,你不过一个区区五品知州,又有什么资格胡乱糟蹋他人的性命?这是谁赋予你的权力?贪赃枉法又是谁允许你的?这也是当今皇上赋予你的?你如此胡作非为,仗的又是谁的势?难道就因为你是五品知州?就因为你父亲是当朝一品大员?”

     冯杰甚为紧张,自己做官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样厉害的角色,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

     凌宇道:“不过普通一凡人而已。”

     冯杰见两位都不是善茬,来者不善,今日若不解决此二人,自己恐怕难逃此劫了。考虑一会儿,道:“你既然要状告本官,可有证据?”

     凌宇笑了,道:“就凭你无故抓捕南宫幻灵,并对他们滥用私刑这一条我就可以告你。”

     冯杰阴笑两声,道:“你是当事人,你的证词和证人不算证据。因此,你的状告不成立,诬告官员,你可是死罪。”

     凌宇笑道:“是吗?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告诉你,我今天来这儿可不只有这一件证据。”

     冯杰道:“哼,你还有什么证据?在这清镇,有谁还敢告我?”

     凌宇不屑地一笑,转身望着外面的百姓,提高嗓门道:“各位父老乡亲,今日我在此状告他知州冯杰,他的所有罪行我已经都知道了,我也有了确凿的证据,大家有冤的就尽管说,今日我会还大家一个公道。冯杰在清镇可谓坏事做尽,他不仅欺压良善,贪赃枉法,而且糟蹋良家妇女,这些我都知道,只要大家出来作证,我保证给大家一个说法。”

     众百姓都有些犹豫和恐惧,这时一个年长的老伯站了出来,道:“乡亲们,这位少年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既然能站在这儿,就一定有办法帮我们申冤。咱们受了这么多年的气,该是时候出这口恶气了。”

     听了此话,所有人互相望了一下,全部走进大堂,来到公堂之上,瞬间,公堂上是人山人海。

     见此情形,冯杰是惊慌失措,心中已没了主意。

     凌宇望着冯杰,道:“冯大人,现在又如何?他们都是被你欺负过的人,都可以作为证人,他们的案子,随便两件,便可要你性命,加之你贪赃枉法,人人都是证人,你今天死罪难逃了。”

     冯杰见已无退路,索性摊牌,先下手为强,道:“不错,这些都是我做的,我是罪大恶极,可你又能奈我何?我乃朝廷五品知州,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我?”

     凌宇捋捋青丝,道:“要杀你轻而易举,你别忘了,我乃是江湖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好狂的口气!”

     凌宇大惊,转头往外看去,一位六十多数的老者走进来,此人穿戴官袍,一看就是一位高官。

     他来到堂上,冯杰忙下来拜见,原来此人便是冯杰的父亲,当朝右大夫冯其,乃当今一品大员,位高权重。冯杰知道自己会有麻烦,所以提前写信给冯其,冯其这才匆匆赶来。

     冯其望着凌宇,一脸高傲的神情,完全忽视一切,道:“好狂的口气啊,一个普通百姓还想处置五品知州?你还没那资格,你也不看看府衙外面的官兵,你敢动一下,今天就让你死在这儿。”

     龙辰逸长笑几声,道:“冯大人好大的官威啊,真不愧是右大夫,不愧是当朝一品大员。只可惜今日不管谁来了,他冯杰都难逃一死。”

     冯其横了龙辰逸一眼,道:“是吗?来人,将这两个扰乱公堂的反贼抓起来。”

     话音刚落,几个官兵上前,动手抓二人。

     龙辰逸取出一物,怒道:“我看谁敢!”

     众人一看,那乃是当今天子的玉玺。冯其大为震惊,两腿哆嗦不已。

     凌宇道:“这位乃当今刚登基的皇上,此次来此,就是微服私访,惩治贪官污吏,我看谁敢造次。”

     众人忙跪下参拜,冯杰父子吓得满头大汗,“咚”一下就跪在地上,忙认罪求饶。

     龙辰逸让众百姓和官兵起身,然后望着冯杰父子,道:“冯杰,你所有的罪行,我都已经知道了,也调查清楚了,你该死,简直罪不容诛,若不杀你,天理难容。冯其,你贵为一品大员,却纵容儿子,不管不问,甚至为了袒护,不顾朝廷律法,实在难恕。然念你年事已高,饶尔性命,就此罢去官职,抄没家产,驱逐出京,永远不得回京,终身不再录用。来人,将冯杰押出衙门,立即斩,其财产分还被其欺负的百姓,将冯其押回皇都,交给吴侯爷,按我的意思处置。清镇一切实务,暂由师爷代理,所有被冯杰欺负的人,都要予以安慰,并贴补财物作为赔偿,执行去吧。”

     堂中百姓阵阵欢呼,高兴不已。

     凌宇二人处理完这一切,便回到梨云坊,待收拾好行礼,众人便出上路。

     刚出客房,几人惊呆了,梨云坊内人山人海,挤满了清镇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