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三章 奇毒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二人进入梦草堂,一个小伙计迎面走过来,面带笑容,道:“二位客官,不知到此是抓什么药?小店所有药材齐全。 ”

     龙辰逸道:“我们不抓药,请问你们这儿的大夫出诊吗?”

     伙计笑了笑,道:“看二位这情形,不是本地人吧,我们虽是药店,但是不看病,更不出诊。二位若抓药就请进,若不抓药的话就请到别处去吧。”

     龙辰逸一脸疑惑,略微有些生气,道:“我说小伙计,这药店既然不看病,那又何必开呢?这卖药谁都会,又何必要这么多大夫?”

     这话一出,可惹大祸了,堂中一位女大夫过来,她叫梅梦影,一脸怒气,气势汹汹,望着龙辰逸道:“这开不开店是我们的事,看不看病是我们的权力,与你无关,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你管不着。这不看病是本店的规矩,要抓药就抓药,不抓药就请出去。”

     龙辰逸甚为不高兴,道:“你,你这什么态度,这就是你一个大夫该说的话吗?这就是你的职责吗?大夫,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帮病人解除病魔,本就是一个大夫应该做的事,如果不能为病人治病,那还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如此不负责任,信不信我去官府告你们?”

     这下可把梅梦影彻底激怒了,道:“你有本事就去告啊,难道我还怕你不成?病人又如何,有病时当我们是大夫,没病时谁又真正正眼看过我们?当治病过程中出现意外时,我们不过是罪人,恨不得把我们打死,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大夫。我既然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我就是不看病,你又能怎么样?”

     龙辰逸第一次遇到这样不讲理的,愤怒不已,正要反驳,却被凌宇阻止了。

     凌宇望着龙辰逸,道:“好了,别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每一行都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么容易的。”

     凌宇转眼望着梅梦影,微笑着道:“这位大夫切莫生气,刚刚是我们的不对,我在这儿赔罪了。”说完鞠躬致歉。

     这时另一位女大夫走过来,轻轻扯了一下梅梦影的衣角,用眼神给她示意了一下。梅梦影缓缓怒气,走开了。

     这位女大夫叫邵冰伊,她望着凌宇,微微一笑,道:“二位,实在是对不住,本店有过规矩,只抓药不看病,在这潭浠城中,几乎所有的大夫都是这样,所以还请二位别见怪。”

     凌宇亲切问道:“这又是为何呢?”

     邵冰伊叹息,道:“潭浠城中,原来有很多的大夫,生意都不错,而且也很受人尊敬。但是在一年前,城中有十多个人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这些人都是年轻的少男少女。大夫们看过之后,查不出任何的病因,有一些医术精湛的大夫便使用金针过穴之术救治病人,然而这一下针,彻底毁了一辈子的声誉了。这些大夫的下针手法十分准确,而且经常都会给很多病人施针,本来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可是当他们下针后不久,病人无缘无故就死了。经过解剖尸体现,是被金针直接刺死的。从此之后,大夫在这儿就成了不受待见之人,经常被告到官府。大夫们害怕,很多都离开了这儿,留下的大夫,只抓药,不看病。”

     凌宇终于明白夕媛当初让他们几人不要说自己的大夫的原因,大夫在城中让众人痛恨,外地来的走方郎中更是不受待见,一旦说出身份,很有可能有危险。

     对邵冰伊的话,凌宇很是想不明白,道:“这倒是一奇闻,金针刺穴虽然很危险,但把握好力度和下针深度是不会出问题的。这些大夫既然经常施针,想必是不会出错的,怎么会把人刺死了呢?”

     邵冰伊摇头,道:“这至今无人知晓,唉,也是怪大夫们运气不好,碰上了这样的事。”

     凌宇又道:“那你知道那些病人都是什么症状就医的吗?”

     邵冰伊摇头,表示不知道。

     凌宇心中全是疑问,见无法问明答案,也就没有再问。凌宇写了一药方,邵冰伊帮他抓了药,二人便回去了。

     刚进门,只见夕媛正在院中把玩着一堆白骨,凌宇让龙辰逸去煎药,自己则在院中。

     凌宇仔细望着那白骨,夕媛已将之清洗干净,而且重新拼接起来,两具白骨皆是深黑色,像被墨汁浸透了一样。

     凌宇轻声问道:“夕媛姑娘,可有什么现?”

     夕媛一边仔细注视着白骨,一边道:“两具尸体已全部拼接完成,一具身高五尺一,另一具身高五尺,从盆骨及耻骨判断,这两具尸体都是女的,而且年龄在二十到三十之间。从白骨的腐烂情况看,死了已经有一年多了。骨头上有许多抓痕,也有一些细微的裂缝,经观察,乃是死亡之后才有的,原因可能是山中的野兽撕咬造成。”

     凌宇道:“那死亡的原因呢?”

     夕媛道:“两具尸体的骨头皆成黑色,而且整个骨头都是黑色,这应该是中毒造成的,所以这二人的死亡原因,应该是中毒。”

     凌宇道:“这毒果然厉害,侵入骨髓,一年多不见减弱,看样子是剧毒。想必当初死亡时一定非常的难看。”

     “不,她们死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换句话说,那个时候,她们就像没中毒一样。”夕媛解释道。

     凌宇很是不明白,简直不敢相信,道:“这怎么可能呢?中了如此剧毒,脸上会没有一点变化?”

     夕媛道:“从骨头的颜色判断,这中毒的颜色才显现不到半年,也就是她们死了半年多后才出现这中毒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