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五章 三具尸体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一语刚出,顿时让几人震惊了,无缘无故死亡,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夕媛表情自若,既不恐惧,也不紧张,也许是经常接触尸体,所以习以为常了淡淡道:“不知死的又是什么人?”

     衙差道:“这次死的是三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年龄都在十五至二十岁。”

     夕媛表情骤变,一脸惊容,倒吸了一口气。

     凌宇也是一惊,同样的原因,死亡的人年龄都差不多,而且都没有查出死因,这难道是一种巧合?这其中是否又会有联系?

     凌宇捋捋青丝,道:“夕媛,这次我们陪你去吧,我倒想看看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死者无法查出死因。小哥,无忧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和龙辰逸过去看看。”

     沐焬阳微微一笑,眼神示意了一下,轻轻点头应允。

     夕媛背上平日验尸的工具,准备了一些备用的东西,几个便出,前往县衙。

     几人来到县衙,此时公堂之上很是热闹,哭的哭喊,冤的喊冤。知县龙玄凌坐在堂上,愁眉不展,看起来是遇到麻烦事了。

     龙玄凌见夕媛过来,表情顿时舒展了许多,起身相迎,道:“夕媛姑娘,您可算来了,快给看看吧,本官都愁死了。您是本县唯一的一位验尸女官,向来验尸准确,这次本官可就全看您了。”

     夕媛道:“我尽力而为,先将尸体抬去验尸房,我先去验尸。”

     几个衙差将尸体抬去验尸房,夕媛带上东西也过去了。

     凌宇望了望堂上之人,现其中有两人正是梦草堂的邵冰伊和梅梦影。

     凌宇很是疑惑,望着一衙差轻声问道:“衙差大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衙差道:“今日早上,孙家小姐突然身体不适,心口疼痛,病情有些严重,便去请了梦草堂的兰凝香大夫去给看病,兰大夫刚刚来这儿,对一切不是很熟悉,便去了。可是无论如何,始终查不出病因,兰凝香见孙小姐很是痛苦,便用金针过穴之术为其减除痛苦。兰大夫主学的便是金针之术,下针手法极其厉害,可下针之后不久,孙小姐就死了。孙家对此大怒,便将其告上了公堂。另外两家的姑娘也是今天无缘无故死的,他们之前也请梦草堂的梅大夫去看,梅大夫知道现在大夫立身太难,也害怕惹上大事,所以拒绝了。他们女儿死了,便告梅大夫见死不救。”

     听到这儿,凌宇很是震惊,也终于理解梅梦影之前的态度。凌宇走到龙大人身边,道:“龙大人,可否让在下问他们几个问题?”

     龙玄凌此时正是愁眉不展,正愁没法审,道:“你去问吧。”

     凌宇来到兰凝香的身边,道:“兰大夫,此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在下有一个问题,想问问兰大夫,不知兰大夫可否把用的针给在下看看。”

     邵冰伊望着兰凝香,道:“凝香,这位公子不是坏人,值得相信,你就配合一下。”

     兰凝香将银针取出,递给凌宇。

     凌宇望着针匣中的上百银针,知道她确实是专业做这个的。凌宇仔细检查银针,没有现任何异常。

     凌宇将银针归还,道:“兰大夫在下针时可有什么情况生?与平时可有不同?”

     兰凝香回想了一下,道:“我下了三针,在心口下针时似乎有一种力量往里吸我的银针,我简直无法控制。平时我下针只入体两分,可是今天在下针之后,银针却入体四分。这绝对不是我做的,我经常下针,对下针的深度把握的非常到位,绝对不会出现差错的。”

     孙家母亲哭着道:“不是你又是谁?银针是你下的,其间没有人动过,在场的人都看见了,我女儿是在你下针之后才死的,你还想抵赖不成?我女儿就是你害死的。你们已经害死了我一个女儿,这次我不会放过你们?”

     梅梦影望着兰凝香,道:“这一切都是怪你自己,我曾叮嘱过你,在这儿绝对不能出门行医,可你就是不听,现在想解释都没有用了。”

     兰凝香道:“我是一个医者,我没法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梅梦影一脸怒气,道:“是啊,你是心善,现在怎么样呢?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你是心善,可别人呢?对你也会心善吗?”

     邵冰伊叹息,道:“都别吵了,这位公子,凝香的医术我是知道的,她是绝对不会下错针的,请你相信她。”

     凌宇思索一下,有些想不明白。

     这时一妇女哭着道:“大人,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女儿就是因为她梅梦影见死不救,才导致没命的。大人,我女儿死的冤啊,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梅梦影大怒,道:“你女儿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既没有给她下针,也没有给她开药。我看不看病,是我自己的权力,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难道这也有罪?”

     那妇女道:“你如此狠心,见死不救,又有什么资格做大夫?我女儿就是因为你才死的,你要还我们一个公道。”

     堂上之人又开始吵了起来,龙玄凌使劲一拍惊堂木,堂上方安静下来。

     此时夕媛抬着尸体走上堂来,龙玄凌忙去问情况。

     夕媛道:“我检查过了尸体,并没有现任何伤口,只有心口上有三个银针针孔,应该是下针时留下的。我用银针试过了,尸体并无中毒症状,不过尸体上有一丝淡淡的腥味。”

     凌宇道:“莫非她的死因和之前见到的两具白骨一样?”

     夕媛恍然大悟,忙取出一点之前用来洗白骨的药水,分别滴几滴在尸体的手指上,不一会儿,药水沾到的地方开始腐烂,出奇臭无比的气味。

     三具尸体皆是如此,看起来三具尸体皆是中了同一种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