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六章 敲山震虎(二)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无忧的一席话,让心里有亏心事的人顿时胆战心惊,慌乱不已,虽站立两旁,却早已是六神无主。

     无忧打量了一下众官员,又望了一眼钱明,道:“新皇登基后,一再声明不许再贪赃枉法,官场更不容贪官污吏,然而总有一些漏网之鱼,还有一些人总有侥幸心理,认为没人会现。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心存侥幸,屡教不改,总会东窗事,一旦被现,一切都结束了。新皇三令五申,严禁贪污,一旦现,从重处罚,不管是谁,不论官大官小,也不论贪多贪少,只要现涉及贪污,一律罢官,贪的过多的,一律问斩,绝不姑息。本官已去河岸边调查过了,也看过的河堤和大桥的断壁残垣,从那些残留的材料中,本官现那些修建桥梁和河堤的材料都不合格,所有的东西都被掺了假,而且偷工减料,河堤根本就经受不起特大洪水的冲击,一遇到洪水,自然就决堤了,就因为偷工减料,这才导致河堤崩溃,桥梁坍塌,造成了如此震惊朝野的灾难。当年修建河堤和这座桥梁是,乃是你知府衙门负责的,难道这与你没有关系?难道你就没有贪污?西南的洪灾,难道不是因为你所造成的?你就没有责任吗?”

     “还有,朝廷听闻西南百姓贫困,经济不富裕,许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很是可怜,故而每年向西南运送了许多钱粮,希望改善百姓的生活,让百姓安居乐业。然而本官此次探查,途中经过玉阳县,现那儿的人们生活非常艰苦,大多数人靠挖野菜过活,有的人没有吃的东西,只能用观音土充饥,我向他们打探过,那儿根本就没有领到朝廷下的钱粮,那么这笔钱粮到哪儿去了?玉阳县乃在你钱大人的管辖之下,如此民生你却不闻不问,难道你就没有罪吗?朝廷的钱粮每次都如数运到西南,交由竹清官员放给百姓,你们把钱都到哪儿去了?如此种种,你还敢说没有贪污吗?”

     钱明战战兢兢,慌忙辩解:“大人,这些事下官确实不知道,这些事虽是下官操办,可下官确实没有贪过这些钱财,至于钱粮去向,下官更是一无所知啊。大人不能因为一己之念,就说下官贪污钱粮啊,这有失公允。”

     无忧愤怒不已,道:“好一张利口啊,钱大人果然善辩啊,你真以为本官没有证据吗?本官既然能这样说,当然有足够的证据。玉阳县之事乃本官亲眼所见,河堤贪污更是有李大人查到的证据为证,还有那本账簿,上面记录了河堤的所有出入款项,也记录了朝廷运送到西南的钱粮的去向,只要与户部账目一对比,一切皆可明白。凭这几点,你已经涉及贪污受贿,而且证据确凿,按照朝廷新律法,该将你斩示众。”

     钱明顿时吓懵了,全身瘫软,坐在了地上。

     刺史谭权忙道:“大人,现在竹清灾情还很严峻,钱大人对赈灾之事比较熟悉,还请大人从轻落,待灾情缓减再行处置。”

     林聪道:“大人,谭刺史言之有理,西南遭受洪灾,正是用人之际,还望大人三思。”

     无忧考虑一下,道:“好吧,既然两位大人求情,本官就暂不处置,从即日起,罢黜钱明官职,软禁在府衙之中,无本官批准不得擅自出入,任何人不得接触,若赈灾有需要时,你随时协助本官。回去后将府衙所有案卷文书,以及府衙往来项目送至钦差行辕,以供本官查看。西南正值洪灾,一切要以救灾为要,各州衙府衙官员,要做好赈灾准备,切不可马虎大意。各处府衙腾出空地,抓紧时间建造房屋,以供灾民居住,从即日起,开仓放粮,救济百姓,任何人不得懈怠。”

     “我等谨遵钧令!”

     无忧整理一下官服,将账簿交给林聪,道:“大家都回去吧,眼前正值危难时刻,大家都各自坚守岗位,救济灾民要紧。林大人,立刻带领钦差卫队去知府衙门,将一切与河堤贪污的案卷全部拿到钦差行辕,另外吩咐卫队,封锁府衙,将钱大人软禁,任何人不得探视,去吧。”

     所有人遵循指令,各自按安排行事。无忧等人也回钦差行辕了。

     回到钦差行辕,此时凌宇已在堂中等候许久。

     夕媛大松一口气,笑道:“今日真是痛快,看着无忧如此巧诈钱明,他惊慌失措的那样子,真是大快人心啊,真是解气。无忧果然厉害,面对如此能言善辩的贪官,面不改色,无所畏惧,真是让人佩服。不过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无忧换了一件便装,来到夕媛旁边坐下,道:“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说。”

     夕媛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了钱明贪污的证据,而且当时他也无法辩解,你为何不将他当堂治罪,押入大牢,二十要将他软禁在知府衙门?他如今已经暴露,而且是必死无疑了,如果他有同党,为了自保,一定会杀人灭口,到时候我们岂不是什么都查不到了?”

     无忧抿嘴一笑,道:“我们当初准备拿钱明开刀,是为了敲山震虎,是为了将竹清的这一潭沉寂死水打破。钱明不过是一个小角色,以他的胆量,还不敢贪污那么多钱款,他的背后肯定还有人,那才是我们要找的。钱明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我今日这样做,就是要他们互相猜疑,钱明被我这一罢官,他们一定认为我已经知道了竹清之事,为了找到证据,我一定会审钱明,只要钱明一开口,一切都完了,为了自保,他们是一定会杀人灭口的。这也正是我的计划,如今他们都不行动,我无法找到破绽,可如果他们一动,我就有迹可巡,钱明是一个聪明人,他是不会开口的,所以我并不打算审问他,将他软禁,不过是封锁消息,这样更加让他背后的人感到不安,所以杀人灭口,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

     “这些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这样做,就是要他们来杀钱明,一个该死之人,既然问不出什么,那就成全别人,反正他都是死,这种死法不仅成全了别人,而且还帮了我的大忙。他一旦被杀,必然会在尸体上留下痕迹,咱们就有破绽可寻了。”

     夕媛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一箭双雕,一石二鸟,此计确实高明。不用亲自动手,就灭了一个该死之人,此借刀杀人之计,用得实在是妙。”

     逝千萧望着无忧,脸上表情十分沉重,眼神中甚为迷茫,眼前的人,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凌宇也大为震惊,眼神中充满了困惑,如今的无忧,和自己认识的无忧,已经判若两人,现在的无忧,已不是当年的无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