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十八章 情魄(二)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当年东方舒羽被杀,躯体化为灰烬,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三魂七魄也不知所踪。 无忧一心寻找魂魄,企图将魂魄收齐,让东方舒羽能够重生,进而再续前缘。

     在世间到处走访,每到一处,都去有灵气的地方探查,看看有无东方舒羽的魂魄,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现任何一魂一魄,今天终于找到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无忧二人收法,凌宇望着慕容茜若,道歉道:“慕容姑娘切莫怪罪,我二人如此冒犯,只是为了确认姑娘的身份,看看姑娘是否是东方舒羽。我等寻找她多年,一直没有结果,今日见到姑娘,甚为惊讶,姑娘与她,太相似了,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这才出手试探,得罪了。敢问姑娘是否认识东方舒羽?”

     慕容茜若一脸茫然,道:“东方舒羽?不认识,她是谁?”

     凌宇道:“她是我师姐,但是多年前被人杀害了,我等寻找她的活泼多时,但一直没有结果。”

     慕容茜若点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道:“原来如此,然而我并不认识她,也没有见过她。”

     无忧甚为不解,道:“你不认识?既然你们不认识,那她的魂魄怎么会在你的体内?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魂魄乃依附灵气存活,只有有极深灵气之处,魂魄才会依附,向来没有听说过魂魄还依附在人的体内,这怎么可能呢?她的魂魄在你体内,难怪你和她如此相似,那神情,简直一模一样。”

     慕容茜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明白,我确实不认识东方舒羽,我也没什么武功,至于这魂魄为何会在我体内,我更不知道。”

     无忧望着她的眼神,她没有说谎,她确实不知道。

     凌宇请之坐下,出言试探道:“慕容姑娘医术精湛,不知以后有什么打算?”

     慕容茜若道:“修习仙法,成为神仙,然后行侠仗义。”

     “修仙?你居然竟然想要成为神仙?”凌宇有些吃惊。

     慕容茜若道:“是啊,修仙是所有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凡人修炼,就是为了成为神仙,那样可以长生不老。我一向羡慕仙术,所以励志一定要学习仙法。”

     “那你打算去什么地方学习仙术呢?”

     慕容茜若一副自豪羡慕的表情,道:“仙界悯生门。”

     逝千萧道:“姑娘为何要去悯生门修仙?难道其他门派就不行吗?”

     慕容茜若笑了,道:“悯生门乃仙界八大门派之,仙法修为自然是最厉害的,而且悯生,自然怜悯苍生,这是我最向往的一个地方。所以我一定要上悯生门,拜师学艺。”

     无忧冷笑两声,道:“悯生门也不一定就怜悯苍生,如果悯生门和你期待的不一样,你还会去拜师学艺吗?”

     慕容茜若点头,那表情坚定,信念不容动摇,上悯生,是她自小的决定,绝不会更改。

     凌宇道:“慕容姑娘,我等几人都是修行之人,自认修为还行,你不妨就和我们在一起,我等会为你实现梦想的,凭我等本事,一定能助你修成仙法。”

     逝千萧知道凌宇的心意,道:“是啊,无忧武功极高,修为过仙界各派,悯生门的武功,难与之相比,你不妨就跟他学,保证能让你如愿。”

     慕容茜若用一种怀疑的眼神望着几人,道:“他真有如此厉害?既然你们有如此修为,而且武功过了悯生门,那你们是什么门派的?”

     无忧道:“无门无派。”

     慕容茜若笑了,道:“既然无门无派,我还是上悯生门比较好,那样比较有保障。”

     凌宇见无法动摇其信念,便没再劝说。

     夕媛从他们的对话对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也明白了几人的意图,道:“慕容姑娘,你一个人在外闯荡,太过危险,怎么没有人陪伴呢?”

     慕容茜若微微叹息,道:“我一向都是一个人,还没有找到可以一起闯荡江湖的朋友。”

     夕媛见其如此说,心中大为欣喜,凌宇等人也是喜出望外。

     慕容茜若似乎明白了几人的弦外之音,接着道:“不过呢现在还不想找,一个人闯荡也挺好,可以好好欣赏旅途的风景。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完全按照自己的自愿生活,不受任何人的干扰,很是怡然自得。”

     正在兴头的几人,突然又被一盆冷水泼下,瞬间又失落了。

     无忧表情看似自若,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然而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

     逝千萧见天色不早,便请几人前往自己家里吃饭。

     来到千萧家中,此时碧芸已做好饭菜,几人在院中摆下桌椅,请来七叔公,大家一起在院中用饭。

     用过晚饭,千萧给几人泡了一壶清淡的解乏茶,夕媛等人随碧芸去屋中说话,曦华很喜欢孩子,便去逗孩子玩耍。

     院里就剩下无忧,凌宇,逝千萧和七叔公四人。

     无忧从怀里取出一块古玉,递给七叔公,道:“七叔公,您是这儿的老人,想必见多识广,您给看看这块玉牌,可否认识?”

     七叔公接过玉牌,放在灯光下仔细验看,当看到玉牌上的图案时,表情突然变得惊恐,道:“不,不可能,这块玉牌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里?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块玉牌的?”

     无忧回答道:“今日在河堤旁现一具尸体,这尸体是因为山体滑坡滑落下来的,这玉牌便是在尸骨上现的。怎么,七叔公认识此物?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七叔公点点头,表情依然很是惊恐,长叹一声,道:“当然认识,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牌,而是夜郎古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