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七章 竹清的阴谋(一)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次日中午时分,无忧带着逝千萧、夕媛,还有林聪来到刺史大人谭权的府衙。   此时西南大多官员正在府衙商议西南洪灾之事,见无忧到来,都忙起身恭迎。

     谭权见无忧到来,忙让众人下去,笑着道:“钦差大人今日来下官府衙,不知所为何事?”

     无忧道:“难道没事本官就不能来此吗?”

     “那倒不是,钦差大人肯赏脸来这儿,是下官的荣幸,据下官所知,钦差大人一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今日到这儿,肯定是有事情。”

     逝千萧两人相互望了望,看着谭权一脸的笑容,用觉得全身不舒服。

     无忧微微一笑,道:“谭大人可真厉害啊,这才几天就将我调查的清清楚楚,大人的消息很灵通嘛。”

     谭权又是一阵笑声,“哈哈哈,咱们彼此彼此。”

     无忧看起来一脸笑容,眼神中却有一丝震怒与厌恶,“既然谭大人对我如此了解,那本官就不啰嗦了,谭大人在竹清为官几十年,想必见过很多有趣的东西。本官初来竹清几天,也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谭大人,不如咱们相互分享一下如何?”

     谭权略微收敛了一点笑容,道:“钦差大人就别和下官绕了,今天大人来此,是来找下官问罪的吧,既然都已经查明白了,不妨就直言吧,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

     无忧笑了笑,道:“谭大人果然是直率之人啊!好,既然这样,本官就直说了。竹清的贪污一案谭大人是知道的,当今圣上屡次三番告诫,凡是参与贪污受贿之人,一定严处,今日竹清之事,已震惊朝廷,故而派本官前来查探。钱明乃贪污第一人,然而在昨日,他却死了,这事谭大人可知道?”

     谭大人一脸迷茫,道:“这,下官不知,衙门乃有钦差卫队看守,他怎么就死了呢?不过他贪污已证据确凿,早晚都会死的。”

     无忧道:“是啊,只是他死的时间太巧合了,我还没有审问,他就死了。据当时情况来看,他是自杀而亡,然经我调查,他是被人谋杀的,这是欲盖弥彰,显然是杀人灭口。”

     无忧望了望谭权,谭权表情镇定,对此事显然一无所知。

     无忧道:“钱明一死,所有的线索全断了,我只好去查河堤和桥梁的设计和监督者,没想到此人已死了好多年了,而且尸体在我调查前就被人销毁了,好快的手脚啊。幸好我派去的人是验尸的高手,她在坟里找到了一些尸虫,也带回了一些棺材底的泥土,经她检验,尸虫和泥土里都有相同的毒,显然,这人是被毒杀身亡的,死亡已有十年了。而且据她调查,这人是在桥梁修建期间死亡的,而且此人死前,听说还与钱明大吵一顿,所以我断定,他是被谋杀的。”

     谭权拍手称赞,道:“大人真是神探啊,居然能查出十年前的事,看来此人乃是钱明所杀。当年桥梁偷工减料,此人知道了此事,来找钱明理论,因此大吵一架,钱大人为了自己利益,只好杀人灭口了。”

     无忧点头,“是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钱明,看来钱明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

     谭权嘴角微微扬起,没有说话。

     无忧瞥了一眼谭权,心中不禁胆寒,没想到此人如此镇定,临危不乱,果然是个厉害角色啊。

     无忧思索一下,微微点头,道:“昨日我派人搜查钱明府衙,在其书房的暗格中找到了一些东西。”

     谭权有些慌张,急忙问道:“不知是什么东西?”

     无忧道:“是几封书信,还有一本账本,这几封书信是他与竹清官员往来的信件,其中提到了竹清贪污之事,还有修建桥梁和河堤的目的。这账本中记录的乃是修建河堤的往来账目,记录了每个参与者所得数目。这其中也有谭大人的名字,而且所得数目还不小。据信件中的内容反应,这桥梁和河堤乃是大人要他修建的,他也是奉你的命令行事。”

     谭权伸色慌张,急忙辩解,“大人,这是诬陷,下官对此事是一无所知啊,还望大人明察。”

     无忧微微一笑,道:“本官对此是不会相信的。”

     “大人果然是明察秋毫啊。”

     “不过,温老夫子昨晚醒过来了……”

     谭权顿时愣住了,温老夫子乃竹清老人,对一切都知道,竹清之事,没有他不知道的,如今他醒来了,看来一切都完了。怔了一会儿,谭权面带微笑,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大人果然是厉害啊,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就将我计划了几十年的事都查出来了,实在是令人佩服啊。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也承认,不过就凭你还动不了我。”

     无忧甚为疑惑,“噢,难道我堂堂钦差大人还动不了你?”

     谭权大笑,“可惜你不是钦差啊,樊坦大人乃是京兆府府尹,做官几十年了,如今已是五十来岁,而你,不过二十出头。你冒充钦差,别说动我,就是你也没命了。你行事完全不按官场规矩,一派江湖作风,显然是江湖中人,你冒充钦差,乃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无忧笑了,“这是当朝一品大臣叶大人告诉你的吧。”

     谭权大为震惊,道:“你怎么会知道?”

     无忧道:“这竹清方圆都是我的人,只要有人出去,他们都会跟踪追查,没有什么事能逃过我的眼睛。”

     谭权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今日来这儿,是已经知道一切了。不过你知道了一切也没用,你办不了我,也办不了竹清之事,是吧,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