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九章 竹清的阴谋(三)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为了个人的私欲,为了自己的权威利益,甘心与魔界之人合作,残害自己的同胞,而魔界,为了自己能霸占六界,称霸六界,不惜一切代价,最可恨的,是仙界也参与了这次阴谋,也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  ﹤

     无忧虽然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些疑问,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你既然与魔界有合作,那你为何又要派人去偷那块夜郎古玉呢?这夜郎古玉对于魔界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用处。难道你与李亦晗所在的那个组织之间也有联系?”

     谭权左手托着下颌,靠在椅子的扶手上,道:“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了,我也是奉命行事,其中的原委我也不知道。前去偷古玉之人我知道,不过他们并不是我派去的。”

     “那刺杀我的人呢?既然你们已经策划好了一切,为什么还要派人刺杀我呢?”

     谭权笑了,道:“那不是刺杀,只是试探,想看看你身边究竟有多少高人,看看那位神秘的天机阁阁主是否在你身边,这也是玄弄影吩咐的,这么做只是想确认你的身份。”

     无忧点点头,道:“现在一切都搞清楚了,顺便也告诉你一件事情,从我决定到竹清来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的身份有暴露的一天,我用这个假身份,也是为了试探你们,也算给你们一个漏洞,只要你们查出了我的身份,我就知道你们背后究竟有什么人。现在我该说的也说完了,你还杀不了我,你还需要我跟你们合作。”

     “我凭什么要你合作?你对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是吗?昨日出去,我找到了寒冰玄剑。要想得到这件神器,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是找不到的。”

     谭权思索一下,爽快答应,道:“好,只要你帮我们找到神器,我便放你一条生路。那寒冰玄剑在什么地方?”

     “后山峡谷之中。”

     说完,无忧三人便离开了衙门,前往后山峡谷。

     夕媛道:“无忧,我们为何要将神器之事告诉他们呢?如果他们得到了神器,那人间岂不是要遭劫难了?”

     无忧道:“凭我们的本事,现在还拿不到神器,我们只有依靠他们,才有可能得到神器,才能解开神器的封印。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引出这幕后的所有人物,我想看看,究竟多少人参与了竹清之事。”

     “那他们会来吗?”夕媛问道。

     “会来的,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他们找了此剑这么多年,如今此剑重现人间,他们是不会放弃的,而且为了他们的私欲,他们都想得到这东西,所以不论如何,他们都会来。即使是为了我,他们也会来。”

     逝千萧两眼一斜,道:“此话何意?”

     无忧笑了,道:“现在我知道了一切,而且我破坏了他们的一切计划,他们恨不得杀了我报仇,我现在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为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一定会杀了我,而现在,是杀我最好的时机。越是拖延,他们就更难以实现他们的阴谋。”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这是我必须做的,我没有选择,他们一直在暗处,对我们相当不利,今日我也该知道我背后还有多少敌人了。”

     “可如果你阻止不了他们,神器也被他们拿走,那时候人间百姓将陷于危难之中,如此,又该如何?那今日之事,岂不是正如他们之愿?”

     无忧不禁叹气,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也没有办法,这或许就是天命如此,天要灭人间,纵使我用尽浑身解数,也不会有任何的转机。这就是当初我不愿意让你参与的原因。”

     逝千萧笑了,道:“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这是我自愿的,我无怨无悔,能为知己解忧,是我之愿,能与知己并肩作战,死在一起,此生足矣。这是我的选择,死而无憾。”

     无忧没有再说话,但他的心中极度难受,虽然所有的事都在自己预料之中,虽然自己搞清楚了所有的事,可接下来会生什么,他实在不知道,胜负如何,他丝毫没有把握。自己虽视死如归,即使死了也无所谓,然而自己身边之人都正值青春年少,还有更多美好时光,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他们受到伤害。自己已经害了很多人,不能再让人因为自己而受伤了,如此真的不能原谅自己了。

     竹清之事,看起来所有疑问都解决了,然而在无忧的心中,还有很多疑问和顾及,他始终高兴不起来,总是心事重重的,如果换作是当年,自己绝对不会如此,一向做事果断的自己,如今也这么瞻前顾后、畏畏尾,时间真的会改变一切,百年光阴,自己已经不是当初时的性格。

     竹清之事,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看似已经完成,可无忧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恐惧,很难受,他无法察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恐惧,也不知道这种恐惧会应在什么事情上。虽然有种恐惧,可他无法去解决,接下来生的事,也许是他想象不到的,也许是他最不想生的,也许是他最害怕的。

     这一刻的他,心中很是沉重与纠结,可谓五味杂陈,真不是滋味,明明是一位仙家,却需要凡人保护,曾经预测未来的神算,如今知道焦虑,却无法预料接下来生的事情。矛盾,占据了他的心,迷茫,充满了他的大脑,恐惧,显露在他少有笑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