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三十五章 《五世请缨》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次日,众人在钦差行辕前面搭好戏台,竹清所有人皆来看戏,无忧和碧云、璃垢、陌凡也在人群中看这一出大戏。

     新任刺史大人走上舞台,笑盈盈道:“各位,竹清经历此劫,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家园,幸好钦差大人英明,查清了一切,还给大家了抚恤金,让大家有了住的地方,重新过上了安定的生活。虽然条件还是很艰苦,但过不了多久,我相信一切都会恢复到以前那样的。今天钦差大人特意请来戏曲班,为大家表演戏曲,也是希望大家能安下心。好了,接下来就请我们的戏曲班为大家献上戏曲。今天表演的那可是位名角儿,乃是梨云坊的梅砚生梅大师,接下来请欣赏戏曲《五世请缨》。”

     听到这个名字,无忧大为震惊,已料想到他们要干什么。

     随着一阵锣鼓声响,表演开始了,墨寒轩饰演老太君,而凌宇竟然饰演穆桂英,逝千萧、龙辰逸、沐焬阳、曦华、慕容茜若和几个戏子分别饰演了杨家的八个媳妇和两个女儿。

     《五世请缨》

     老太君:听他言不由我,气冲牛斗.你枉掌兵部统貔貅.文广被困你不救,反要劝主把贼投,现有俺天波杨府在,岂容你献表求和,遗害千秋.叫杨洪备车马,门外伺候,进宫去请圣旨,早退贼酋.

     大郎二郎妻:老太君进宫去,面君请战.

     齐唱:咱举家老少人,心如油煎.

     柴郡主:心悬文广身遇险

     郎金定:八门一脉是单传

     穆桂英:且不说文广儿令人悬念,敌兵压境咱怎心甘.保国英明热血换,纵死边疆不偷安.伯母快快拿主见,跨马提刀到阵前.

     郎金定:咱先平狼烟,再奏龙颜.四嫂呀四嫂,咱不能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有道是虎老雄心在,杨家世代怕谁来.咱身为战将数十载,岂是闺阁女裙钗.如今虽然年纪迈,你贪生怕死不应该.

     九妹:太君进了宫,面圣报军情,请人马,边关救危城,来了王兵部,巧言惑圣聪,先说无大将,又说兵不精,圣上无主意,还要聚众卿,商商议议慢慢腾腾,真把人急的冒火星.

     穆桂英:何不点动咱杨家兵,社员女将全出征,两军阵显一显咱的老威风.

     穆桂英:文广儿受箭伤,身处险境.怎不叫穆桂英焦愁满胸,自古道救兵如救火,一但救迟慢,定失名城.胜和败关系着社稷安危,怎能够坐看那大厦将倾.谁不知俺杨家辈辈忠勇,镇边关御敌寇,世代元戎.

     众唱:聚将鼓止不住响连天,想必是太君把令传。重整甲备战鞍,学一个三箭定天山。

     八姐九妹:八姐九妹重披挂,还是当年巾帼侠。大河源头驰烈马,姐妹双双把敌杀。

     穆桂英:扶危定倾赴戎机。

     小满堂:誓与敌寇不两立。

     穆桂英:难得少小怀大志。

     小满堂:咱杨家威名世无敌。

     齐唱:不减当年勇,杀气贯长虹。歼敌如削草,驰马走蛟龙。虎老雄心在,依然老威风。保国安社稷,还是杨家兵。

     穆桂英:太君放心莫操念,十万羌贼视等闲。想当年,黄河两岸马踏遍,长城内外扫北番。一骥马能挡他雄兵百万,破辽冠阵阵都凯旋。老奶奶休把儿小看,身躯矫健胜当年。绣绒宝刀常习练,熟读兵法三更天。此番边境平反叛,易如反掌不费难。非是孙媳自夸赞,亮一亮绣绒刀,贼也胆寒。

     老太君:我一见全家人跪满地,一个个请缨要杀敌,众儿媳人人不服老,小满堂是十三有出息,五辈人英豪气概令人可喜。不由我热血滚滚浑身是力.盗令之事,我不怪.你们且站起。

     齐唱:请太君快传令,咱早日兴师。

     老太君:实可叹宋王爷,无有主意,怕杨家无将才,难保社稷.来来来咱一同上殿去,午朝门外把营立,叫王秀看一看,杨府女将,叫圣上点一点咱军威可齐。定求圣上传圣旨,请下来帅印,咱同去杀敌。

     老太君:在金殿请来了,皇王圣命。百岁人重披甲,我又做了元戎。午门外点人马,誓师出征。救边关扫烟尘,重定太平。

     老太君:定宋刀助令公,疆场鏖战。将无敌刀飞舞,敌寇胆寒。此一番退西羌,边关平乱,随老身再立功,亲到阵前。

     穆桂英:何用奶奶亲上阵,孙媳是你的保驾人。休看西羌贼凶狠。穆桂英一马顶千军。

     老太君:见尔等一个个健壮英勇,不由我热血滚滚往上翻腾。儿媳们老虽老她报国尽忠,小满堂他小虽小他气贯长虹。祖孙们五辈人争着去请命,报国家无半点儿女柔情。看起来俺杨家的威风不减,寡妇军哪,寡妇军胜似那百万雄兵。怀抱着帅令旗呀校场站定,晓喻给杨府里女将们听。文广孙守三关一战不胜,困至在黑风山回朝搬兵。王秀贼是奸党他按兵不动,我二次上金殿又去请缨。王秀贼在金殿又百般辩哄,多亏了那寇天官保咱出征。因此上宋天子才传下圣命,赐帅印才命咱那去把贼平。咱出征可不为爵禄重,也不为讨封把官升。为的民安乐,为的那国太平,为的杨家将啊世代好威名。从文广往上数啊一直到令公,咱辈辈都忠贞,丫环能上阵,家院显奇能。你呀你们看那,那个老杨洪,他威威武武象个老黄忠,他呀他呀他,他不守家门要守军营。在校场把女将一一观定,见孙媳,孙媳妇她依然是呀当年威风。破天门破洪州是百战百胜,交锋时她倒有成竹在胸。老身我惯会把兵用,我调兵,调兵遣将我是上乘。孙媳妇跟前来听我一令,征西羌命你为我贴身的先行。满营的众三军归你调动,帅令旗交于你,你代策行兵。我在此校场忙传令,杨府的将官恁试听。她传令就是我传令,她用兵就是我用兵。咱杨家从来军令重,抗军令就是抗朝廷。见孙媳和儿媳她们齐心听令,此一去定能够马到成功。忙吩咐众三军咱们兵马出动!

     望着众人的表演,无忧很震撼,没想到墨寒轩把男旦艺术演艺的如此淋漓尽致,那身法,那唱腔,简直让人震撼。花旦好演,而反串老旦确实挺难。

     无忧望着那个老杨洪,不禁感叹道:“此人好嗓子啊,唱腔确实了得,而且表演得非常合乎人物年龄,这老生确实不易。不过此人好生面生,以前好像没见过,但他的动作又有点熟悉,不知此人是谁啊。”

     碧芸微微抿嘴一笑,道:“他是千萧的一个结拜兄弟,经常到处去唱戏,而且最擅长老生戏。他的嗓子唱起来很浑厚,从唱腔中没有人能现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是个女孩儿,名叫月紫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