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三章 蓬莱岛集霖诉衷情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诗曰:

     月白风清花袭人,纱窗青灯透双影。

     夜阑万类尽无语,犹闻西楼读书声。

     风雨共济长相伴,互助互勉同路人。

     青梅竹马俩无猜,心心相印是知音。

     朝夕相伴几度春,莫知英台女儿身。

     待到芙蕖出水日,方悟最苦相思情。

     俊逸儒生风流种,窈窕碧玉亦多情。

     花前月下常相会,撮土为香山海盟。

     玉人有意天无意,金玉良姻几个成?

     媒妁之言父母命,棒打鸳鸯俩西东。

     笑问世间情何物,生死相许无所恨。

     今生无缘同白,待到来世叙旧情。

     生不相守死相从,黄泉路上结伴行。

     双双化蝶翩翩舞,恩恩爱爱不绝情。

     行至山脚,依旧不见人,此时烈日当空,琉璃虽漫步山野,但也感觉有些热,便在旁边的一棵菩提树下坐着休息,双手托着下颌,静静等待,希望能等到传说中的仙子。

     日头一寸寸落下,天边的最后一丝余晖也褪去,琉璃有些失望,本来以为可以见到传说中的仙子,却不料是空欢喜一场。

     琉璃突然眼睛一亮,一个念头闪过,想起了白天在山腰上见到的那个小生,似有所悟,嘴角浮现一丝笑容。好一个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啊,真是意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巧合之事。琉璃疾步赶回门中,皎洁的月光里,菩提树下惊现一个字——殇。

     果然是她,想不到她会用这种形象出现,真真是始料未及。琉璃来到杜玄门大殿时,从外面看见了那公子正在和掌门赤胤交谈。琉璃嘴角浮现一丝轻笑,转身回去了。

     且说璇梅给赤胤说明来意,并将灵晓师太的信交给赤胤,赤胤明白原委之后,欣然答应了。璇梅见时间还早,便回房休息了。

     月上中天之时,璇梅整理着装,在杜玄门弟子的指引之下,来到桃花林,只待仙霖降下。

     仙林,即桃木之心在清晨凝结成的集蓬莱四周灵气于蕊心的露珠,极其珍贵,而且灵气最佳,见日灵气即散,必须在清晨天边第一丝亮光泛起之时采集。璇梅便在林中静静等待,看花,赏月。璇梅见此美景,便哼起了小调:

     “莫不是、普救寺、深夜撞钟,?

     莫不是、宝塔顶、风吹玲动,?

     慢移步、仔细听、与众不同,?

     原来是、操琴声、来自墙东,?

     其声壮、似战场、刀枪沉沉,?

     其声幽、似落花、流水溶溶,?

     其声高、似清风、鹤泪长空,?

     其声低、似儿女、私下唧哝,?

     他那里诉不尽想思恨,我这里情意已转浓,?

     曲未终、人不散、尽在默默不言中,?

     怎奈相亲难相近,咫尺天涯各西东。”

     正在入境之际,不远处竟然徐徐传来箫声,清远悠长,宁心静气。璇梅有些吃惊,脸上泛起了红晕:刚刚才想到曲声,不想这时箫声就传来了,这蓬莱岛真的能心想事成?听闻赤胤掌门有一位徒弟,吹得一手好箫声,这定是赤胤掌门的爱徒了。听说此人性格怪癖,为男子却爱红妆,扮成红颜,妩媚动人,不知与我如何?此人传闻不少,在玉惊门总是听人提起,只是一直未得见面,此番或许能见见传说中的红颜了。几番思量,璇梅准备一探真容。

     正在思量之极,璇梅不知不觉中早已迈开了步子,此时更是已身在林外亭中。

     透过皎洁的月光,璇梅轻移莲步,眼光轻轻地向亭中看去,生怕眼光的浮动,惊扰了他。

     哇,好一番倾城倾国的绝世容颜,果然是比真真切切的女子还柔美!

     此时的璇梅,一袭白衣男装,俊美之极,而这亭中,一位粉色佳人,楚楚动人,这一幕,倒也有些看头,算得上是赏心悦目了。

     琉璃收起玉箫,这才现亭外有一人正在注目看着自己,“在下琉璃,并非公子所见之粉色佳人,公子一注目许久,这林中桃花别有韵味,还请公子移目观赏。”

     璇梅脸上突然一下红了起来,她压下心中的不快与羞涩,扑哧捂嘴一笑,淡淡开口:“我叫璇梅,也不是公子所见的男儿。我是玉惊门的弟子,远道而来,也算是这儿的客人吧,你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怎么,不准备请我入亭中一叙?”

     琉璃哑然,顺其语意,请之入亭中坐下。轻轻摇头,一时方道:“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白日上山时动静不小,整个杜玄门都轰动了,我岂会不识得你?况且这些年早就听闻你的名声,小小年纪便能与神器相通,而且修为能与神器相融,想我修行了上百年,武功方入化境。对姑娘,在下是钦佩之极,又怎敢无礼呢?唉,罢了,方才是我之过,请姑娘莫要见怪。”

     璇梅轻轻一笑,一撸嘴道:“这还差不多,总算有点主人的样子了。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架子呢,没想到这就服软了,要我原谅你也简单,你捡一最拿手的曲子吹给我听,吹的好我就不生气了。”

     琉璃抬目凝视着,眨眨眼睛,举起玉箫,悦耳之音缓缓传出。璇梅大惊,居然是一《凤求凰》,琉璃啊,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女子了。璇梅一笑,开口唱了一支小曲: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表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归,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琉璃一阵惊容,突然轻笑,心中美滋滋的:她明白我的心意了!

     璇梅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也笑了。

     悠悠月光下,夜色静谧非常,二人在亭中语说一宵,真是相逢恨晚。虽说相隔百载,可是,有些东西,在情字面前,是没有任何阻碍的。第一丝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阳光普照大地,金光灿灿,好一片祥和之景。

     真是: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