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八章 决裂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杜玄门内,哀声连连,那一声撕心裂肺的最后的吼叫,震彻云霄,是多么的痛彻心扉,又是多么的懊悔。  本来是不情愿之战,本来是友好之战,却是如此下场,一句解释都没有。

     说好的比武,不想却是生死之战,赤胤一声吼叫,吐出胸中那一口怨气,那一声嘶吼,充满了无数的惆怅。直到死,赤胤两眼都一直睁着,含着怨恨,含着疑惑,他就这样含冤而去。

     大殿之中,无不伤心难过,最难过的,莫过于琉璃了,也许是其性格原因,也许是其长期穿女装的缘故,使得他更多情。

     玄云长老望着伤心的琉璃,道:“琉璃啊,你别难过了,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为掌门报仇。玉惊门杀了掌门,我们一定要讨回公道。”

     众人纷纷赞同,嚷着要为赤胤报仇。

     溟罄取下赤胤身上之箭,仔细端瞧,道:“此物好生奇怪,在他们此物场合,怎会出现此物?这支箭淬满了剧毒,看形状,是我杜玄之物,可我杜玄门之箭怎么会射中掌门?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哈哈哈,蹊跷?如今的事实是他玉惊门杀了掌门,不管此箭出于何处,他玉惊门都得赔罪。”说话之人乃玉惊门最年轻的长老玉玲珑,看其年龄虽然不大,但修为不浅,为人豪爽,一向直言不讳,只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那爽朗的笑声,那可真是笑传百里。

     玉玲珑望着众人,道:“我杜玄门在仙界中也是有头有脸的门派,可他玉惊门也太瞧不起我们了吧,自己弄丢了神器,反倒怪罪我们,将责任全推在我们身上,更仗着悯生,来此欺压我们,真是欺人太甚。如今掌门好心答应比武,不想她却出此狠手,杀了掌门,这笔仗,我一定要讨回来。”

     琉璃一脸哀伤,低着脑袋,耷拉着眼皮,道:“各位师叔师伯,还是算了吧,玉惊门虽是失手杀了掌门,但如今魔界虎视眈眈,咱们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啊。再说了,如此冤冤相报,何时方了啊。”

     碧彤怒气冲冲,道:“难道掌门之死就这样算了吗?他们如此欺人太甚,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一定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琉璃望了一眼碧彤,道:“好了,你就别添乱了,如此打杀下去,何时是头?”

     碧彤嘟噜着嘴,:“我不管,反正掌门之仇,我一定要报。”

     玄云长老点头,道:“不错,掌门之仇,非报不可,琉璃,你是掌门弟子,在杜玄门中,你的修为最高,下一任掌门,就由你来担任。你在门中处理好相关事宜,这报仇之事,就让我们几个去。”

     琉璃见众人意志坚定,是铁定了心要报仇,自己也无法阻挡,只好随他们去。

     他多希望这一切没有生,他不想去报仇,虽然这是他最敬重的恩师,也是待他最好的长辈,他很伤心,可他不想因此而去灭玉惊门,他不想她伤心,如果灭了玉惊,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她。

     罗休战场,充满了死亡气息,原本友好一战,却反目成仇,那曾经的友谊,从此决裂。

     一阵无情寒风刮过,瞬间让人心生寒意,一阵刺骨凉意涌上心头。空气中凝固的都是浓浓的杀气,双方敌意相对,双目满仇恨,一场大战,一触即。

     玄云挥挥衣袖,走上前,道:“灵晓师太,你昨日杀我掌门,今日你要付出代价,我杜玄门不是任人欺负的。咱们两派之间的恩怨,今日就作个了结。”

     溟罄、玉玲珑上前,与玄云一起运功,瞬间阴风大作,到处飞沙走石,一转眼工夫,一个阵法展现出来。

     玄云望了灵晓师太一眼,道:“此阵乃我杜玄门的穷极之阵,灵晓师太,请吧。”

     灵晓师太一挥拂尘,对元素等人交代几句,便飞身前往阵中。

     瞬间,阵法启动,一阵毁天灭地的真气迸,灵晓师太使出毕生武功,极力对抗。两道强大的真气相撞,周围万物瞬间被屠尽,地裂尘飞,大地为之一动。

     玄云三人再次运功,将阵法威力挥到极致,灵晓师太用尽毕生之灵,一掌相抗,双方皆被震退。

     溟罄二人维持阵法,玄云拔剑出招,直逼灵晓师太,几招下来,灵晓奇怪略显吃力,玄云运功于剑,冲向灵晓师太,准备用剑气将其震伤。

     两派虽已成仇,然而曾经毕竟也是同盟,虽然灵晓师太杀了赤胤,可为了仙界大局,玄云只想讨个公道。

     突然一阵阴风猛烈地吹着,一团黑云进入阵中,转眼又消失了。待风止云散之际,众人大吃一惊,玄云也是两眼瞪着,一脸惊容,他的剑,直刺灵晓师太,而且从其心口,穿胸而过。

     元素等几位长老一起出招,进入阵中,将灵晓师太救出,双方弟子进行生死拼杀,瞬间杀声四起,血肉横飞,罗休战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双方伤亡惨重。

     最终两派死伤无数,杜玄门因为有些不敌,玄云只好带领弟子,撤回了杜玄门。元素等人也是身受重伤,只好先回玉惊门,安顿灵晓师太遗体。

     绝壁之上,琉璃关注着这一场无情的战争,看着尸横遍野的罗休战场,琉璃心痛,自言自语道:“杜玄玉惊从此反目成仇了,璇梅,我以后该怎么面对你啊?”

     正是:

     昨日把酒笑欢颜,今朝提剑仇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