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章 有情难比翼(十一)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且说无忧与墨寒轩进入沙漠,一路靠寻灵之法在沙漠之中寻找,在狂沙风暴之中,他已显得有些憔悴不堪,曾经自由阁里的他,如今已没有了半丝影子。

     风沙无情地吹着,漫无边际的沙漠,没有一点生机,两条孤独的身影,在沙漠中徐徐前行,风沙淹没了他们的足迹,随着走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们的步子已渐渐缓慢。

     无忧拼尽全力慢慢向前艰难地行走,虽然前路危险,风沙正慢慢夺去他的求生意志,像要吞噬人的生命一样,但他没有放弃,即使眼睛开始出现重影,脑海中偶尔出现幻觉,但他依旧向前行走。青春年少的他,本拥有天下最青春的容颜,而如今,满头青丝已显得凌乱苍苍,胸前青丝已失去活力,在风中已显得苍老。年轻的容颜已显得沧桑,额头已出现几丝皱纹。

     悲伤青竹剑也在剑鞘之中吱吱作响,似乎也忍受不住这恶劣的环境,想要出来开创另一个青天。

     一切是那么痛苦艰难,但他不放弃,没有停止步伐,他的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的意志,支撑着他的精神,那就是让心爱之人重生,只要能让她重生,能让自己有弥补她的机会,他就心甘情愿,即使受再大的苦与罪,都无所谓。

     曾经逍遥自在的神仙眷侣的生活,本来舒适安逸,却因为他的私心,因为他对苍生的责任,而让一切宁静的生活消失,自由阁也从此不再安宁。因为他的入世,随后带来了无数的灾难,但她都无怨无悔,一心一意地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为他奉献,给他安慰,让他快乐,虽然没有了宁静的生活,但她从来没有怪罪他,对他,依旧如当初一般,矢志不渝。虽然她还是如以前那般关心自己,也表现得很快乐,但他知道,自己亏待了她,自己对不起她,她为自己付出了所有,最终却因为自己,而使得她遭受劫难,离自己而去。

     重生之法,在仙界是禁术,因为重生违背了自然之理,触犯了天规,是要被整个仙界诛杀的。但他不怕,哪怕与整个天下为敌,他也无所畏惧,他只要她复活,只要她能复活,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因为这是自己欠她的,她为他付出了一切,如今,也该是自己为她付出的时候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迈着艰难的脚步,两人循着灵气来到了沙漠之心,漫无边际的沙漠之心,居然是以前绿洲,两人欣喜不已,满身的疲劳瞬间都消失了。

     望着眼前的房子,两人大为吃惊,房子外形很是特别,就像一个人的头一样,眼睛,鼻子,嘴巴,舌头都有,最引人注目的乃是那伸长的鲜红色的舌头,就像吸血鬼的舌头一样,房屋的外形让人一看就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心中不禁生出些许寒意。这房间与当初在潭浠城深山中所见的简直一模一样,看来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

     无忧轻轻敲响院门,道:“请问贵主人在家吗?我等路过此地,天色渐晚,不知能否在此借宿一晚?”

     恨情仙子没有开门,道:“你们离开这儿吧,这儿没有住处。”

     从其声音中,无忧听出其有些不高兴,似乎并不欢迎。

     无忧道:“贵主人,我等实在没地方去,恳求让我等叨扰一晚。”

     “啰嗦,我都说过了,这儿没有住处既然不听劝,那我只好送客了。”

     说着门一开,一掌强大的掌力从里面击出来,无忧急忙运功,出掌化去掌力。

     墨寒轩有些生气,道:“贵主人也太不通情达理了吧,我等就为了寻个住处,用得着如此动武吗?这也太不礼貌了。”

     突然,恨情仙子从里面飞出,一掌击向无忧,无忧急忙出掌,二人掌力相碰,各自震退。

     恨情仙子大惊,其武功与打伤璇梅的那一掌十分相似,顿时怒气冲冲,出招攻击,招数狠毒,欲致人于死地。

     无忧甚为不解,面对危机,只好处处闪躲,只守而不敢攻。

     二人无忧一边打一边解释,然而恨情仙子哪里听得进去,招数一变,又是新一轮的攻击。

     这时,两个身影出现,一招将二人隔开,原来是凌宇二人到了。

     龙辰逸望着恨情仙子,道:“师姐,还请住手,大家都是自己人,他们是我的朋友,这其中有误会。”

     恨情仙子收招,道:“原来是你啊,那你解释一下,之前璇梅被人打伤,所中掌力和他刚刚使用的武功十分相似,这难道是巧合?”

     龙辰逸道:“师姐,他们是我的朋友,是绝对不会伤害璇梅的,师姐不信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我吗?至于武功相似,这我倒是无法解释。”

     无忧若有所思,道:“武功和我相似,看起来与我有些关系,也难怪姑娘要怀疑我,不过我确实没有去过玉惊门,我之前听闻玉惊门被魔界围攻,所以派了我师弟前去,如果我真要杀她,又何必派人去帮助玉惊门?”

     龙辰逸点点头,恨情仙子见状,道:“既是如此,此事我一定会查清楚。”

     龙辰逸望着恨情仙子,道:“师姐,璇梅真的在你这儿吗?”

     恨情仙子点头,道:“是,她受了伤,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无忧望着眼前这人,在她的头上有一支发簪引起了无忧的注意,那是一镀金簪子,簪子形状如一条蛇状,蛇头竟然是一面目狰狞的骷髅头。

     无忧想起一些事,望着恨情仙子道:“看这房子的构造很是特别,姑娘的发簪更是奇特,不知姑娘与夜郎古国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