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二十五章 又一个自由阁阁主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无忧等人离开沙漠之心以后,连夜奔波,匆匆赶回天机阁,一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然而到了天机阁时,这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很清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

     虽然一路平安是好事,但这太出乎意料,无忧心中一点儿也不踏实,他害怕敌人又有什么阴谋,毕竟这次所遇到的对手,是一个可以操控一切的厉害角色。

     傍晚时分,无忧安排好一切之后,独自来到池塘边上的七星亭,欣赏落日余晖,也思考一些事情。

     不知不觉,又想起了东方舒羽,这场景,曾经是多么甜蜜温馨,而如今,只有独自一人欣赏这满天的晚霞。

     多年前的自由阁,也有一座七星亭,那时的无忧,还是高高在上的阁主,对天下之事,不怎么关心,每天做的,便是练练功,下下棋,给山中精灵弹弹琴,那种日子,真是幸福。

     每天早晨,当第一抹阳光站在地上的时候,无忧便与东方舒羽坐在七星亭里看日出,七星亭是无忧山最高的地方,最适合看日出。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说说笑笑,待太阳完全离开远方的地平线,两人取来乐器,共同奏响,谱一曲美妙的曲子。琴箫合奏,一轻快曼妙,一悠长深远,一阳刚劲足,一温柔若水,相辅相成,妙不可言。

     待黄昏时分,两人坐在秋千之上,一边荡着,一边欣赏满天的晚霞,时而打趣说笑,时而吟唱小调,那场景,甜蜜之极。

     如今七星亭前,唯有一人独赏,如此场景,不得不让人叹息。

     看着天机阁中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练武的他们,无忧心中甚为难受,为了让他们提高自身的武功而有能力自保,并且有能力完成任务,无忧不得不狠心去折磨他们,为了练功,为了有自己独特的武学,所有人都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虽然不忍心如此,但为了他们,也为了自己,不得不狠下心,把自己变得无情,更加残酷地折磨他们。

     无忧转头,发现执念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边,也看着这落日余晖,表情依旧很淡然,冷漠之中带几分迷惘。

     执念从他的眼神中知道其心中所想,不禁叹息,道:“真想不到,平日里对他们无情残酷折磨的你,原来私底下也悄悄伤怀。看着伤痕累累的他们,真让人心疼,可看到你如今这情况,更让人心疼,明明不忍心,却还要咬着牙坚持,虽然逼着他们训练,使他们倍受折磨,但最难受的其实是你。”

     无忧微微一笑,道:“我哪有,我会是那种人吗?”

     执念道:“骗得了别人,可你骗不了我,如果不是心疼他们,你会每天晚上等他们睡着后悄悄去看他们的伤势吗?如果不是心疼他们,你会花费精力制作效果最好的伤药吗?他们所泡澡的药,看似平常,其中却包含了贵重的药材,不仅有疗伤的功效,还有增强内力的效果,如果不是心疼他们,你会这样吗?”

     无忧微微笑了一下,有些难堪,道:“没想到你对我如此上心,我的一举一动你都了解。”

     各自沉思一会儿,无忧淡淡开口道:“回来多时,怎么不见尘沫姑娘?她可是我请来教他们学习乐器的,江湖行走,离不开乐器,而且以后行动,若能用乐器代替兵器,或许效果更好。”

     执念道:“最近几天因为练习弹琴,还有练武,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天机阁内的药已用完,她和洛姑娘下山去买药了,还没有回来。说实话,尘沫姑娘看似个子矮小柔弱,没想到训练起来恪尽职守,相当严厉,对他们似乎太过严厉了。”

     无忧摇头,道:“这是我吩咐的,如今对他们严厉,日后行动时就少受点苦,只有现在练好了本事,才有自保的本事,只有能自保,才能去完成任务。”

     执念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可你当面残酷训练,私下里却暗自伤心,这又何必,一切顺其自然,不也挺好吗?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阻止你。沙漠之心一行,想必已取得你所要的东西,接下来当如何?难道你真要利用轮回钟,让东方舒羽起死回生吗?”

     无忧点头,道:“这是我目前唯一要做的,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活着,之所以不惜代价寻找重生之法,便是为了救她。我亏欠了她,就一定要补偿,不计代价。我已让逝千萧准备好了一切,等结束这儿的事,我便会自由阁,那儿是她离开的地方,她的肉身魂魄都应该留在了那儿,我找遍了世间所有地方,都没找到,看来只有上自由阁,才能让她重生。”

     “不可啊!”执念紧张道:“你这样做是犯了仙家大祭的,仙界如今对你,已非当初那般,如果你动用禁术,让她起死回生,这违背了天规,仙界必将不会容你,你若执意做,那你就是与仙界为敌啊。如今魔界已让你自顾不暇,若再与仙界闹翻,那就是与整个六界为敌,到时候就算你复活了她又能如何,你有本事保她无虞吗?”

     无忧坚定道:“我不管,就算与整个天下为敌,我也不在乎,我一定要让她复活,谁阻挡我,我就灭谁,若天下与我为敌,我就灭了天下,总之,我一定要让她重生。”

     执念见状,知已无法改变,长长叹息,道:“我取名执念,没想到你的执念比我还深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始终还是放不下,你的顽固,和当年一模一样,不仅没有改变分毫,反而更加执拗了。”

     无忧笑了一下,似乎是讥讽自己,又像嘲笑执念,道:“我是执念太深,然而你不也是一样吗?如果不是如此,当初你也不会执意离开,这么多年没有来往。”

     这时凌宇来到亭中,道:“无忧,刚刚收到消息,最近江湖中出现了一个自由阁阁主,而且今日被长生门之人打败,并被他们带走了。”

     无忧很惊讶,道:“自由阁阁主?是什么人冒充我的身份行事?这胆子也太大了吧,自由阁阁主一向是六界的一个忌惮人物,对于魔界和长生门,他们对之恨之入骨,而且六界人人皆知,自由阁阁主早就被杀死了,此人在此时假扮自由阁阁主,并以此在江湖中行走,他是找死吗?他脑子没毛病吧。”

     执念淡淡地道:“他也许真的是找死,然而天底下有这样找死的吗?自由阁阁主的身份,在六界是相当瞩目的,如果明目张胆,恐怕是有心暴露身份,故意让别人发现,吸引注意力。”

     无忧恍然大悟,道:“我们从沙漠之心回来,一路上很平静,我一直觉得奇怪,现在想想,看来应该是此人的身份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他们专注于此人,而此人对他们的威胁最大,故而暂时放过了我们。此人到底是谁,可有查到他的身份?”

     无忧两眼盯着凌宇,凌宇表情有些不自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无忧见状,道:“看起来你是知道此人的身份,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我的身份在江湖中明目张胆地行动?”

     凌宇难堪不已,吞吞吐吐道:“其实不是别人,他就是欧阳佩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