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第三十五章 促不及防的变故
最快更新七星自由记之痴情诀 !

    话说绝尘宇自离开天机阁之后,便往九绝宫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心中都在思考天机阁的变数,觉得其中有些地方似有蹊跷,用觉得不对劲,但是一时又无法发现。

     一路思索,不觉已至半道,正思索之际,猛听得有人叫唤,忙抬头一看,正是玄弄影等人。

     绝尘宇上前,眼中带有几丝怒意,道:“玄弄影,你身为魔界四魔之一,我对你极其信任,将魔界大军全部给你指挥,可你呢,为了你自己的野心,欲吞并六界,成为一方霸主,你以为要攻打仙界与人间是那么容易的吗?你居然还去找长生门的人合作,而且还去招惹天机阁,你可知道长生门的人都是什么人?他们的野心你可知道?天机阁的实力你又知道多少?惹上天机阁,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我给你说过,不准私自用兵,可你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你是不是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玄弄影道:“魔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魔界,这么多年,魔界被仙界以及人间欺负,处处受压,屡屡遭到凌辱与屠杀,魔界子民被他们欺负了这么多年,难道我们不该反击吗?他们如此瞧不起我们魔界之人,无论我们做什么,他们都认为是错的,既然如此,索性就灭了仙界,让我魔界一统天下,让他们也体会一下被人虐待的滋味,我做的,都是为了魔界子民,难道这也有错吗?魔君你忍了这么多年,可仙界对你又如何?还不是认为你是大魔头,处处针对和欺负你,你虽心存善念,可在他们眼中,你永远都是无恶不作的魔头,是人人得而诛之,他们从来不会正眼看你一下,难道你真的忍心如此受人欺凌吗?”

     绝尘宇道:“够了,别再说了,我有我的原则,我说不能用兵就不能用兵,我现在还是魔界之主,既然你们奉我为尊,那一切就得听我的命令。”

     玄弄影知道违背命令的后果,只好低头应允,他走到绝尘宇身边,趁其不备,突然手掌运功,元功瞬间提升至最高境界,一掌击在绝尘宇的背上。

     绝尘宇促不及防,顿时一口鲜血喷出,身受重伤,他两眼疑惑地望着玄弄影,心中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始终不愿意相信,他会向自己出手。“这,这是为什么?”

     玄弄影冷笑,道:“你还是太年轻,也太单纯,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说实话,其实我并不想杀你,可是你呢,一再破坏我的事,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魔界,都是为了你,可你呢,永远不领情,总认为我做的是错的。你与我魔界最大的敌人成为了朋友,这是对魔界的背叛,你的所作所为,已没资格再做魔界之主。既然你不同意我的做法,那我也没必要留着你了,我效忠了你这么多年,也足够了,魔界统一六界,是必为之事,为了魔界的大业,你必须死。”

     绝尘宇心中懊悔不已,恨,痛,心已碎,只能用笑,掩盖心中的痛,他恨自己。“你觉得凭你们几人的武功能杀我吗?”

     玄弄影道:“以前确实不能,但现在不一样了,刚刚那一掌,便是特意为你而留的,掌力十分刚劲,此时此刻,你的心脉已损,武功只有原来的五成,凭我们几人的实力,杀你绰绰有余。”

     绝尘宇有些不明白,道:“你怎么知道我武功的弱点?这事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难道是无机子?他在我魔界修行多年,知道这个也确实有可能,你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他隐藏在我魔界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玄弄影轻轻一笑,道:“告诉你也无妨,他与我一样,都是有志向之人,而且有同样的敌人,志同道合,他要向自由阁报复,进而灭掉人间,而我要灭仙界,必然也要灭自由阁,所以我二人定下计划,一同灭掉自由阁。”

     绝尘宇道:“那当年东方舒羽之死是不是也与你有关?”

     玄弄影道:“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好了,你该上路了。”

     说完玄弄影等人运功,杀招顿现,绝尘宇被逼上绝路,知道此时不宜久战,于是强忍伤痛,运足魔功,极招攻击。顿时双方纷纷见红,绝尘宇随即虚晃几招,匆匆逃走了。

     玄弄影大为震惊,他没想到绝尘宇还有如此武功,受了如此重伤居然还能使用魔功,而且还伤了几人。知道其难以对付,便没再追,他如今已身受重伤,即使内功再深厚,中了那一掌,也凶多吉少。玄弄影于是带着众人回了九绝宫,并派人去打探绝尘宇的下落。

     绝辰宇逃走之后,一路奔走,然而因内伤十分严重,刚才又强行运功,如今伤势更是重,脚步也逐渐变慢。不知走了多久,体力不渐渐不支,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躺在一间小茅屋内,房间虽然简陋,但布置得井井有条,所有东西都十分秀雅,而且隐隐有清爽的花香,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这时门打开,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传来,一位姑娘慢慢走进来,只见她轻移莲步,不一会儿便来到绝尘宇面前。

     绝尘宇轻轻抬眼,望了一眼眼前的姑娘,顿时大为震惊,两眼瞪得圆圆的,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就这样久久愣着,好一会儿才说出几个字,“怎么会是你,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