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9章 骨宅·续缘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在看到莫锦献甩开她安页的手,她满脸失落的样子时,他便知道,安页并不是莫锦献的唯一。
     那就让她成为银殊逸的唯一!
     但是安页的身体开始慢慢消失……
     消失了……
     为什么,还会消失?
     为什么,还要让她消失!
     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盘,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
     命运,曲线变化,让人在岁月的沧桑里分离,轻易让人支离破碎……
     他不能骗自己,他看着安页静美却渐渐模糊直至透明的面容,恸哭起来。
     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他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天空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
     五十年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蹒跚着,穿过阴沉的惨淡阳光笼罩着的,这片奇异静谧的森林,走进了传说中神秘莫测的“骨宅”……
     骨宅,室如其名,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尸骨,死去的人们的尸骨最终将出现于此,骨宅里面住着骨王,关于骨宅的所有的传说版本太多……
     传说骨宅藏珍蓄宝,得到其中一件便能富可敌国……
     传说骨宅阴冷森寒,踏入其中无异于踏入地狱……
     传说骨宅落处多变,有缘人才得以一见……
     当岁月把身体雕琢成朽木,当艰难把心打磨成茧的时候,唯有尸骨永存对你的爱恋……
     每一截尸骨即是每一个灵魂,每一段生死大爱……
     它一诺千金,它至死不悔,它豪情万丈,它也柔情化骨……
     传说如果人们有机缘,可以从中认领自己爱人的尸骨,肢识骨语,便可再续前缘……
     关于骨王的传说则相对负面……
     人言其面目可憎,脸色惨白如鬼,嗜爱藏骨,脾气乖戾古怪……
     人言其为野兽怪物,庞然大物,不能发声,不能听明,心肠恶毒……
     人言其在夜色降临,皓月当空的时候,骨王会犹如中了魔咒一般,开始猎杀,骨宅内的每一段尸骨都是他掠杀的成果……
     银殊逸老人万万没想到骨王竟然是一个看起来年仅十八岁的少女“。
     她的容貌只能算是秀气,偏瘦弱,有一种瘦骨嶙峋的感觉,但这样的一个渺小的女子却让银殊逸感受出了一股子冷,让他不寒而栗……
     似乎带着一种永恒的肃穆,一种黑色而凝重的命运景象……
     “仙人……”骄傲如银殊逸,也吐出了沧海桑田后寻“她”无果终示弱的字句。
     “我叫所锦,请随我来。”瘦弱女子引着银殊逸进入内宅,银殊逸看着各种牌位画着他看不明白的符号,牌位旁边是一截截的尸骨,幽光下,一切都变得可怖!
     但他没有显出一丝害怕,而是上前用手颤颤巍巍地抚过每一个牌位……
     能够来到骨宅的人必万中挑一。
     能够来到骨宅的人必苦寻骨宅多年,对于骨宅的法则烂熟于心。
     能够来到骨宅的人必用情至深。
     你能用肢体接触牌位听见尸骨的物语吗?
     银殊逸沧桑的手掌抚过一个个牌位,
     眼前的木质品木质坚韧、具有雕刻的全部优点,是雕刻的上等材料,单看一眼,便轻易可见其中古色古香的高雅素净;纹理细密、雕刻技术精湛得无法形容,只让人错觉甚至上面的每一个字符,每一旋纹路都是用匠师的心血为原料凝就打造的……
     遗憾的是,这些艺术瑰宝,竟然是让人深恶痛绝的,牌位。
     指尖滑过,
     毫无声响。
     直到指尖触到一个褐色蔷薇纹牌位……
     “我还是习惯你一脸淡漠的样子。”
     ……
     ……
     续缘-----三年后......
     一架精美的私人飞机上,除了驾驶员,便剩下了银殊逸和安页,安页侧坐在他身上,小脸轻轻靠着他温暖的胸膛,颈上可永远保存肉体,鲜活的项链让她三年来,依旧不变温婉静柔的睡容。
     银殊逸轻轻吻了吻她的脸,他承认他很自私,自私的想把她永远留在身边。
     她已经为莫锦献做的够多了,生前受的苦也足矣,现在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抢走她,即使是莫锦献,他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兄弟!!
     来到一座优美无比的孤岛,银殊逸便一路抱着安页,来到一栋美轮美奂的别墅。
     此生,银殊逸只想好好守着安页,便在三年前一口气买下了这座岛,将安页永远藏起来,极端的留住唯一属于他的来不及抓住的幸福......
     将安页轻轻放在干净柔软的床上,银殊逸的指尖,细细描绘者安页秀美的轮廓,低头欲吻她的额头,忽见她睫毛轻动,浅浅的睁开了眼,带着一丝迷茫。
     银殊逸只感觉心口被狠狠的撞击着,呼吸一下子停滞下来,不敢轻举妄动,怕这只是他的幻想,怕他醒来,又只能看见安页毫无气息的模样……
     安页指腹轻滑过银殊逸的脸颊,眼里带着一丝柔和,原来三年来暗夜的力量一点点地在安页身上幻灭......现在的安页已经成为了普通的凡人。
     只是原来的安页作为死神根本就没有呼吸,所以那三年才会毫无声息!
     然而即使沉睡,安页也是有意识的。
     三年来,她每天都知道银殊逸将她抱在怀里,轻枕着她的肩膀,他的呼吸就在耳边,心跳沉稳而有力;
     她知道他为她抛却院士的无尽荣耀,成为一个无名的摄影师,将沿途的风景和趣事一一拍下,回到小岛,用宽厚的大掌包裹着安页的小手,在她身边诉说着一个个美丽而动人的故事;
     她知道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对安页讲出的,他来不及说出口的情意;
     她还知道他每天都会为她轻拭柔美的身体,而后将一件一件衣服小心翼翼的为安页穿上,他指尖灼热的温度,让空间里面的安页脸颊发烫,怦然心动............
     “我已经成为普通人了......”
     听到安页说话,银殊逸才敢相信一切不是幻觉!
     恍若隔世的重逢所带来的欣喜与悲痛,让他觉悟人生的挚爱,灵魂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