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9章 倔强男儿·杀手天性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当时他竟没有昏迷!
     明白这一点的我,不寒而粟!
     “你用什么让我留下你。”我声音有一丝发冷。
     “小公子身上有猫灵儿的气息。”我眼神一凛,盘算着自己将梭奴击杀灭口的胜算,但我发现梭奴武功气息并不弱。
     梭奴将我苦苦搜寻的冰镜递给我:“梭奴可以辨认天材地宝的气息,可以为小姐寻找天材地宝来报答小姐救命之恩。”
     我趁机发问:“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猫玲儿吗?”
     “猫玲儿,我只感受到小公子身上的气息,但我知道集齐十大宝物即可代替猫玲儿的功用,它们分别是冰镜......,目前小姐以集齐三件。”
     “我可以留下你,但如果背叛,你会知道我对知县做了什么?”
     不久梭奴又发现了另一宝物的下落,我欲与之前往,却被梭奴制止:“小姐不必梭奴自将其带回。”
     我想起了梭奴的满身伤痕:“你不必如此拼命的证明自己,我知道你的价值。”
     “请小姐应允。”
     梭奴依旧毕恭毕敬,却执著而又固执,最终我允了他的请求:
     “快去快回。”
     好一个倔强的男儿!
     我心里对他充满好感,这样的人,用得好,便是一把利刃!
     四
     没有再理会梭奴的事情,我投入了自己古武的修炼中,运转一周天后快速洗去自己身上的污秽物,回头却睁大了眼睛,只见梭奴立于窗户旁一动未动。
     “你何时回来的!”我满脸寒意的质问着像木雕般的梭奴,也有一丝懊恼,她没想到梭奴寻找天材地宝会回来得这么早!
     “小姐沐浴前。”
     我末忍下咬牙切齿的冲动:“为何不敲门?”
     “杀手天性。”
     我想起自己也有独衷爱于翻窗而入的癖好,竟对这理由无话可说,梭奴送上找到的宝物:
     “请小姐责罚。”
     我看了看宝物:“不必了,你已将功补过,但我希望你记住,下不为例!”
     想到自己沐浴的全过程,尽全给这个木头看了去,我恨不能马上逃离此地,或让梭奴完全消失于这个世界上,但同时也引起我的深思:
     梭奴竟可在自己毫无知觉情况下潜入房间,像他这样的的人,这世界究竟存在多少?自己的命运会否在某一天掌握在别人手中?
     五
     很快在梭奴帮助下,收集宝物的进度越来越快,宝物也聚集得越来越多。一次,我和方忘坐在梭奴驾驶的稳步前进的马车,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突然马车一阵摇晃,我刚稳住,身子便被方忘推倒撞在马车外的梭奴后背上,掀帘一看,竟发现一只水桶般大的黑蛇,正猛烈攻击着马车,我抓起方忘,然而自己却被梭奴抱起飞落在地面上,马车在下一秒被黑蛇四分五裂:“把猫玲儿叫出来。”嘶哑的声音发出。
     我认出了这黑蛇便是在现代她遇到的黑蛇。我和梭奴脸上现出一丝凝重,黑蛇的功力显然有所增长,上次见他的时候,他只能疯狂吼叫,而这次却可以发出怪异的人声。
     我用点燃的火折子攻击黑蛇,然而却被黑蛇用尾巴甩回,梭奴长剑一旋,便见火折子来而复返,直刺进黑蛇尾部,我的火折子是经过特殊制造的,直让黑蛇发出愤怒嘶吼声,迅速逃离,逃走前全身发刺,针刺似万箭齐发般淹没了我们……
     我带着方忘快速离开,本以为武功卓越的梭奴也可以避开蛇刺的攻击,却见梭奴只来得及躲闪一边......
     我听见了我心脏收缩的声音!
     我快速冲向他,梭奴的身体被毒性侵蚀得摇摇欲坠,扶住他,我迅速喂他解毒丹才勉强抑制住毒性的扩散......
     回到客栈,天空已是繁星点点了,我解开梭奴的衣服,发现新伤加旧伤竟密密麻麻布满了他的上身……
     我的心有一刹那的不知所措,就像平如镜的湖泊忽然掀起惊涛骇浪,半晌,心里都是辛酸与心疼,它犹如一道闪电,以光子的速度,刺入我的
     心田,疼痛流遍我的全身……
     但我感觉受伤并不能导致这个缜密的男人犯下如此大的失误,继续翻看着梭奴身上藏着的隐性原因,而后在接触到梭奴的眼睛时,却见已醒的说梭奴轻巧地避开了
     “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凝望着那如深墨般的眼睛,发现梭奴的左眼竟有一丝空明:
     “你的左眼失明了,为何不说!”
     我有些生气,也许是梭奴平日的沉默少语,毫无怨言,让我以为他永远不会受伤,但今日他身上的片片点点如网丝般的伤口,却在证明着跟在自己身边,他到底吃了多少苦?
     如果不是黑蛇的出现,他到底还要隐瞒到何时?自己还能自以为是到何时!
     “不要有因左眼残缺而想离开的心思,一只眼不能掩盖我需要你的事实。”
     我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内疚,强硬的说道。
     自从认识到自己连累了我后,梭奴便疯了似的加倍狂练剑技,让我这个对自己心狠手辣得令人发指的地步的人都于心不忍,这天,我看着又在不断加大背运石头重量的梭奴,走向前:
     “放下。”
     梭奴没有犹豫,听话的将石头放下,静等我的吩咐。
     我只想把他的榆木脑袋当球踢!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胸腔怒气满满!
     梭奴的衣裳完全湿透,额头上汗珠直泻,让我更气愤的是梭奴面色平静,竟好似若无其事般,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轻诉着这个男人刚刚究竟进行过怎样的炼狱训练!
     “把手给我。”
     我看着石块上的斑斑血迹,便可猜出梭奴手中鲜血淋漓的画面。
     “给我。”我再重复一遍。
     梭奴握紧拳头,久久未伸手......下一刻,只见我细嫩的手掌多了一条细长的伤口,鲜血涌出,止末将血撒于石块之上。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忍,皱起的眉头。
     心情大好!
     “梭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对自己如此冷酷无情!”
     梭奴快速为我包扎,我甩开他的手:
     “先管好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