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27章 造谣·工具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听到这,楼衣不觉心中一暖,楼衣看了看黑衣人,便客气道:
     “墨一是吗,我能请你帮我个忙吗?”
     “姑娘请指示。”
     楼衣便开始把无期国将要发生洪水的事情,包括她的打算都跟墨一说了一遍。
     “我们必须在洪水来临之前,将百姓安全撤离,另外我们必须备好足够的物资来防止洪水的打击......”
     墨一虽然诧异于楼衣所说的无期国将有天灾的预言,但主子在派他过来之时,命令自己必须完全听从楼衣的话,所以墨一也没有说什么,便按楼衣的要求去执行命令了。
     楼衣看着墨一的离开,不由勾唇一笑,看来这又是萧墨渠吩咐的吧,这个男人真是什么都为自己想好了啊。
     那现在自己该好好想想该如何向零天奕说明这一切了,若能够得到他的帮助,这件事情就可以得到更快的解决了,这样损失才可以减轻,但一想到零天奕那柴盐不进的冰块脸,楼衣第一次感到了头疼。
     陷入沉思的楼衣并没有看到门外一闪而过的黑影...
     很快,天灾将至的消息便传遍无期城,墨一的高效率让楼衣不禁对其高看一分。
     事情很快便有了成效,一些百姓们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早早便拖家带口地逃离至别处;
     但还是有一些人们不但不相信,反而嘲笑那些听风就是雨的愚蠢人们并开始咒骂那个随意传播谣言的小人……
     楼衣揉了揉额头,对剩余的人一筹莫展,走到客栈外的空地处,正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却发现一个小男孩正蹲在那里挖着土,楼衣走到小男孩面前,问道:“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人呢?”楼衣眉头紧皱,对于小孩做法的极度不赞同。
     小男孩抬起头,纯真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好看的姐姐,答道:
     “姐姐,我叫小月牙,母亲正在里面与掌柜谈价钱,母亲让我在这里等她。姐姐,我想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像传说那样,在这里栽下的树枝都不会发芽啊,我要亲自见证。”
     这样熟悉的话语让楼衣愣了愣神。
     这曾是她去到无期博物馆的初衷,也是一切意外的因由。
     “姐姐,你要来一起种树吗?”
     看着男孩天真的容颜,楼衣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笑道:“你很喜欢这片土地吗?”
     “那是当然啦,母亲说过,这可是我们的家!”
     “若是你们必须离开这片土地,你愿意吗?”
     “为什么要离开?我才不离开呢,我还要看着我的小树枝生根发芽呢。”
     小月牙天真的话语让楼衣再次晃了神,不想离开吗...……
     救灾行动陷入了僵局。
     过了几天,官兵竟然开始镇压要离城的百姓。
     楼衣听着墨一的禀报,她握紧了拳头,急忙赶到城主府,碰巧与正要离府的零天奕迎面而遇,显然,零天奕也看到了楼衣。
     他走到楼衣面前,一把攥紧楼衣的手,冷声道:“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无期城妖言惑众!”
     看着零天奕饱含怒火的眼眸,楼衣便知道定是自己放出天灾将至的消息败露了,她任由零天奕抓着,没有反驳。
     但这样的行为却让零天奕更为恼怒,“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所散播的谣言搞得无期城人心惶惶,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随着零天奕语气的加重,他攥着楼衣手的力道也在加重,楼衣眉头皱起后又舒展,抬头无惧地看着零天奕:
     “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但这不是谣言,天灾真的要到了,只是因为我没有能够说服你的依据,我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你让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愿以我的性命做担保,最多五天之内,天灾将至,若到时候真的是我错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零天奕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倔强的女子,刚想开口,却听到一阵破风声,
     “放开她!”,有什么东西向着自己抓着楼衣的手袭来。
     零天奕放开楼衣的手,下一秒楼衣便被带入一个熟悉的怀抱,萧墨渠心疼地看着楼衣那淤青的手腕。
     他将楼衣拉到身后,抬手便向零天奕袭来,“你竟敢伤她!”
     而零天奕也早有防备,躲开了萧墨渠的攻击,自己也跟萧墨渠打了起来,
     “你们都住手!”楼衣知道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便提高音量阻止道。
     两个男人虽然在打架,但他们都把更多精力放在楼衣身上,所以楼衣一开口,即便心有不甘,两个男人还是停下了手。
     萧墨渠抓住零天奕的衣领,说道:“按楼衣说的去做,我愿以无音国国王的玉玺作担保!”
     这话一出不仅零天奕感到惊讶,就连楼衣都忍不住心下颤抖。
     她怎么会不知道无音国玉玺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她何德何能.....
     果不其然,五天之后,洪水如约而至。
     庆幸的是,那天零天奕终是愿意相信楼衣的话,快速撤离百姓,做好一切的部署,因此并没有出现较大的伤亡和损失。
     楼衣站在山顶上,终于松了一口气,萧墨渠站在楼衣身旁,他看着楼衣,笑道:“楼衣,你一定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总是能在各种细节上征服我……”
     楼衣抬头,看着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男人,眼里的距离感开始消融,以柔和取而代之,她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开口道:“萧墨渠,我..”
     “楼衣,你去死吧!”
     楼衣话没有说完,便被一道极大的力道撞下了山顶。
     “不!楼衣...”这是萧墨渠撕心裂肺的叫唤。
     “楼衣!”这是刚刚赶到的零天奕撕破面具的害怕与不舍。
     在楼衣摔下去时,她看到了希唯那疯狂,扭曲的面孔。
     忽然明白,当初去向零天奕告密的就是她吧,可是为什么?
     她再往前推理,当自己把计划告诉墨一时,墨一知道希维在外面偷听,却没有说破。
     唯一的可能便是希维和墨一是同伙的,隶属于萧墨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