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0章 洞穿·探心魔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祁烨似乎直接可感那绞心的痛苦,那如利刃刺入身体的浪潮般的抽离感……
     骨王虽有再生能力,唯有体内骨头受伤无法速愈,只能如寻常人一般用时间来恢复。
     若是其他人,必定为了解除痛苦,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终止切骨的过程。
     身外之物没有什么用,这个女人是有多无知,才能将如此重要的身内之物拱手让出……
     所锦满怀希冀地看着他,希望他能信守诺言。
     脸上笑容可掬。
     只是指尖滑落的感伤肆意的向周围蔓延开去一隅,让祁烨眼眸微微一闪。
     “你雕刻这枚古兽纽章所为何人呢?”祁烨眼里有了一丝对古章的欣赏。
     “岳熵。”所锦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激动而幸福的。
     “此话当真?钟情于天敌?”祁烨有了一丝惊讶。
     “是的。”所锦斩钉截铁地说出。
     无论何时何地,关于这个问题她都是这个答案。
     “我想你应该知道伤害骨头是你的致命弱点,你送给你的天敌天道主,他若要杀你,岂非轻而易举?”
     所锦摇了摇头。
     “我不会送给他,这是交给您的,是我对您的诚意请您为我找出心魔。”所锦的态度愈加谦恭。
     祁烨没有回答,静静触摸着古兽纽章。
     这个女人让他心里有了一些震撼。
     为他人找寻心魔,对作为魔道主的祁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所锦的诚意完全足够他成全她的要求。
     但祁烨如今并不想让她太轻易得到,他,想对她了解更多……
     “如果我还是说不呢?”祁烨语气恶劣,带着七分的逗弄。
     所锦讶然,难以置信祁烨作为魔道主的出尔反尔。
     所锦明明已经了解到他的心理是得到了满足的。
     她觉得难过,自己又一次认真的成果,是无可奈何的付诸东流……
     所锦勉强扯起一抹微笑,语气带了一分质问,几分乞求:“魔道主怎能言而无信?”
     “我可不是什么天道君子,我是,魔,道,主……”祁烨肆无忌惮地耍赖。
     所锦心中涌起阵阵委屈,眼眶发热,又强自镇定着:“魔道主自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是个性情中人,魔道主喜欢看戏,不如给我一个表演的机会,观赏一场我和天道主斗个你死我活的戏,如果是我赢了,届时魔道主用这块古章损我道行,给我致命一击,岂非大功绩,岂不快哉?”
     祁烨知道所锦是极度怕死的。
     但眼前的女子轻轻谈论自己的生死的平静理智却让他侧目。
     更让他心中触动的,是她,太卑微了……
     为了目的,她下跪,她乞求,她剜骨,她把自己的弱点轻易暴露。
     我只有一颗心脏,你,要伤便伤吧……
     为达目的,费尽心力地全身投入,遇到人们故意忝设的为难,她明明满腹委屈,应该大哭一场,却只是含着泪,继续解决问题……
     就算低至尘埃的卑微,也要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用失去挽回得到……
     这样的人,谁人舍得不让她成功呢?
     他的高高在上,让卑不足道把她隐藏的顽强与辛酸打磨得如此锋锐,几乎洞穿他的心脏。
     在那年入冬的季节,心绪中炙热的风,就和着冷热交替的声息,吹动着祁烨………
     一点一点地敲开愚钝的情殇,让祁烨的眼波倒影,向着所锦的垂头低眸靠近……
     无论是过去远古的交接,还是未来真实与梦想的边缘,四面不透风的坚壁,冬雪照亮的惨白容颜。
     天堂地狱,他终寻得永恒。
     人生是一场苦旅,需要我们跋涉,体贴的友人能分享你的喜悦与秘密,也能分担你的哀愁与难题,在你痛楚的时候,陪你一起静静地流泪。
     这样的朋友,谁都会有,他们来过、又去过,也曾替换过。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会像石子一样,慢慢地沉入记忆的长河。
     但有另一个人给予了祁烨一滴透彻的泪。
     他看见她默然刻下天空中的样子,存入黑夜里的秘密,弥散的大雾隐去它的影子,月色映出了冷意,染上灰色的墨迹,晕染一片光阴,呼啸而过,朝华淅淅,玲珑的泪滴化为风尘。
     从此,有了这样的一位浑金璞玉般的女子,让祁烨的生命,有了些许涟漪,些许色彩。
     他念想着她,默默的看见她,也许此生此世都不会忘记了……
     当祁烨用魔泉看见她的过去时:
     他看见她像平凡女子一般,家境不够突出,她从小省吃俭用,甚至变得吝啬自私。
     贪心,一个人的嘴脸,就是贫穷相。
     她变得极度贪心,蒙昧内心,不知羞耻,通过偷盗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他看见她偷的物品大到货币,小到纸卷,对他而言,毫无偷盗的价值,但那个偷盗的女孩却如视珍宝,也因偷盗揣揣不安……
     甚至为了抢夺小小的利益,而和人结怨,他看到她在学校作为一班之长为了争夺优秀学员的名额,在老师面前不着痕迹地对另一个争夺对手说三道四,脸上是各种平静讲述事实的真诚,事后又为老师惩戒她的对手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虚荣自大……
     继而又笑里藏刀,虚情假意地安慰对手,假仁假义地给予后续帮助,让对手心下感激。
     在弄虚作假,巧舌如簧里“杀人于无形……”
     在转身转头那一刻,勾唇冷笑,对于人性的愚蠢无尽嘲讽……
     而当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结果时,则愤怒,猜疑,嫉妒,烦躁,发狂,烦乱,怨恨,咒骂,孤僻,极端,报复……
     有些人是想往自己的上一层突破,有些人是不想掉落到下一层,固若金汤的沙塔里涌动的暗潮,叫作欲望。
     祁烨看见了所锦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自私自利。
     却也看见了其貌不扬下弱肉强食的野心与无依无靠,画地为牢的自我封闭,自我保护。
     在乎什么,就会被什么所伤。
     就算所锦她自私,嫉妒,贪婪,虚伪,仇恨,堕落,自以为是,骄傲,虚荣,虚假,虚伪,诈伪,阳奉阴违,口是心非……
     但她仍然热爱她的家,热爱她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