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6章 心牢·暴徒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可怕的是,这也预示着她没有一丝对自己的罪过悔改的觉悟。
     也代表着长此下去,有朝一日,所锦的怨气与心魔爆发,必然危害百姓,危害天道。
     “我很失败呢……”裴风第一次现出挫败的神态。
     他已经给她所有最好的照顾,但还是改变不了她的内心。
     她的心,牢不可破……
     像老故事里的泛黄桥段,躺在上面的人故意半聋半哑,隐了声息……
     他看向岳熵,如果换个人,或许能够成功……
     但是,以岳熵的身段,如何可能主动示好……
     高高在上的地位……
     周而复始的重复使命……
     冷雪傲枝绽放白,梅开二度瓣瓣清……
     他的情不属于任何人,而只属于神……
     ————
     香气里的画面转到了所锦遇到天烬的时刻。
     “天烬这家伙太混账了,就没见过他来过几次参与我们的商讨……”裴风的语气有一丝头疼。
     “没来正常,谁让这种商讨这么无聊呢……”祁烨还是挺欣赏天烬的脾气的。
     四大天道主。
     当他们努力成辉煌,万人拥护他们为王。
     然而,身为天道主的他们最多也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在这鲜花簇锦的王座上,他们有太多的束缚。
     权利与地位像个漩涡,带着他们身不由己的忙碌。
     他们的人生就像耩褥草,看似肆意自由,却身不由己。
     四位天道主之间。
     唯天烬最随心而欲,最敢爱敢恨,最敢作敢当……
     自由是一种力量,埋藏在深邃的大海之中,叫人心生向往又不由叹服……
     但因为他的身份,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
     所锦看见了天烬赤着上身速度快、力度狠、击打准地耍拳击,拳击硬木,她不由自主地止住了脚步。
     说起拳击,她只认识,泰森、霍利菲尔德等几个比较有名的拳击手,她对拳击的规则,并不了解,但也明白职业拳击有多残酷,拳击中有人被打出脑浆,拳击比赛中有人头被打掉,有人付出了生命,被对手当场打死!
     著名的拳王默罕默德阿里是受人尊敬的,他就像泰森说的那样,是靠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去战斗的。
     阿里是一位勇士,一个伟大的人。但是多年的拳击生涯使他的头部遭受了上万次重击,这也是他后来宣布退役,并且患上帕金森的罪魁祸首,而且他的指关节也比常人要粗,这是常年手部遭受高强度冲击的后果。
     当年,有一位和拳王默罕默德阿里同时代的职业拳击选手,他是在韩国受人尊敬的拳王,在人民的心中他就像阿里一样伟大,这个人,就是在韩国被称为“人民英雄”的职业拳击选手金得九,他是韩国拳迷们心中永远的痛,他用生命的代价告诉了世人,职业拳击这项运动到底有多危险。
     他在比赛中与对手激烈的对抗,双方的拳头你来我往,好不精彩;但是到了最后,金得九仿佛已经挥不动胳膊了;这场拳赛打到了最后,伟大的拳王金得九倒下了,和往日不同的是,他这一次倒下,永远也没有再站起来。
     他的心脏不再跳动,同时也停止了呼吸,医生鉴定金得九是遭受了太多的重击,才导致他当场死亡,这是拳击界的一大悲剧……
     拳击,是一场死亡游戏……
     …………
     但她仍愿意看拳击,因为选手们肉搏相见,充满震撼的对抗场面,特会将人们,带入他们的世界。
     这就是拳击的魅力,只要到现场观看比赛,激烈对抗的震撼力,就会让人,从此迷恋上拳击。
     拳击是一项非常激烈的对抗性运动,选手需要在擂台上遭受一次又一次的重击,这对一个人来讲,是需要很大的毅力才能够坚持下去的。拳击这项运动风险非常大,拳击手们都做好了被对打退役的准备,这些选手们都是很勇敢的。当拳击手是极其危险的一项职业。
     所以说,拳击手们从业的初始,就已经做好了觉悟,因为他们知道在自己前方,是一条相当凶险的道路。
     然而,和天烬的拳击比起来,现代的拳击简直是小巫叫大巫。
     所锦眼里诧异地看着天烬的“自虐”。
     那样的力度,叫人看着都疼。
     所锦在考虑,要不要上去劝劝这个“疯子”……
     但转念一想,自己又算不上他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干涉呢……
     很快,虽然意犹未尽,但怕打扰到天烬,所锦打算静悄悄地离开。
     “过来。”
     霸气侧漏而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让所锦,诡异地想向他靠近……
     所锦犹疑不决,而后转身就跑……
     实在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她可没忘记天烬对她那么明显的敌意……
     虽然她听过居里夫人说“好奇心是学习者的第一美德。”
     但和自身本命比起来,一切都恰如浮云……
     对所锦来说,失去生命等于失去整个世界!
     一只手拽住了所锦的肩,让她感觉浑身都泛起了警惕防备的疙瘩。
     那只手毫不费力地将所锦扳向他的方向。
     所锦看着与她面对面的天烬,静静看着她的天烬。
     一个个问号在她心里打着疙瘩,让她担心,猜测,焦虑,不安,恐惧……
     “对不起。”
     他说。
     所锦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吗……
     “我不该把你当残忍的骨王看待,对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你也是一个,女人……”
     天烬皱着眉,似乎在搜罗有限的词句,来表达歉意。
     但有些人,天生不适合低声下气的……
     所锦只感觉她被强迫性地接受道歉……
     但她还是好脾气地开口:“没事没事,我好好的……你不用愧疚……”
     天烬看她一眼,便拽着她的手到了练武场:
     “不,你没有原谅我,把你对我的不满用拳头向我发泄吧,像我打木桩惩罚自己般用力惩罚我!”
     所锦这时才明白天烬自虐式的拳击竟然是为他对所锦伤害的自我惩罚……
     所锦呆若木鸡地看着天烬。
     这人……的思维方式……让她好想逃离……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暴徒……
     但她不能否认,她已经……原谅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