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58章 解除情缘·夺吻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冬天,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还夹杂着几分寒气逼人的冬雨……
     风呜呜的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
     太阳也好像怕冷似的,从东边向西边一滑就过去了。
     缺少了太阳,大地便好像丢了魂似的,再也不复往日的生机……
     所锦看着外面的天气,只是轻叹一句,便投入了雕刻工作当中……
     但她的工具还没有拿出来,便有人敲门了。
     所锦疑惑嘀咕:谁会在这种鬼天气来找她?
     细细绵绵的雨淅沥淅沥的落,顺着伞的弧度滑下打成一朵优美的水花,握着伞柄的手修长如玉。
     竟是裴风。
     本该狼狈的画面硬是被他做出了几分赏心悦目的滋味来。
     所锦眼里泛光……
     “公子,你怎么来了……”所锦惊呼,快速把裴风迎进屋去。
     “公子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个好的天气来呀,麻烦公子了……”
     所锦边紧张说着,边快速搬起火炉放置在裴风周围,暖暖他的身体……
     裴风和煦微笑看着所锦的一举一动,所锦除了再生能力强悍外,和普通人一样畏寒怕热,她便以为作为天道主的他们也同样是普通人。
     这女子真是傻得……让人无奈,却并不讨厌……
     “不在这样的天气来,你怎么会让我进门呢?”
     裴风的一句玩笑话,让所锦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拨弄炉火……
     燃烧的炉火让她的脸有一丝通红……
     “公子,我去倒热水给你喝……”
     “阿锦等等,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裴风一句“阿锦”,让所锦心里忽然似海潮翻涌一般……
     裴风一直是叫她“锦姑娘”的……
     今天的裴风真的,哪里很不对劲……
     但所锦选择性忽略那句称呼,只是颇爷们地说道:“公子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帮我一定帮……”
     “上次,天烬可以进入骨宅,是因为他是你的“指识古语”任务缘人,但你作为骨王,是有能力拒绝这个任务的……你能放弃这个任务吗……”裴风耐心说着。
     所锦迅速看裴风一眼,那一眼,让裴风心下微骇……
     那双小而黑的平凡眼睛,静时显露出沉思和热情,那一刻瞳孔不经意地忽然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竟有几分目光如炬的锐利!
     “裴风!原来是你!”
     天烬不知为何,忽然怒容满面地冲进来……
     继而无缘无故地攻击裴风……
     裴风迅速将所锦拦腰抱着飘出房间,避免被天烬误伤……
     裴风身上一阵清香,沁人心脾,让所锦感到舒畅、惬意.……
     “你竟然教她放弃了和我的指识古语情缘任务!”天烬愤懑地指责裴风的“暗做手脚。”
     放下所锦,裴风眼有笑意却也茫然:“我还没成功呢,看来已经有人先下手了……”
     裴风与天烬来来往往,打得不可开交……
     “是我!不关裴公子的事,是我自己放弃的,你不要伤他!”所锦喊着,眉头拧着,看着无端又发疯的天烬。
     所锦看见天烬眼睛变暗了,而后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姗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所锦看见天烬脸色有点青起来,额上的一条青筋涨了出来,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抽动,眉毛抖动得像是发出了声音,两眼喷射出通人的光芒……
     所锦知道,他愤怒了……
     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
     但他脸上同时有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是气得很厉害。
     这种怒气,像针扎一般充满威胁性,让所锦心中忐忑不安……
     在骨王老人告诉她尾随她进了骨宅时,她便已经追问了解天烬是她的前世缘人,她当机立断便拒绝了续缘……
     天烬那样的野兽般的男人她可吃不消……所以她不会后悔做这个决定……
     照理来说,天烬应该是不希望她赖上他的,解除情缘不是正好遂了他的意吗?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呢?
     所锦百思不得其解……
     ————
     六祖坛经里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曰:凡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其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
     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
     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
     所锦发现,无论她用哪方古今圣贤,妖魔鬼怪的道理,都说不通天烬……
     天烬带她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后,对她说了一句“我喜欢你。”后便一直沉默看着她,让她简直毛骨耸立……
     “你应该是饱读诗书的,诗书里大师也劝诫我们感情不能勉强……”
     所锦苦口婆心地劝解着不知怎么回事会喜欢她的天烬……
     但讲没几句,所锦的身体便被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愤怒使他浑身僵硬得像块石头,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怒意的吻里面。
     她小时候幻想的黑马英雄,如今触手可及,但她却少了几分悸动……
     天烬说吻就吻,毫不扭捏,毫不羞涩的举动叫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所锦还没有反应过来……
     虽然自己某种程度上是个花痴,但是……
     内心思绪万千,所锦却噤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