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70章 假章·恶斗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人的一生天天都活在欺骗和谎言中,不管是发指于爱,还是善意的,其实都是在欺骗和谎言。
     所锦看着在她怀里安然入睡的艳丽男子祁烨……
     所锦不知道,她该不该去相信……
     然而所锦的选择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又坚定不移地保持最初的决定了。
     她之所以没有选择岳熵下手,原因便是他对她的决定太具影响力……她害怕自己的动摇……
     而对于天烬,不知为何,她本能地不想欺骗他……
     对于天烬,她无可奈何放与不放,她和他的偶然情缘没有命定的解释,她相信这场感动缘起于心……
     那一场感动不可能伴她一生,但终究陪了她一程……
     她会离开。
     故而,现在的铭记终会被时间风蚀,从此她会把自己锁在记忆里,等待时间千回百转,把他心里对她的爱恋阴影退却……
     时间轮回下风化的沙丘,终会有新的绿洲……
     天烬必然有更好的选择。
     她不适合他……
     ————
     外面岳熵已经发现她逃走的举动,并下了天道通缉令。
     虽然所锦早知她没方法隐瞒太久,但没料到如此之快,她便被发现了,果然,岳熵的能力还是不可小觑……
     所锦加紧了手上纽章打磨出断骨的速度。
     但奇异地,纽章竟然着起火来!
     所锦眼睁睁看着她费尽心力雕刻的纽章变成一堆灰烬……
     不,这枚纽章是假的!
     所锦有一丝慌张,她的纽章还在别人手中!
     她透过魂识探索四周,发现她的纽章竟然在岳熵手上!
     他在微微破坏着纽章!
     所锦只感觉疼痛似针一般扎进骨头里,大有一种十指连心的痛苦难耐,疼痛充满在肉体的每一个角落,她伏在地上,一阵抽搐……
     祁烨不可能会把她的纽章拿给岳熵,唯一的可能,便是,岳熵偷换了祁烨的纽章……
     也许,他等的便是今天……
     ————
     假的纽章燃起的火竟然息不灭!
     所锦忍着剧痛把裴风和祁烨转移出骨宅……
     她看见了远远站着的岳熵……
     “和我回去。”岳熵语气是不容反抗的严厉。
     因骨王的出逃,万界境域已经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当中……
     “不,我不回去!”所锦退后一步,拼尽全力想着逃脱的方法。
     但不知为何,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毫无反抗的头绪!
     脑海只剩下一团乱麻……
     “啊!”
     岳熵捏紧了纽章。
     所锦的断骨被损坏得更严重了。
     而这一次,所锦只感觉疼痛从魂魄深处蔓延出去,侵蚀了全部身体,每个手指尖都在痛,每一根头发丝都在痛,就好像用针挑起那脆弱的心脏,一点一点地刨挖、戳烂、捣碎,撒满一地,让她就连想收拾都无从下手……
     所锦迅速攻击岳熵……
     两人过招,势均力敌……
     骨王的力量在那一刹那展现,她曾经在骨宅的苦练拼搏在那一瞬间化为生命的起点,在那一刻万物化为虚有,所锦只知道,胜利并不遥远。
     所锦抬起头望望前面的男子,岳熵的狼狈已依稀可见,所锦第一次在岳熵眼中看见他的震惊……
     在所锦即将抢到岳熵手中的古兽纽章时,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辛劳,将在此刻兑现时。
     岳熵捏碎了纽章……
     所锦似受到重击一般从上翻滚坠落地面……
     她五指成爪,手指用力陷进地面,勉强稳住身形,“噗嗤”一声,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
     紧接着迎接她的,是无穷无尽的挫骨扬灰般的痛感……
     她的脸色,一瞬惨白……
     她迅速抹干自己脸上疼出的冷汗,继续抬起疲倦的脚步,爆发的一吼气贯长虹,继续向前,那一声吼呼,震惊了刚刚赶来的天烬……
     她从来没有如此放肆地大吼过……
     因着那一声大吼,不论成功与否,生命,所锦已曾经拥有……
     ————
     所锦已然身负重伤,并且有了天烬,祁烨,裴风等人加入战局,岳熵当然完败所锦。
     她不发一言地准备迎接她接下来的任人宰割的命运……
     所锦迈出一步,脚踝处却一阵刺痛,似是在方才争斗的时候扭伤了。
     她骨王没有痛觉的能力消失了……
     虽然所锦知道这种消失是暂时的,但她还是心里烦躁忐忑……
     对于自己生命的毫无把握……
     让她如芒在背,心神极为不安……
     所锦停顿一瞬后,便若无其事地耐着疼痛走着,一直看着她的天烬叹口气,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声音轻柔不少,说:“早知道你这么倔,应该多调教一下你……”
     所锦以前听到这种话,都是极为难为情的,但此时她却神思有些恍惚,也不理他……
     天烬一愣,随即抱得她更紧了些,转头森冷地丢下一句,“岳熵,记住你答应我的!!”
     ————
     所锦被带回了无期林,刚刚跪在阵法内,便有无数百姓向她投掷各种脏物,咒骂声四起……
     天烬赶忙施法护住所锦……
     长袖一挥,前排的百姓便悉数倒地,哀嚎声一片……
     天烬转头呵斥百姓:“天道自会处置她,你们再捣乱,统统给我滚回去……”
     “报告天神,前方有大片怨奴出没,一路向着这边冲击……”
     “前方告急,疯狂的怨奴已经杀害南地一带的百姓……”
     “报,怨奴们似乎处于一种狂兽癫疯的状态,啃咬无数人兽,夺人魂,剔兽骨……”
     “报……”
     “报……”
     所锦耳边一直响起一个声音,那是远在天边的怨奴们,一路传来的声音,与她心灵相通的声音……
     “王……不要害怕……”
     所锦眼里升起一丝热气……
     “不要过来……求你们了……”
     不知为何,有思想的怨奴也已经发狂……一心想靠近所锦……
     他们的王,在害怕……
     ————
     “开始吧!”所锦对着岳熵大喊,她的声音回荡在辽远的天际……
     所锦自启骨刑,岳熵等人为她护法……
     包括百姓,包括怨奴,包括一切,都似乎静止在此刻……
     怨奴与他们的王失去了联系……
     世界忽然安静……
     无期林内一个瘦弱的身躯在蠕动,没有人明白在那个不起眼的身躯里,正发生着怎样潮鸣电掣的剧痛……
     岳熵等人忽然难以目视所锦的情况,整个无期林似乎被看不见的帷幕罩住……
     那是上天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