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88章 归南·永远不会伤害她的人·归南–––所锦(青春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皲木听见小砚山说:对不起。
     “这与你无关,你无需自责。”皲木的神色异常地平静。
     真实的暗疾是渺小,而盛大的暗疾则是虚伪。
     渺小平凡一直是他与所锦的面具,面具之下,从来是不为人知的虚伪。
     过去,皲木为了逃亡,伪装得太多,如今终于被揭穿面目,他已不想再表露任何多余的表情。
     既然无济于事,何必多付深情,伤人伤己。
     小砚山轻轻地,久久地凝视着他的脸……
     记忆里的所锦,有水的坚韧,有水的清灵,有水的温柔,有水的宁静。
     那样的女子温温情情,真真切切,满怀人间清欢……
     但眼前作为所锦另一面的皲木,五官都似乎变得僵硬,没有动,也动不了;没有血色的脸上一片死寂,只剩下好似瞬间落到了冰点的面无表情。
     如今的“所锦”,离他不远,甚至就在眼前,但那样的疏离,却让他的言行只如三秋之树般萧瑟,脆弱无力。
     已然失明的皲木抱起所锦,所锦抱着小砚山。
     离开。
     “替我指一下方向吧。”
     ……
     ……
     灵魂孤独的人最终还是孤独的离去了,向涡,在孤独的历程中完成了生命的最后终结。
     虔诚的开端,带来美好的结束。
     最后一刻,她竟然是幸福的……
     那种强烈让她失声的幸福感,完成了原主向涡的心愿……
     在原主心中,最幸福的,不是得到关怀,而是能有一个人,让自己,甘愿付出一切。
     于人世间沉浮的她,虽艰难,但她并不缺爱,她缺的,是生命的意义。
     这于原主愿意承受父亲的家暴,如母亲的寻短见都是一样的,一切,跟源于意义。
     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这个世界太大,生命也总是漫长。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也没有人会始终留在你身边。
     唯有不断的结束才能迎来新的开始。
     所锦是一个疯子,她在得知骨王的断骨能够再造一个和她一样的骨王时,这个念头便在她心间扎了根,她用两千年的时光去实践,终究是遭受了惩罚……
     荒唐的开始,用理智来结束……
     为了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生活,她曾为此付出那么巨大的代价。
     不知为何,最终活下来的,竟然还是她向涡。
     只有她自己知道,皲木永远不会伤害她……
     所有的都这样,简单,狂热,平淡,破碎,伤害,最后结束......最后消失不见。
     因为向涡为她结束了所有的原罪,天道的惩处不再具有效益,故而向涡自毁所散的无尽魂力,为她开启了时光倒流的界面。
     故而所锦(以下统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时代……
     所锦在新到的最初的时空,在骨宅之内,度过了一段沉默的时光。
     她依旧拥有骨王的强健体魄,却不再有怨奴的宿命束缚,不必再担心与天道为敌,只要安分守己地完成剩下的心愿任务,她便,永生。
     她的青春发光发热,充满了彩色与幻想,开启了书的第一章,她以为会是个永无终结的故事。
     但仓促之下,已是剧终。
     从此在无限白昼中,她期待黑暗的广阔无垠……
     万念俱灰之下,是一切如常。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
     时间围困了她,让她的步伐越来越沉重缓慢,把她逼入死角,陷入绝地,她无力挽回点什么,只有忍着痛,步履维艰地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
     时间的锐齿能啮尽一切!
     两千年的落寞时光,让过去的痕迹终究随着时间而消逝,就连记忆都会慢慢被掩盖……
     从此眼里没有了星辰大海,没有宏城绿都,没有浩瀚碧波,没有风起云涌,没有花开叶落……
     那些温馨动人的画面,那些写过的诗句,那些生命里走过的人,那些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如时光经卷,尘封心海……
     从此心脏裹藏着的喜怒哀惧爱恶欲,皆降为尘……
     残梦已尽,她拒绝回到原点。
     静风,漠然。
     “同学们请翻开第五十三页。”
     “今天你要去吃什么,帮我带一份。”
     “今天我在路上看见一个帅哥……那身材……那姿色……”
     ……
     ……
     所锦回到了那个平平凡凡的大学生。
     一切的一切,终归于平淡。
     ————
     奇异的是,当所锦一天的校园生活下来,躺于被窝,实际走进骨宅时,她忽然在骨宅的老旧的红木门上看见了两个字:归南。
     很快,所锦明白了缘由。
     皲木竟然毁灭了骨王身份所带来的所有束缚,赋予了她独立于骨王与天道的能力。
     从此,骨王将会有千千万万代,天道主亦会有千千万万代,但都与她无关。
     皲木,以骨王之名,赐予了她这样的特权……
     骨宅,是皲木留给她的,独立于人世间所有人与物,人与事的藏身之处。
     没有人能够找到,不属于任何人,而仅仅属于所锦一人。
     归南居。
     归南,归南。
     千帆过尽之后,归于南角。
     这是皲木对所锦最后的祝福……
     所锦轻轻把头靠在骨宅门边,好似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闭眼。
     一夜无声。
     “阿锦,来看看我吧。”
     所锦一瞬间睁开眼,却不见有人。
     只是她的面前有了一份飘着的邀请函。
     她微微犹豫后,小心打开:
     阿锦:
     2019年,12月22日(也就是明天)晚上六点的时候在香都有一个香艺品展览会啊,你记得来看看。
     打开骨宅的门时就能看见了,里面的时间,一个月是现实里的一个小时。
     一个笑涡落款
     亦如那个暖至心坎的男子。
     ————
     皲木已死,但他的新生子民怨奴们却把她的心愿,不远千里带给了所锦,因为是由没有思想的怨念凝就的邀请函,故而只能以最简单的文字表达。
     他不能陪在所锦身边,但他希望能把世间所有美好的一面都呈现在所锦的眼前……
     他的愿望,便是希望所锦能够时时刻刻有温暖陪伴,每天都能有所期待。
     刚刚所锦的面前是站着一位怨奴的,但是因为失去了骨王的身份,故而所锦和天道主一样,看不见怨奴的身影,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用我仅存的残破的心,来换你的完美无缺。
     最后一句话浮现在邀请函上。
     所锦轻轻捧住了邀请函,微微笑起来,而后眼泪也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