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05章 没有天赋的天才·迟到的相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收拾爷爷的遗物,她便从爷爷的柜中看见了一排的书,那里全是她为爷爷立的传记,翻开来没有任何的批改,像极了那个不轻易将感情表现出来的爷爷……
     但翻到发皱的书页以及在每本书最后一句:“这就是我最爱的爷爷”下面重重划下的红笔痕迹,亲笔写下的:“贝贝,我最优秀的贝贝......”
     却让分贝笑出了泪……
     察觉到分贝的悲伤,‘孤独分贝’很快便响起:“亲人总会离你而去,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接受明知分离的凌迟之苦呢??”
     “闭嘴!”
     分贝将孤独分贝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却还是听见孤独分贝魔音入耳般的萦绕不休的声音:
     “为什么你不变的冷漠,只要自己单枪匹马孤身一人的闯过去,便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了......”
     “花终将凋零,人终将离去,不需要悲伤、不需要惋惜,只因一切命中注定……”
     “啊!”
     分贝抓起孤独分贝,拿起实验室的工具,不到一个小时便拆了‘孤独分贝’……
     觉得不够,十年里,分贝便拆起了实验室的千百种仪器,拆到手抽筋都没有停止,她心中竟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脑袋放空,以前学过的理科知识轻而易举的便被分贝实践到实际操作上。
     不经思考,分老先生研究了四十多年的各种来得及来不及的机器,都被分贝在十年里拆了装,装了拆……
     那时,助理在旁边才受到惊吓般地发现,分贝竟然是个理科天才!
     只是以前一直逼着她学习,让她对理科心存畏惧,犹豫之下,便压制了她几乎对理科本能性的天赋。
     这是天才的悲哀……
     十年后,分贝将完善后的仪器全部运到爷爷的排位面前,分贝便迅速跪在永久沉睡的爷爷肖像面前:
     “爷爷你看我没有令你失望......”
     却在下一秒看见爷爷的肖像图上,爷爷耳旁一颗小小的耳钉,直觉之下,分贝便知道这耳钉跟他的孤独分贝同属一种材料……
     分贝重新整理了爷爷的遗物,找到了爷爷戴过的耳钉。
     她轻轻拿起戴在耳朵上,便听到爷爷沧桑的声音从耳环传出:
     “真理只能和永久的服役甚至与有力的牺牲相接近,为了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为了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
     分贝一瞬间领悟当时的耳环并不是摔下不见了一只,而是爷爷带走了他欲传给分贝的耳钉,选择继续承受那不给自己留一丝余地的冷漠和孤独,分贝只是受了孤独分贝十四年的折磨,爷爷却是对自己狠心了将近四十年!
     不知为何分贝竟然感觉心如刀绞般难受,重重嘶吼起来......
     她果然是生性愚钝!
     失后方醒……
     失后方悔……
     她曾经执拗于自己的观点,要没有人能够摆布自己的命运,要沿着作家的方向书写自己的功过是非,并希望自己的努力有一天能够被爷爷看见,得到应有的夸赞和荣耀,可是却没有坚定下去……
     在无论多么想念,都不能再见面的最后,她才终于明白,努力没有值得与否,它只是一种存在,信仰般的存在!
     才终于明白,爱代表着一种责任,爱是一种无条件的付出和牺牲,爱是永无止境永不失落的,她爱爷爷,所以拼命想在他面前证明自己的优秀;
     爷爷全心全意地爱国家,所以再没有多余的爱分给亲人,即使备受责怪……
     有没有一件事物一个人,只是因为一份简单的喜欢,就能支撑我们走很远很远?
     过去,分贝常常自问。
     六十年前,乔斯坦爷爷轻吐一句:“理智和经验都缺失时,就会出现一个真空,这个真空可以由信仰填补。”
     在六十年后,让分贝如梦初醒!
     灵魂无处安放才是最大的孤独……
     分贝把另一只‘孤独分贝’修好重新戴起来。
     爷爷说:“你的心思,它最明白,它会是你的英雄,并且让你成为英雄……”
     到底它是我的英雄?还是灾难?那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有了爱,有了信仰,谁都可以作英雄!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爷爷,我愿化阳,永远望你!
     分贝最终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理科生......
     孤独分贝,分贝,孤独……
     ……
     ……
     所锦将那件陶笛埋进了那座英雄墓地里。
     :“一个人在墓地里埋东西,你还真是可怜。”一个冷厉的女声响起,带着机械般的冰冷。
     “你知道的,为了自己信仰般的人,而去忍受孤独,其实并不可怜。”所锦轻轻回答。
     凉风里传来一阵笑声,久久才歇:“爷爷经常这样说,但是我却做不到这般,也许我早点遇见你可能能够有所觉悟。”怨奴语气有着遗憾。
     “我可能永远不可能和一位伟大的科学家的孙女邂逅。”
     “也是,只有死亡是对我们最公平的。”女声漠然响起。
     “不,还有信仰。”
     山巅之上,笑声再次响起……
     ————
     傍晚时分,所锦坐上公交重新踏上了返回学校的路程。
     时间与强大,不能解决所有的痛苦……
     理解与明白才是最好的方式……
     所锦在分贝的陶笛声领悟到这一点……
     她闭眼,沉思着……
     车窗外,是倾盆大雨……
     然而她闭上眼不久,公交车忽然急速地刹停……
     所锦睁眼,一瞬间,她看见一个女孩的脸贴在车前,下一秒被撞飞了出去……
     刺耳的刹车音,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使场面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伴随着金属刮擦和撕裂肉体的声音,人们惊叫呼喊。
     在公交车紧急的刹车声、路人的惊呼声止歇之时,所锦和其他乘客迅速下了车……
     一道触目惊心的殷红划出唯美的血痕,令人战栗的红色诉说着不尽的荒凉……
     一个女孩虚弱地躺在鲜血蔓延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