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26章 人人自危·恶意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然而,四位天道规则护法也不一而同地受到袭击,生死未卜……
     最后,这件事竟然棘手到天道规则亲自化为人形追踪……
     然而仍一无所获……
     万界境域各大种族,都有族人受着不同程度的伤……连女人都没有放过……
     万界境域,从灵到魂,从鬼到神,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让我替你疗伤吧。”
     贝琴筝来到岳熵的书房内,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自从成亲见到他后,岳熵从此便再未踏进她的房间,岳熵的房间她也不敢贸然进去,她看得出来他对她的排斥……
     成亲的新房成了摆设……
     小时候她和岳熵他们度过一段时光,那时的岳熵虽然不爱讲话,却绝不会有如今的冷淡……
     她立到他面前就觉得不寒而栗,她经受不住他那锐利的目光……
     “过来吧。”
     岳熵放下书,盘腿坐到了书房内的软榻上,方便贝琴筝施术……
     贝琴筝的种族是除天道主四大域族外最具有地位的医仙世族,天道内的每位神受伤严重时,能够倚靠的只有他们的医术……
     故而即使岳熵想退婚,也无法不掂量后果……
     贝琴筝眼里一喜,轻轻在岳熵身边优雅落座……
     但施术治疗的时候,贝琴筝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岳熵的身体受损极其严重……
     不知什么人,竟会对一向极有口碑的天道主岳熵,下这等毒手……
     但是,就算岳熵被夺走神力,他还有很多法宝护体,如何还会受了如此之重的伤……
     好似气若游丝,风烛残年的躯壳……
     让她的心情像原本自由的鸟儿突然被束缚在一个铁笼子里……感觉在大白天下被谁遮盖了眼睛,犹如盲目……如同人处在一个无边无际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到希望,感觉不到力量……
     她迅速停止了治疗,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不知为何,贝琴筝在岳熵身上感受到了虚弱而冷酷的……恶意……
     “你还好吗,不用勉强。”
     岳熵微睁开着眼睛,静静地靠在床边静养,面庞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眉头微蹙,时而重重地吐纳,伤痛的折磨使他脸上丧失了往日的生气……
     不知为何,这样毫无威胁性的男子,竟然会叫她,心下恐惧……
     “对不起,没能帮上你。”贝琴筝的语气充满诚恳的自责……
     “没什么,尽力就足够了。”岳熵显然把生死之事看得很开……
     贝琴筝脑袋一片混沌地离开……
     ————
     贝琴筝并非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一招不成,她迅速便想到了其他帮助岳熵的方法——驱魔。
     贝琴筝根据岳熵给他的奇怪感觉,找到了医仙世族最有名的驱魔师卜连,她怀疑岳熵被伤他的人,下了不知名的术法……
     但岳熵却无情拒绝了卜连的“治疗。”当贝琴筝去对岳熵发问为何不接受治疗时,他只用了一句话,便让贝琴筝放弃了所有的举动……
     他说:“琴筝,你是我最好的医师,其他人,我信不过。”
     ……
     ……
     岳熵眉目上的一丝对她的信任,让她好似透过如今的时光,看到过去那个雅人深致的,那个让她情窦初开的……少年……
     ————
     岳熵对贝琴筝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无数天道域的珍宝岳熵都会给她送去,人们看见的都是岳熵与贝琴筝相敬如宾,双双出没的身影……人们只觉得两人如神仙眷侣般般配……
     贝琴筝也成了天道域无数女上仙的羡慕而又无法企及的女子……
     但只有贝琴筝自身在失落着……
     她与岳熵成亲了一个月有余,岳熵却……从未碰过她……
     ……
     ……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又被淹没,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仰望天空,深夜里的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
     贝琴筝忽然难以自制地弯下腰来,她已经从卜连那里得知,岳熵命数将尽的卦语……
     也许是,岳熵自知大限将至,故而他不愿多加亲近她,让她空添挂念……
     然而心里仍然有着另一种猜测,让她心中郁郁寡欢,那便是即使他理性大于感性,与自己成亲了,但他还在喜欢着那个人间里那个平平凡凡的女子——所锦……
     ……
     ……
     ————
     夜色昏暗,万籁俱寂。
     贝琴筝来到岳熵的书房,书房里摆满了各种藏书,有各种名人的传记,书写的字贴。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紫毫笔挂在笔架上,漆烟墨如那黑夜一般……
     岳熵依旧在深夜里处理着各种事务……
     似乎重病与死亡的威胁对他的生活并不能起一丝波澜般的影响……
     但这无疑,让她更心疼眼前这个总是把心事埋藏的男子……
     她看见他工作之余,会用砚磨着黑墨,再用毛笔沾了黑墨,在白纸上写下一个“皲”字,这“皲”字每一笔都是那么有力,刚强中透着柔美,贝琴筝自己的书法是极其精湛的,但她依旧认为,岳熵所写的“皲”字,是她见过的最美的文字……
     她从未见过那么专注的岳熵……
     “夜深了,剩下的事务明天再做吧,早些歇息……”
     贝琴筝将一件袍子披在他身上……
     贝琴筝语气里对岳熵的疼惜,忽然让岳熵抱住了她……
     内心的涌动像涨潮的海水,从遥远的地方气势磅礴席卷而来,天地混为一色,是要吞没一切的架势,这一刻,贝琴筝好似变成了惊慌失措的小鹿……
     她不敢抬头看他……
     耳根发红……
     岳熵的唇滑过她的耳垂,引起她一阵心慌意乱,她呆住,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猜测下面会发生什么……
     下一刻,岳熵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便只见贝琴筝睁大双眼,眼眸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告诉我,所有害所锦被诽谤排挤还有攻击受伤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你。”岳熵的语气只有确定。
     贝琴筝的身心好似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