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28章 温柔·蛮横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你不用扯开话题,我没有什么事,我想离开这里。”
     “我不会让你离开。”
     岳熵果断的语气让所锦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
     “关着我,您想做这么愚蠢的事吗。”
     “不愚蠢,这样能够让你留在我身边,非常有效。”岳熵的脸颊轻轻碰了碰所锦的脸,所锦很快别开脸,他也未恼。
     岳熵把她抱回房间,桌子上已经摆满他一大早出去买的早餐:“试试看,你喜欢的口味。”
     岳熵将托着灌汤包的油纸放在所锦手上,所锦一拿到灌汤包便立刻捏破了包子,滚烫的汤汁让她的手一片通红……
     她扔下包子。
     “让我回去。”所锦看着他,语气坚决。
     岳熵迅速把她拉到水台处,用冷水给她降温,而后用神力帮她恢复着……
     “我不会让你回去和其他男人一起。”
     岳熵从背后紧抱她,哄着她:“不要伤自己,我会生气。”
     所锦挣扎着推开他:“岳少爷,你可以选择把你隐瞒的事情告诉我,不然,除了我的命,你什么也留不住。”
     “我不是少爷,不要用这种称呼来拉开我们的距离,我喜欢你,这将是我说过的最认真的话,从今往后,我会一直对你认真,你要笑话我都随你。”
     所锦沉默良久,岳熵看见她脸上疑惑,不解,怀疑,写满各种情绪……
     唯独没有惊喜……
     她没有相信他……
     “我不想留在这里。”所锦态度依旧坚决。
     “你不想留在这里,我带你出去散心。”
     ————
     岳熵各种曲解她话语里的漏洞,寻常人很容易被糊弄,但他遇上的是泾渭分明的所锦。
     “我说的是,我不想待在你身边,听懂了吗,岳熵。”
     岳熵一瞬间将她拉入怀,头靠在她的肩上:“除了和我一起,我不会给你其他选择。”
     “你简直不可理喻,一个人的感情是你勉强得来的吗,我自认没有违抗任何天道,我有自己想过的生活,为何两千年了,你还要横插一腿!”
     所锦心中涌起一股烦躁。
     这样蛮横的岳熵让她想狠狠地指着他嘲笑一通,但她勉强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她隐约感觉现在的岳熵情绪有一丝不对劲。
     “这不关任何天道罪过,不关任何怨仇恩怒,我钟情于你,我很冷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有不可理喻,如果这两千年来,你爱上其他人,我绝不横加干涉,但是你没有,你还残留对我的一份感情,所以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会放开你。”
     岳熵心情舒适地地蹭着她的颈子,他对她轻飘飘的回击,让她觉得自己对他讲的完全成了废话。
     一段沉默的对峙……
     ……
     “我要出去冷静思考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不想你陪着,让小砚山跟着我,监视我,放心了吗。”
     所锦知道自己一时之间难以摆脱岳熵,只能退而求其次。
     果然岳熵态度有了一丝松动:“好,傍晚之内回来,有事第一时间找我。”
     岳熵将自己脖子上的一枚项玉挂在所锦脖子上:“这是古其玉,能护你周全。”
     “我不会乱惹事。”所锦心里焦灼于另一件事,故而只是随口答应着他。
     “你是我见过最乖巧的人。”岳熵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她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见温柔……
     她垂眸,视而不见地离开……
     ……
     ……
     ————
     一大清早,无期国的大街上便热闹非凡。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那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令人回味无穷。
     但所锦却对一切好似未觉般漠然不理,只是抱着小砚山,直奔医馆:“大夫,麻烦帮我验身。”
     所锦不知道昨天她和岳熵是否有做点什么,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选择做个诊断比较好,真的有做点什么那就再喝一剂绝子汤……
     小砚山看着眼前没有半分犹豫的所锦,忽然同情起自己的主人……
     遇上所锦,也许他的情路并不能太顺畅……
     “阿锦,我觉得主人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这样做,会吃苦头的。”
     小砚山也不知该如何劝解所锦。
     所锦没有搭理他,只是等待着大夫的到来。
     “主人变了很多,昨天他还把我扔进神力罩内,不让我出来,就因为我想阻止他将你困住的手段……”
     所锦停住了扇风的动作,眼睛盯着燃着的火焰:“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记得很清楚,他在你和他说的那句话后就整个人颓唐了下来,那一天他去找了一个叫卜连的人算卦,卦我不清楚,主人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所锦细细回想了一下,是“你一文不值”那句话?
     那句话她确实说重了……
     “也许问题在卜连的卦上,这件事了结了我们去找他。”
     所锦看着进来的男大夫,有了几分犹豫……
     “大夫,请问有女医者吗……”
     “没有。”
     “这样,那我换一家,这是给您的酬金。”
     小砚山担忧地看着所锦行云流水打算去找接生婆的动作,心中不安……
     果然在所锦走出医馆大门的时候,岳熵就赶到了,把所锦一把拉近身旁:“你在做什么。”
     “做你管不着的事。”所锦的态度少见地强硬。
     ————
     “就那么不想与我缠上一丝联系?”岳熵抓着所锦的手,随着他的问话,渐渐收紧。
     “能够离你远远的,是我最大的心愿,放了我吧,放了我不会让一切陷入僵局,无论是什么,我自己会去负责收场,岳熵。”
     所锦心平气和地开口,尝试用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
     所锦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比天烬还棘手的男人存在。
     “阿锦,你不该这么做的。”
     岳熵一口一个“阿锦”,这样亲昵的岳熵,让所锦各种不适应……
     “你不必自欺欺人,天道域的神,他们不会允许和接受你对我这种人动情,两千年前,你不是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吗,你现在在计划着的事情,改变不了什么。”
     “会改变的。”岳熵忽然靠近所锦,下一刻她不能动弹……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