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1章 古法族渊源·床第上的亲密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魅且一直都有着有朝一日她必定要将卜连取而代之的野心,但她也不明白,为何她会极其卑微地跪在卜连消失的那片土地上,双手刨土,近乎固执地要把他找回来……
     那时她无数次泪流满面……
     只要你能回来,我愿意归还所有荣耀……
     ————
     “直到后来你为岳熵动用了占卜之术,我才知道,原来你还活着……”魅且忽然感觉空气那样炙热,让她的眼眶都有些发热……
     “我后来查清楚了,那天攻击我们的是医仙族的人,你也知道的吧,为何你还要加入医仙族,成为贝琴筝的走狗!”
     魅且狠狠地拽着卜连的衣领,狠狠质问着,当看到衣服拉扯下卜连肩上医仙族的烙印时,魅且的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
     卜连拨开魅且拽拉着的手:“女子不要拉拉扯扯的。”
     一句斥责让魅且红了眼眶:“哥哥。”
     “如果魅家主没有其他的事的话,我就先告退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不要忘了,贝琴筝已经将你“送”给我了!”
     魅且咬牙,有一丝气恼地看着一瞬间又恢复古井无波的表情的卜连……
     “那你想如何。”卜连声音里有无奈……
     “你不是不希望我插手岳熵的事情吗,我偏不让你如愿,今天你就陪我看看好戏……直到你把待在医仙族内的原因告诉我……”
     魅且将卜连重新按坐回了座位上,姿态优雅地为他倒上酒水……
     继续观看好戏……
     ……
     ……
     “小砚山,让我离开。”所锦站在游船上,试图让小砚山让开挡着赋隐带走她的步伐……
     但小砚山只是一味地和赋隐交战:“我做不到,阿锦。”
     “那你从此刻记住,你的主人只有岳熵一个。”
     所锦眼睛盯着小砚山,他只是停顿了一下,便没有任何反应了……
     ……
     ……
     所锦被困在游船上,一筹莫展……
     傍晚,小砚山终于显露出了败迹……
     “我带你走。”
     赋隐趁着小砚山受伤的破绽,靠近所锦,但在拉起她的手时,却被一股力量震了出去,狼狈地跌落河里……
     “赋隐。”所锦伸手想拉他上来,手却被另一个人拉住……
     岳熵!
     所锦看向裴风他们那边,他们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你也累了,我们回去。”耳边传来岳熵平静的声音……
     所锦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一紧……
     岳熵抱着她,飞跃而去……
     她闻得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
     ……
     ————
     回到无期客栈,岳熵微微检查了她没有受到损害后,便去沐浴换衣了……
     所锦在房间内找起了写着“皲”字的那张纸……
     但那张纸却不翼而飞……
     所锦很快反应过来,岳熵虽然没有听见她和回刑卓的对话,但他还是起疑心了……
     那张纸在岳熵手上……
     今天岳熵带她出去,接受所有人的“来访”,一方面是展示他拥有保护她的能力,一方面也是警告她不要再想着逃离的威压……
     如两千年前那般,所锦在岳熵这个男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所锦在脑海里持续不断地叫唤着回刑卓,却毫无反应……
     “锦姑娘,主人让我们伺候您沐浴更衣。”
     “不用,我自己来,衣服放着。”
     平时都是小砚山在照顾所锦,但如今小砚山受伤了,岳熵便为她调动了一些人手……
     “是。”丫鬟们没有纠缠,这倒没有让所锦有太大的排斥……
     所锦干脆利落地沐浴穿衣……
     目前事情一时没有办法解决,她不会耍小性子,或者去自怨自艾,这样无济于事……
     让丫鬟们撤掉浴桶后,乖乖吃饭后,她便上床闭眼睡觉了,似乎今天所遇到的人,所遇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都无法影响到她……
     但她仍旧坚持不懈地联系着回刑卓……
     ————
     直到她蒙着整个头部的被子,捂着耳朵的手被人轻轻移开,一个人影钻进她的被窝时,她才睁开眼……
     一只修长的手将她拉近一个宽厚的胸膛……
     岳熵仅着一身中衣的身体触感,让所锦双手拽紧了被子……
     一股温暖的神力从身体的四面八方传来……
     岳熵竟然在给她输送神力……
     “今日,你受惊了。”
     岳熵借着在所锦耳边说话时,在她脸颊轻轻落下一吻,让所锦的心一瞬间绷紧了起来……
     “我没有那么娇弱,你不用浪费神力,你如果真的为我好,就该知道放了我才是我想要的。”
     岳熵知道她没有睡,故而所锦也没有必要假装。
     但所锦只是对着被子在说着话,并不回头看他……
     但岳熵显然不想让她如愿,他很快地将所锦扳向他这边,想将所锦拉入怀,但所锦却后退了一些距离……
     岳熵一用力,便让所锦贴近了他的身体,他看见了她脸上的恼怒……
     “你怕我。”岳熵语气里的确定让所锦拳头握紧了起来。
     ————
     “你为何会变成这样。”所锦直视着岳熵的眼睛,想要从他眼中找出他的目的……
     她至今还没有想通,岳熵为何会突然之间有了那样大的变化……
     岳熵忽然用力地吻上那张紧紧抿着的唇……
     百转千回……
     宛旋悠扬……
     所锦一拳打向岳熵的胸膛,却被他轻易抓住手腕……
     直到吻到所锦眼里出现一丝混沌,难以呼吸时才微微松开……
     “你总是喜欢这样毫不顾忌地直视我的眼睛,让我在这样坦荡眼眸的直视下,自惭形秽……”岳熵在她耳边轻轻呢喃,那样的亲昵让所锦挣扎着侧脸躲避……
     所锦刚刚问的话头便这样被岳熵一招带过……
     知道岳熵不肯说,所锦也兴致缺缺,她干脆扯多些被子窝着闭眼睡觉……
     “不想做一些有趣的事吗。”岳熵的大手捧起了所锦窝在被子里的脸蛋。
     岳熵一而再再而三的挑弄,即使所锦不想和他发生冲突,心中也不禁愤懑起来……
     如果不是岳熵身上的气息还在证明着岳熵的真实性,所锦必定抱有一百份疑心,怀疑岳熵被人掉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