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39章 致命一击·失算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岳熵替卜连求情,天道规则放过了卜连,但是却给了相应的惩罚,卜连对此讳莫如深,岳熵也没有过问……
     那惩罚便是让卜连成为天道规则的“后备力量”,那时,卜连便在为天道规则而效力,并且他已然被天道规则设下不能反抗的禁制……
     天命不可违,古法族的未来无法改变,故而卜连只能乞求天道规则保全魅且一人……
     凡事留一线,天道规则答应了卜连,但是卜连并不信任天道规则,故而他寻找了天道规则的对立面——骨王赋隐,立下守护魅且的契约,相应的,他要对赋隐效忠,助他成王……
     ————
     回刑卓固执己见,目中无人,藐视一切……这样的人不会把生死放在眼里……
     包括他人的生死,包括他自己的生死……
     故而,他有着极大的几率违约……
     但是赋隐不同,他有野心,聪明非凡,懂得见势为之,趋利避害,这样的人,无疑更惜命……
     故而卜连选择了赋隐,对于赋隐来说,卜连效忠后他的身份无疑是作用极大的,并且卜连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是护着一个魅且,故而赋隐完全没有压力与负担地订下生死契约……
     卜连已然把破坏神力的古法告知了赋隐,但古法的实施者只能是古法少主,卜连不想魅且牵扯进来。故而卜连常年留在医仙族,不过是为监督贝琴筝必须完成炼制破坏神力的禁药的任务,为偷盗禁药打通出入道路……用另一种方式为魅且挡住所有灾祸……
     “请为我保守此秘密,至死!”魅且看见卜连在古法族神树面前祈求,并且贴下一道禁符……
     禁符忽然飘起,向魅且刺来,好似感应到魅且的身份,禁符没有发动攻击便轻飘飘地失去所有效力,落在魅且的掌心上……
     “哥哥……”魅且忽而眼前一黑,神力损耗过度,昏了过去,她的脸颊浸满泪水……
     回刑卓背弃了誓言,他一向用来惩戒人与神的天谴最终也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本来与岳熵势均力敌的局势急转而下……
     回刑卓躲避着轰雷阵阵,对岳熵施出最后一剑……
     回刑卓的剑,从来没有人能够躲过……
     两千年前,所锦用怨奴整个族群挡下了那致命一剑……
     ……
     ……
     ————
     还好回刑卓的目的并不是要魅且死,故而他挥出的那一剑,并没有要了赋隐的命,只是让赋隐重伤……
     正在修复身体的赋隐感应到了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当看到回刑卓挥出那全力一剑时,他不觉叹息:“岳熵躲不过……赌错了吗……”
     但极其古怪的是,回刑卓竟然一剑刺偏!
     回刑卓的实力不容置疑,故而赋隐看向了岳熵,他也只是单手拿剑,冷肃而立,并没有动任何手脚……
     回刑卓被天雷击中,在灰飞烟灭的最后一刻,怒喊出:“所锦!”
     所锦在牢房中被回刑卓最后怒吼的一丝神力所伤,心脏一瞬间收缩,她弯腰,忍受着身体的一阵难受,呼吸不畅,缩成一团……
     赋隐快速出现在牢房内,扶起所锦,为她输送着魂力,缓解回刑卓的天道威压带给她的内脏震压……
     赋隐看见了她掌心被火烧过的痕迹,还有……细碎的纸张……
     赋隐才明白,所锦在回刑卓用天火燃烧纸墨空间时,所锦竟然留下了一块……
     回刑卓的真神被岳熵关在纸墨空间里,只要纸墨空间不毁,回刑卓的能力便受到了一定限制……
     在那一刻,所锦启用了纸墨空间对回刑卓的压制作用……
     所锦留下的这一手……
     对回刑卓,无疑是最致命的……
     “看来胜负由你决定了呢,我的幸运女神,你一定,要活下去啊……”赋隐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回刑卓灰飞烟灭,岳熵力量一再消耗,已经到了衰减耗竭的地步……
     但他还是第一时刻发动神识搜寻起所锦的踪迹来……
     “你不用找了,她在我这里。”赋隐抱着所锦,出现在岳熵面前。
     “把她给我。”岳熵的剑直指赋隐。
     “我知道你的力量已经油灯枯尽,让神兵与怨奴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你最后也会输,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
     岳熵瞬间了解了赋隐的用意。
     他……是被赋隐当出头鸟使了……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他也有失算的一天……
     “什么选择。”岳熵脸上有了一丝凝重……
     “我的选择很简单,我把所锦还给你,我要整个万界境域。”赋隐微笑着轻轻松手……
     所锦漂浮在岳熵面前……
     岳熵的剑一瞬间在指尖消失不见……
     他伸手抱住了她……
     毫不犹豫,倒让赋隐觉得难以置信……
     “她的脸色为何如此之差。”岳熵握着所锦的手,当触摸到所锦手上一片冰凉时,他的责问直逼赋隐。
     “是回刑卓知道所锦暗算了他后,发动了天道威压伤了她,好好调养,很快便能恢复。”赋隐安抚着岳熵焦躁的心。
     岳熵对所锦的在乎让赋隐眼里升起一丝探究……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
     “主人,让我来帮你。”小砚山双手结起法印,想把身上所有的神力输送到岳熵身上,让他有与赋隐一战的能力……
     但有一个人先他一步……
     本已经“昏迷不醒”的所锦竟然醒了过来,她的眼里一片清明……
     所锦双手结法印,结在岳熵的心脏上,岳熵只感觉他的心上传来一阵阵暖意……
     所锦在输送着自己的本命魂力……
     这样的结果无疑和皲木一般,自取灭亡,魂飞魄散……
     当所锦被关进赋隐的骨宅牢房时,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赋隐都需要她的思魂力,所以赋隐早在她额头上下了汲取思魂力的法印,只是延缓了死亡……
     赋隐,比任何人都心狠手辣……
     又带着极其矛盾的情深义重……
     这一点,和她如此相似……
     那时,所锦已经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如何有价值地死去,成为了她最后思考的问题……
     她唯一剩下的,是皲木一身魂力换来的一条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