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40章 峰回路转·焰刑阵引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对她来说,最好的死亡方式便是在失去生命的同时把自己一身魂力释放出来结束整一件荒唐的事情……
     故而她等到了最后……
     骨王本命魂力的释放需要自身残留的魂力做引子,所锦没有任何魂力,故而赋隐没有考虑到所锦自毁的想法……
     但所锦却尝试了一种方法……她尝试着把皲木留给她的思魂力引导到自己身上……
     她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未曾想,皲木的思魂力竟然真的能够与她融为一体……
     那时,所锦就有了逃离牢笼的能力,但她依旧等待着……
     ……
     ————
     赋隐迅速攻击起所锦魂力造就的保护罩……但保护罩……纹丝不动……
     同样无法动弹的还有岳熵……
     “你该回归你的正轨了……”
     所锦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赋隐以她来威胁岳熵,岳熵一定会愿意为了她付出一切……
     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生老病死,而是生命的旅程虽短却充斥着永恒的孤寂……
     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永恒的孤寂,而是明明看见温暖与生机,却无能为力……
     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无能为力,而是当一切都触手可及,却不愿伸出手去……
     不知为何,所锦不想岳熵面对那样的两难境地……
     她也早已失去了满怀欣喜去期待完满的勇气……
     故而这一次她先做下抉择……
     终结他的煎熬,也是终止自己长久以来的痛苦……
     何乐而不为……
     剩下的胜负,已经不是她能够左右的……
     “如若打破生老病死规则人茶两空,这是天道……我曾经这样告诉过你。我的命我自己担当,不需要你……”所锦讲完后便嘴唇紧闭,毁了本命魂力没有带来一丝痛感,但她却从未如此地无力……
     好似下一刻便会幻灭……
     魂力转移成功……
     困在岳熵身上的束缚一瞬间解开……
     所锦的身体渐渐化成光点……
     岳熵一瞬间紧紧地抱住了她……
     他的手中迅速结起法印……
     所锦腰前悬挂的猫铃儿破碎……
     猫铃儿具有聚魂的功能……
     所锦已然透明的身体重新清晰了起来……
     但这种效果不过是延缓了所锦幻灭的时间……
     ————
     “滚!”岳熵对着赋隐怒吼……
     这是岳熵从小到大,第一次,情绪失常……
     所锦留给岳熵的时间不多了,他不能浪费在与赋隐的打斗上……
     赋隐也知道这场斗争他已然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
     赋隐拂袖而去……
     一个白影飘过,所锦忽然被另一个人钳制住了身体……
     “裴风!”
     岳熵的沉声让赋隐停住了脚步,他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如今非常戏剧化的一幕……
     和所锦一向交好的裴风竟然向她下手……
     从伤痕累累的祁烨和天烬的怒骂声里看出他们也是知情的……
     “岳熵,焰刑的发动,时机已到。”裴风冷酷的话语,让所锦有一刻回不了神来……
     那样一个清风荡漾,有着像明月一般温情的男子……
     是想在她死前利用她去启动焰刑之法吗……
     所锦听见裴风的一句“对不起。”
     “没有坚固的感情,你做什么都是正常的,我不会怪你。”所锦眼里只是释然。
     岳熵不可能会让人轻易从他手中夺走她……
     唯一的可能便是裴风与他早已是同盟的关系……
     所锦固然失望,但是人生而为人,趋利避害,无可厚非……
     “贝琴筝的走火入魔是你造成的,对吧……”所锦记得裴风有控制植物灵力的天赋……
     贝琴筝用草药炼就破坏神力的禁药,用灵力间接操控她轻而易举……
     所锦不明白是什么,让裴风一定要置她于死地……
     祁烨和天烬他们脸上虽然极其不赞同,但没有意外的神情,他们也知道某些秘密……
     是回刑卓骗她还是他们骗她……
     这一次,只有她被蒙在鼓里……
     她能相信谁呢……
     裴风一阵沉默……
     ————
     “放开阿锦,裴风你吓到她了。”祁烨眼含愠怒地靠近裴风。
     “你们做不到对她狠心的,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裴风收紧了在她脖子上的力度,成功让祁烨止住了脚步……
     “让我和她说。”
     所锦回到了岳熵的怀抱中……
     “阿锦,听我说,焰刑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刑罚,同时也非常有用,焰刑的开启借你的思魂力分散万界境域各个角落,剔除人们自私自利,种种丑恶的方方面面,让众生成为更好的人,让世间更美好,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我们会陪你一起度过,你和我们都是不一样的,你是焰刑的焰引,我们拥有开启焰刑的能力,这是我们的职责,你明白吗……这次我以我的性命与所有的信仰担保,我必定护你周全。”
     岳熵紧抱住她,这个女子生来是不凡的,但同时命运也一再的让她背负不属于她的责任……
     他承认,他不忍……
     “不怕。”天烬推开了岳熵,将她拥入怀,他知道,和两千年前相近的处境,她一定会害怕……
     “他们敢再动手脚,我会杀了他们再自杀。”天烬的话语粗暴而充满安全感……
     “开始吧,不用担心我。”所锦挣脱了天烬的束缚,打起精神来……
     她此刻的心,不知滋味……
     ……
     ……
     ————
     焰刑发动,所锦便感觉脖子上的古其玉一阵一阵的发烫……
     岳熵他们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围成圈为她输送神力……
     人世间一切的负面情绪与恶劣品质开始只是慢慢地被吸附进古其玉里,继而数量变多,而后是涌入速度加快,继而是疯狂地涌入……
     “不要让手碰到古其玉。”岳熵严肃提醒着所锦……
     所锦的手残留有皲木的魂力,也是负面物的入口……
     所锦用手握住了古其玉……
     灼烫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让她脸上现出难以言状的痛苦……
     “古其玉被破坏了,没有我的接触不能成功的吧。”所锦轻喃。
     岳熵他们眼里现出沉痛……
     怎么会有这样懂事的女孩……
     ……
     ……
     耳边传来嘲笑,打骂,庸俗,污秽,恶意的声音……
     身体被躁动,灼烧,凉意,颤抖,脆弱,疯狂所缠绕……
     精神被空洞,无趣,孤寂,绝望,哀愁所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