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58章 服软·羁绊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回刑卓——
     “跪下。”
     皲木走近回刑卓所在的地方便见允岸已经在那里各种整蛊回刑卓了,回刑卓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都是眼前那个还不及他腰高的小孩子造成的……
     允岸的能力在于让别人“听话”的言灵,任何人神魔几乎难以反抗,连天道规则回刑卓都不得不服从的可怕能力……
     这些日子,只有回刑卓还在想找所锦的茬,想着通过所锦来和皲木这个对手决战……
     被允岸知道后,便被半路拦截了下来,吃尽苦头……
     “跪下!”允岸再喊了一句。
     回刑卓非常“听话”地做出各种让他怒火攻心的动作,却唯独下跪连允岸的言灵之力都无法命令……
     一道剑锋打在回刑卓的膝盖上,同时允岸再次怒喊了一句,回刑卓“嘣”的一声重重地跪在了地上,还带起了骨折的声音……
     皲木收回手中的剑,向着回刑卓和允岸走过去。
     允岸看见了皲木,也知道他是娘亲中意的男人,未来会是他的父亲……
     允岸一时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去让皲木接受作为一个邪婴的他……
     “您打算怎么处置这个狂妄自大的人,我……帮您……”允岸第一次在一个人结结巴巴起来……
     皲木看他一眼,允岸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发话。
     “作为天道规则,回刑卓借自己的地位草菅人命,既是瞎了眼,这眼睛当然要挖掉。”
     “好。”允岸的眼中有一丝钦佩,眼前的这人,实在有魄力!
     允岸一声命令,回刑卓便自己挖掉了自己的一双眼睛,却硬气地没有发出允岸想听见的惨叫声,确实遗憾……
     “作为天道规则,却没有日昃旰食,为万民众生好好做事,一生耽于剑道,这手也废了应该也是合理的。”
     “不可!”回刑卓跪得笔直,咬紧牙关,终于少见地现出一丝服软地的态度,可见他对于使剑的手有多么的珍惜……
     剑和用剑的手,是他的命!
     皲木一剑封喉的剑式挥过去,回刑卓即使没了双眼,却也能够察觉危险的来临,更何况皲木的恶意一丝都没有隐藏。
     回刑卓迅速挡击了皲木的剑招……
     “你算什么东西,容得你说不?”皲木的话语绝对尖锐……
     回刑卓手指握紧剑柄,忍气吞声,这句话本该是他一直在说的,今日听来,竟如此刺耳……
     “我,错。”回刑卓硬憋,才憋出了这句他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字眼。
     皲木咬破指尖划在剑刃上,迅速布控了一道天罗地网般的剑网,罩在回刑卓身上。
     回刑卓不断挡击着纷至沓来的剑招……
     不一会儿,回刑卓的脸上忽然现出喜色,这样刁钻的剑招他在招架住后便能感悟到新的对于剑术的灵感,越大,便越兴奋……
     皲木看着回刑卓在剑网内越打越疯狂的行为,转身对着允岸说:“他既然痴迷于剑道,那就成全他,你有来看看他的时候,如果他走火入魔了就拉他一把,没有就算了。”
     允岸走近皲木,看见皲木没有反对的态度,允岸轻轻拉起了皲木的手,皲木并没有不满的情绪,允岸就知道自己还是有希望的,故而有一丝欢悦地说道:“我是一个小孩子,怎么拉的动牛高马大的那人。”
     允岸显然也表示对回刑卓的生死置之不顾,在皲木这样的人在气头的时候,八面玲珑的允岸怎么可能还和他讨厌的人为伍,当然要撇清关系……
     皲木低头看了看允岸,允岸非常乖巧,人畜无害的模样让皲木半蹲下直视着他:“你是邪婴。”
     允岸微微低了低头,乖乖承认,只是拿着小心翼翼的目光瞅着皲木:“邪婴只能转生在小孩子身上,我……”
     当允岸下定决心想说出想转生做所锦的孩子时,皲木先一步已经开口:“你很聪明,我很喜欢。”
     允岸眼里有着惊喜,他没有被皲木讨厌,是不是能够有机会……
     “你叫允岸吗。”
     “嗯嗯。”允岸点头,但很快就改口:“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如何来的,您如果不喜欢,我可以改。”
     “不会,我很喜欢,我们回家,可好?”皲木抚了抚他的发……
     允岸眼里已是震惊,皲木承认他?他还在猜测皲木应该会顾忌他邪婴的身份,他要花费一番苦力才能靠近他……
     这就是他未来的父亲吗……
     这就是人世间血浓于水的联系吗……
     如果是,他绝不会放弃这份关系……
     允岸的眼里有些湿润,鼻子也有些酸热……
     皲木将他抱了起来:“我们回家,可好。”
     “好,父亲,我可以这样叫您吗。”允岸克制住自己流泪的冲动……
     “可以,好好睡一觉,我会保护你。”
     允岸将自己的脸埋进皲木宽阔的肩膀上。
     重允岸,这是他的名字。
     一切,那样顺理成章……
     允岸欢喜地笑了,露出两只可爱的老虎牙。
     羁绊,落地生根……
     ……
     ……
     ……
     ……
     ————裴风————
     当皲木到达裴风所在的地方时,他似乎知道皲木会找来,已经为皲木斟好了一杯茶……久候多时……
     也似乎已经做好受刑的准备……
     “阿锦她很尊敬你。”皲木一开口,便让裴风微微叹息。
     “是我对不起她,在诱惑面前失了几分心性,但是,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对于焰刑的焰引,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我不想错过。”裴风的话语温润却坚决……
     他无欲无求,竟然在有生之年得以一见焰刑这样的至道发挥作用的全过程,他此生无憾……
     “你认为自己没错?”皲木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
     “不,当我们在抉择时便注定了抛弃,无论结果如何,都是错,只是错多错少罢了。”
     能够和岳熵成为知己之交的人,怎会没有岳熵的大义与胸怀?
     皲木冷肃而立:“确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因为强大,你有抉择的资格。”皲木赞同裴风的观点,但是他的道只有一个,而这个道,是裴风选择抛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