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66章 姐妹篇《岚瞳》彪悍·正君——瞳桂(爱恨情仇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回到王府。
     已经晚上。
     她进房间,很暗,一个用力,她被堵到墙上:“你还知道回来。”
     一听声音,就知是叠幽。
     “我去了磐重那里交代了一些事情。”
     叠幽一噎,他还想质问她去了哪里,她倒主动招了……
     没有去青楼,她的地方,他竟然没有想到其他她会去的地方,到底,他对她了解得太少。
     瞳桂动了动身体,但是叠幽依旧不放开她……
     同样,她能轻而易举地供出她所去的地点,也就证明那地点对她来说,不甚重要。
     这个女人,究竟在意什么!
     “来羲来信,说明日想与你见一面。”黑夜里,他轻轻在她耳边轻语:“不过,明天是我回门之日,你要陪我还是陪他?”
     她皱眉,来羲不会做出这样不识礼数的事,想必是叠幽将日期调动了。
     她在黑夜里准确地找到了他的下巴,捏住他精致的下巴:“你现在的语气会让我以为你喜欢我。”
     “我的确喜欢你。”他坦然承认:“想要与你联手不过是靠近你的借口。”
     “素闻忘情阁阁主冷血无情,阁主这般倒让我受宠若惊。”
     “王爷,你该知晓你有多优秀。”黑夜里,叠幽轻轻一叹。
     她心情复杂,她不想碰情。
     那是一个万劫不复的东西。
     “叠幽,如此,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的情,我给不了,我可以送你平安无事地离开。”
     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压在床上。
     “你如何断定自己给不了?”
     “我的心一半在来羲身上,一半在弥昼身上,如何有你半分位置?”
     烛火燃起,他深深吻她,她的双手被按在头顶上,无法再点他的睡穴,强势而缠绵的吻,她的眼有一瞬间的迷离……
     他的吻,带着怒意。
     这次,她没有制止他的作为。
     她的衣服都将近被扯烂……
     她还是第一次在女尊国见到如此彪悍的男子……
     “如果我说我不爱来羲,也不爱弥昼,你可信。”
     趁着他松开她的唇的刹那,她开口说道,他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他的唇游离在她显露的肌肤上,让她身体有些热。
     “我说,明天陪你回门,不管是谁来找我,我都陪你,可好?”她看见叠幽的眼神一亮。
     “当真?”
     “当然。”
     叠幽再次吻上了她……
     瞳桂心中也无奈,这女尊国的男子难道都需要哄?
     叠幽今天有这样的行为,他也有自己的掂量,一方面他想告诉她,他不希望是以普通男子的身份待在她身边,另一方面,他也是想知晓来羲或弥昼在她心里的分量……
     此番试探下来,她似乎对他的容忍与宠爱更多一些,不然也不会任由他乱来……
     真是意外之喜!
     “我去换件衣服。”
     “不,就这样。”他依旧压着她,对她动手动脚……
     她看了他一眼后,终究放弃,拥着他入睡……
     他的心一片柔软,他的妻主,何其温柔……
     到了明日。
     她带着他,回到君府,他的原名叫君清御。
     在亭内,她和他极尽恩爱。
     作秀给别人看罢了,但是叠幽却是各种挑逗不少。
     回府。
     忽然有人凌厉攻击。
     一个老头。
     “前辈什么人。”
     “哼。”
     老头不说话,只是招式变得更加厉害。
     不知敌友,瞳桂也没有下死手,只是以防守为主。
     很快,便过了百招。
     “臭老头,你伤了她我就跟你没完。”叠幽的声音赢森响起。
     瞳桂这才知晓老头是为了叠幽被她拐回家而打抱不平,可能是叠幽的亲人。
     老头终于住手,骂骂咧咧:“没良心的兔崽子,有了女人忘了师父……”
     “晚辈瞳桂见过前辈。”她施礼。
     老头横眉冷对,摆明了想忽视她。
     “老头,你敢给她脸色看!”叠幽怒气一上来,直接将瞳桂拉走。
     她停住脚步,轻轻握了握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前辈,请随我上座,如何。”
     “嗯。”他依旧冷淡。
     她为沏茶,他砸巴两口嫌弃地放下了茶。
     他的话语尖锐刁难:“我家叠幽他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你给得了他吗,给不了就不要耽误他。”
     叠幽想开口反驳,但是他也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
     “前辈,生于皇室,有各种各样的联姻,我不会狂妄到以为自己可以躲过这些对您大放雌黄,但是我能保证叠幽会一直是正君,请前辈成全。”
     正君……
     正君……
     正君!
     以一个低贱的商人之子的身份,被赐予正君之位,还是皇室中人的正君,这样的先例必是比一生一世一双人更为百姓传颂……
     但是何其容易……
     “你做得到吗。”老头语气稍微缓了一些。
     “晚辈既然会说出口,自然做得到,在前些日子晚辈出征对战苍耳国,那时陛下便答应了我,我的婚事由自己做主,目前,正君的令牌已经在赶制着了,十天后方可拿到。”
     叠幽心里不由震撼,难道她去找磐重便是为了给他打造正君令牌!
     即使师父没有出现刁难,她也是打算将正君之位给他的……
     他低头,眼眶微红。
     他心中一叹,这个女人,此生,他是再也逃不掉了……
     瞳桂把时间留给叠幽和他的师父。
     “你当真喜欢她,她不爱你。”老头说话直接了当且不好听不讨喜,却只讲真话。
     他看得出来,虽然她对叠幽百般维护,但是她的眼里,没有对叠幽真切的热爱。
     “老头,她的不爱已经胜过师母所谓的深爱百倍,你觉得呢。”叠幽也没有示弱。
     “你!”老头甩袖而去,他的声音悠悠传来:“这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小子,如果她能做到,你可千万不能放手,即使不择手段。”
     叠幽心中一惊,老头因为师娘的背叛已经数十年不再相信女人,看来他也对瞳桂很满意……
     不择手段……
     叠幽轻轻一笑,是个好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