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第171章 姐妹篇《岚瞳》梦魇·绝望——瞳桂(爱恨情仇篇)
最快更新古今穿越之指识古语 !
    接下来的日子便在连其和叠幽的互相掐架中度过,直到久了,一再催她圆房的父君也加入了困扰她的圈子里……
     大街上,四个惊艳的女人旁若无人地走着,这四人正是在书房硬被拉出来的瞳桂,还有互相掐架两败俱伤的叠幽,允檀和连其……
     “瞳,我们三个谁更美?”叠幽看着眼观鼻子耳观心就是不看他们的瞳桂,气不打一处来,揪着她的衣领,凶巴巴地质问着。
     “嗯,不能说一样美。”连其难得和叠幽站在统一战线上。
     “不能说各有春秋。”允檀也落井下石。
     “允檀和连其是让人狠不下心的鬼灵精怪的美,叠幽是勾魂夺魄的妖精一般的美。”
     “那你喜欢哪一种。”
     “我……”
     瞳桂心中抚额,这样类似的选择一个月来他们已经玩了不下百次……
     难得他们事事都能拿来一较高下,但是如果这个要做出评断选择的人是自己那就不美好了。
     做对选择没有奖励,做错选择就会惹其中一方生气,这时就需要花一个上午的时间去哄他,若是惹恼了两个,那今天一整天的她都将要在绞尽脑汁想法子的境地里度过……
     虽然她不介意去哄哄那三只极易炸毛的小猫,但是这样天天烧脑,还是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烧脑,实在有些招架不住,更何况很多时候她都弄巧成拙,故而结果就是赔上下一天的时间,周而复始……
     “我觉得父君那样温柔的就很美,你们成为那样的就是我心中最美的人了。”瞳桂为自己的机智应答点点头,他们总不会还想和父君吃醋……
     “我还没有那么温柔,那你就是说我不美了!”三个人异口同声,有时候她都觉得他们是三胞胎兄弟……
     看,这种蛮横的思维就是她家野猫们的思维……
     “我……”她忽然向后倒了下去……
     “瞳!”
     “瞳!”
     “瞳!”
     在倒下去的瞬间,她看见他们自责的表情,她想告诉他们,这不是他们的错……
     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不是用脑过度造成的,而是思维潜意识里的一个声音,那声音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温柔,这样美的人。”
     那声音,是她的声音,或者说,是原主的声音……
     她对着说出这句话的人,叫来羲……
     ……
     ……
     她陷入长久的梦魇里。
     梦里,有一个少女,飞扬跋扈,因为姐姐的陷害,她遇刺逃亡,身心绝望。
     梦里,有一个少年,文文弱弱,温温柔柔,对她施以援手,悉心照料……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温柔,这样美的人,我长大了要娶你。”
     他摇摇头,不语。
     那时,他是皇子上官来羲。
     她是兵马将军之女,岚瞳桂。
     将军兵变,血洗皇城,天下在几天里易主而居……
     高高在上的人悉数成为阶下囚……
     皇族中人被屠杀,只逃走了一个名为上官来羲的皇子。
     她继承皇女之位,寻遍天下,毫无他的踪影。
     三年之后,他联合他国势力,卷土重来,他放过了唯一一个她,却在她面前一个一个杀尽她的家人……
     叫她记住她欠他上官来羲的所有债!
     那时夕阳西下的两个人,不死不活……
     三年前,她在母亲面前久跪三天,求她不要造反。
     三年后,她痛哭流涕,乞求他的原谅。
     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他们对她说:“你不配的……”
     你不配的……
     你不配的……
     你不配的……
     瞳桂从梦魇中醒来,枕头已经被她的泪打湿……
     与其说是来羲给予的梦魇,不如说是冰冷至极的权利争斗,还有身不由己的命运给予她的梦魇……
     忽然被搂紧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是叠幽。
     他眼含担忧地看着她。
     “我睡了多久。”瞳桂嘶哑着喉咙开口,她感觉做这个梦好像过了一生……
     “你睡了五天,张口闭口都是来羲。”叠幽替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还有脸上的泪水,眼里有着复杂情绪……
     听到声响,连其和允檀也匆匆进来,为她细细检查。
     “叠幽,你们出去,让我冷静一下。”
     瞳桂将被子披在身上,极力抑制着被子下颤抖不止的身体……
     连其和叠幽想说话,却被允檀拉了出去。
     现在的瞳桂,情绪很不对劲……
     叠幽和连其被拉出去后,还想质问允檀,瞳桂的房里传来一阵玉器被扫落破碎的巨响……
     瞬间,他们三人都沉默了……
     瞳桂抱着头,咬着牙,忽然目光一冷:“芈殇,出去。”
     暗处的身影一顿,很快在原地消失……
     瞳桂一直知道,她会来到这个世界,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
     可能是为了完成某种任务,或者某种使命……
     只是她没有想到,竟是她与原主如此相像的经历!
     你不配。
     你不配!
     你不配……
     这句话曾经也有人对她说过……
     那个人,是她永远不愿提起的,绝望!
     那是领养她的一个老人,他酷爱实验,总是会在小小的她身上做各种各样的实验,那时,惨叫声和哭泣声充斥了整个实验室,也充斥了她整个童年……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事,或者,杀了我……杀了我……”
     那时,她被囚禁,无法向外界求救,她唯一能够寄托希望的是一个精致却凉淡的男孩。
     那是那老人的孙子。
     她用声嘶力竭的哀求去让她眼前的男孩动容,但是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不配的。”
     那时,她从身到心都是冰冷!
     十年,她被囚禁了十年,受尽屈辱……
     但是伤害远不如他的一句:“你不配的。”
     那时,她无数次嘲笑自己,怀疑自己,无数次自责:“你怎么会爱上施暴者?”
     她浑浑噩噩地认为,是他的冷肃蛊惑了她的心,叫她再也难忘……
     十年后,她杀了老人,逃了出来,却再也找不回快乐的能力……
     对于那个清冷的少年,她的感情已经无法言说,那是超越了仇恨和爱恋的一种感情……
     她重新活过……
     平平静静地活过……
     怅然若失地活过……
     已经,没有办法,重新活过……
     她睡了很长时间……
     那一次后,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而后,来到了这个世界……
     纷杂的事情缠绕着她,她以为她可以忘记,却原来也是轻易就身处无法逃离的困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