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三章 长安第一坛醋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偶遇七公主,楚明珠觉得挺晦气的,想找个地方缓解缓解心情,不料又遇到了尚书左仆射梁国公王桥家的大公子王文直从望花楼门口出来。

     不等人家瞧见自己,十七公主立即背转身躲走,心里骂着今天到底是个什么鬼日子!

     七公主逛南风馆并不能叫她多吃惊,因为她早就知道七公主是个装逼高手,人前装得贤良淑德,背地里一肚子坏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的就是她七姐这种人。

     王大公子竟也来望花楼这种风花雪月之地,就让楚明珠不能不感到惊讶。

     要知道王大公子可不是她六哥那种绣花枕头大草包。

     王文直是大周出了名的才子,品学兼优,一表人才,要不然也不能早早就被皇帝选为太子伴读,进宫陪太子读书。

     王文直的父亲是尚书左仆射梁国公王桥。

     在皇帝还是秦王之时,王桥就投靠于他,在秦王府当了十多年幕僚,一直掌管军谋大事,专门负责管理文牍。每逢写军书奏章,无需打草稿,停马便可写成,文字简约义理丰厚,就连大周高祖皇帝也对他赞赏有加,夸他了解机宜,足能委以重任,因为每当王桥替秦王去向高祖皇帝陈说事务,总能让高祖皇帝觉得即便儿子在千里之外,也好像就在对面与他说话一样。

     王桥当年任秦王府记室时,每随秦王出征平定一地,别人争着求取珍玩,他却首先为秦王幕府收罗人才,将富有谋略和骁勇善战的人安置在秦王幕府中,并与他们结成挚友,共同为秦王效力,比如“聪明识达,王佐之才”的杜克明就是经过王桥举荐才受到秦王重用的。后来,王桥、杜克明、周昌、李恭等秦王府幕僚一起帮助秦王筹划了太极宫北宫门政变,射杀了太子和齐王,打压了他们的势力,为秦王继承皇位扫清了障碍。

     秦王登基后,改年号为玉璋,封周昌的妹妹为皇后,又封周国舅为左武侯大将军、赵国公。

     李恭为右武侯大将军,鄂国公。

     王桥和杜克明一齐拜相,分别任尚书左仆射、尚书右仆射,封为梁国公和莱国公。

     大周开国未久,许多规章典法都是出自王桥、杜克明两位宰相之手。

     王桥善于提出精辟的意见和具体的办法,但是常常不能作决定,这时候杜克明就能将问题略加分析,立刻帮助皇帝做出决断。两个宰相一个善于出计谋,一个善于作决断,所以皇帝称他们二人是“笙磬同音、王谋杜断“。

     皇帝还在太极宫东北隅建一高阁,名为“凌烟阁”,绘像悬挂,用以表彰二十四位于大周有功之臣,杜克明在其中位列第三,王桥排第五,鄂国公李恭排第七,而周国舅则是位居首位。

     相比自己仕途上的功勋,嫡长子王文直的品学才智更让王桥引以为傲,就连皇帝也向王桥表达过要招王文直为驸马的意愿,只是要将哪位公主下嫁,有待商榷。

     楚明珠在宫里还听过一种说法,说是皇帝曾向梁国公暗示过,要将十七公主许配给王文直,奈何梁国公硬是装傻不吭声。

     楚明珠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但梁国公的态度让她很不爽。

     区区宰相,再大还能大过她的皇帝老爹?梁国公府功勋再显赫,不都是她皇帝老爹给的?如果她皇帝老爹要收回,那王家就屁都不是。所以,王桥这老东西拿什么乔?

     楚明珠不去管这传言是真是假,总之从此和王大公子结了怨,看他不顺眼。皇帝又特许楚明珠去凌烟阁旁的太子学跟着太子一起读书,身为太子伴读的王大公子就没少被楚明珠暗地里使绊子捉弄。

     这王文直是个勤学上进、虚怀若谷的世家子弟,就算知道楚明珠那些小手段,也不会与她计较。

     要不是刚刚在望花楼门口撞见王文直,楚明珠觉得自己差点要被王文直给蒙骗过去,以为他真的是个正人君子呢!

     “呵呵!什么长安第一才子,狗屁!比我七姐还会装!”楚明珠摇了摇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其实楚明珠只要在原地多停留一下下,就能知道自己误会王大公子了,因为王大公子去望花楼并非去鬼混,而只是要将自己在望花楼鬼混的弟弟王文爱给劝回家去。

     “大哥,你真是扫兴啊!”王二公子——梁国公王桥的次子王文爱一只手捂在耳朵上,一脸不满地看着他哥。

     就在刚刚,他哥竟然揪了他的耳朵。

     “你好好说话不行吗?非得动手揪我耳朵?”

     “我不揪你耳朵,你能跟我出来?”王大公子恨铁不成钢看着王二公子,“父亲已经在家里同母亲发了脾气,说母亲素日纵容你,才让你成天价流连樊楼,疏于学业,你再这般胡闹非为,就是存心不让母亲在父亲跟前好过,母亲已为你同父亲吵了一架,正在家里哭着呢!我让奉珠妹妹和奉玉妹妹好生安抚母亲,这才出来找你,你快跟我回家去,去同父亲母亲认错!”

     王大公子说着来拉王二公子,王二公子哪里肯就范?双脚就跟打了桩子似的,牢牢钉在望花楼门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大哥别拿话诓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母亲性子最刚烈了,她能被父亲骂哭?她就是和父亲干一架,也绝不可能哭的。再说了,父亲母亲要是干架,谁哭还不一定呢!”

     梁国公王桥的夫人卢氏,性子烈到皇帝都害怕。

     王桥年轻的时候,有次病了,就对卢氏说,万一他死了,卢氏还年轻,不妨改嫁,只要找个后爸能对孩子好就行。

     病榻上的人胡言乱语,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撒娇,不料这卢氏听了王桥的话竟二话不说挖了自己一只眼珠子出来,向王桥表示忠贞,如此激烈的举动把王桥的病一下子就给吓好了。

     秦王登基,王桥作为功臣当上了大周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奈何后宅之中却仍然只有卢氏一人。

     王桥自己并不觉得什么,倒是皇帝看不过去,要替他做主,把卢氏喊进宫去,质问她,为什么不让王桥纳妾,说哪个达官贵人后宅中不是三妻四妾的。

     卢氏就说,王桥纳不纳妾,这是他们夫妻两个人自己的事情,不关皇帝的事,让皇帝不要管太宽。

     皇帝碰了钉子,天威有损,很不开心,就威胁卢氏要是再不让王桥纳妾,就赐她一杯毒酒。

     谁料这卢氏竟大发厥词,说什么就是死也不让王桥纳妾,且自己死后还会化成厉鬼,让皇帝的后宫也添不了新人。

     卢氏说完就将毒酒饮下,用剩下的那只眼睛愤愤看着皇帝,那鬼样子把皇帝吓得不轻。

     其实皇帝给卢氏的毒酒并不是毒酒,而只是一杯醋。卢氏从此得了个“长安第一坛醋”的外号,不过王桥纳妾的事也彻底作罢。

     见王二公子又要折回望花楼,王大公子再好的脾气也绷不住。他上去拦住王二公子,说道:“二弟,你为人子女,怎么忍心让自己的父母为你忧心?”

     王二公子不耐看着他哥,烦躁说道:“大哥,咱们梁国公府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儿子,莫说后头还有三弟四弟,就说前头,前头不有大哥你这‘长安第一才子’,足以让父亲在同僚里脸上有光,大哥又何必来苦苦纠缠于我?”

     王大公子顿时被气到了,胸口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他抚着胸口,骂王文爱道:“王子安,你还是不是王家的儿子?你还姓不姓王?”

     王二公子最喜欢同人诡辩了,立即两眼冒光,同他大哥打机锋,说道:“大哥,难道每个王家的儿子都得像你这般出色吗?我倒是想,可我成不了大哥啊!我父亲是宰相又怎么了?六殿下还是皇子呢!当今皇上还是他亲爹,他不也照样……”

     王文爱正说着,就听见望花楼里出来一人,唤他:“二公子,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家六公子好找。”

     此人正是六皇子身边伺候的杨恩。

     “杨恩,你去告诉六公子,我就来,”王文爱立即冲杨恩招手,继而转向王大公子嬉皮笑脸说道,“大哥,你看到了,我身不由己,我是被六殿下拉来的,晚上望花楼有重头戏,要在众多勾栏美人里选出十二花娘组成清吟小班,六殿下心仪的谢涛小姐必须中选,最好还得是花魁,我现在得去助六殿下一臂之力。母亲跟前,还请大哥帮我美言几句。”

     王文爱说着,不理会王文直,径自奔向杨恩。

     王文直只能对着他的背影空喊几声:“子安,子安……”

     王文直碍于六皇子楚英,没有再进望花楼去,又有望花楼前招揽客人的姑娘过来纠缠,王文直只能离开。

     许是因为王二公子的事,王大公子心情郁郁,打马回府,刚穿过一条街就撞到了人。

     ……

     ……

     请大家多投票多留言,请多支持,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