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楔子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夜空划过一道闪电,大地登时亮了。

     草浪中,两个逃窜的女子若隐若现。

     闪电在天际熄灭,大地又陷入黑暗,万物被包裹,逃命的路也被遮掩。

     “啊”的一声,一个女子摔倒了,另一个女子急忙摸索着去扶她,嘴里焦急喊着:“娘娘!”

     “春桃,我走不动了,我快死了。”女子抓住她的贴身侍婢哭诉。

     “娘娘,你现在不能停下,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得坚持啊!如果被那些人追上,咱们就没命了,娘娘,你一定要撑住,无论如何要撑到秦王来救我们……”

     春桃一边扶着她的主子向姬摸黑前进,一边劝慰,但向姬大腹便便,行动不便,她们的行进十分艰难。

     “春桃,秦王他会来救我吗?”

     “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那秦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救我?”向姬一手扶着春桃,一手抚着肚子,拖着越来越沉重的双腿,艰难朝前。她的周身都被汗水浸透,脸上更是分不清汗水与泪水。

     前方出现了火把,不是一支,而是一队。

     会是秦王吗?

     向姬和春桃都停住脚步,紧张地看向前方。

     “找仔细点!别让她们跑了!”恶狠狠的男人的声音。

     不是救命的秦王,而是索命的杀手!

     “春桃,怎么办?他们来了……”向姬已经毛骨悚然,双腿打颤,再迈不开一步。

     春桃果断解下向姬身上的斗篷裹在自己身上:“娘娘,我去引开他们,你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一定要撑到秦王来救你——”

     “春桃!”向姬伸手抓向身边,只抓到了一把草叶,锋利的草叶划破了她的手指。

     “人在那边!快给我追!别让她逃了!”

     向姬抬头看去,黑暗中,那队火把已经调转了方向,像一条火蛇,蜿蜒远去。

     ……

     ……

     马蹄声踏破长安街,街道两旁人家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无一人开窗偷窥,身在长安,皇城重地,天子脚下,人们早就学聪明了,听这马蹄声的架势就知道又有哪个大臣家里要遭殃了。

     高祖大行,秦王登基,一个月不到的工夫,这就要抄谁的家灭谁的门?

     闪电的光照亮长安城西边一座府邸。

     这是宗将军府。

     茫茫黑夜中,将军府巍峨伫立,岿然不动,似乎不知道正有一场腥风血雨将要席卷而来。

     随着一个黑影滚下马背,连滚带爬拍开了将军府门,沉睡中的将军府被噩耗惊醒。

     “新皇下旨抄家灭族,奉旨行动的是……左武侯大将军……”

     来人背后已中一箭,送完消息就一命呜呼了。

     这是昔日宗将军担任太极宫守将时的一名北宫门守卫。他冒死报信,也未能改变宗将军阖府上下二百多口人的命运。

     宗将军一直担心这一天到来,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秦王登基不过一月。

     奉旨行事的是国舅爷、左武侯大将军周昌,宗将军知道自己绝无生机了。

     他迅速命管家带人去府里内外铺上柴草浇上火油,最快速度遣散下人,能逃一个是一个。

     大腹便便的宗夫人宝蓉搂着六岁的儿子宗尧在一旁瑟瑟发抖。

     “父亲,出什么事了?”宗公子睁着一双乌白分明的大眼睛,稚声稚气询问宗将军。

     “没事,没事。”宗夫人月份已大,将要临盆,弯身不便,只能跪在地上,颤抖着搂紧了幼子。

     看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和年幼孱弱的儿子,宗将军堂堂七尺男儿鼻头一酸。

     他张开双臂抱住妻儿,听着妻子牙齿打颤的声音,心里就跟油煎一样。

     宗夫人的身子在宗将军怀里已如筛糠般发抖,嘴里却说道:“将军,妾身不怕。”

     “母亲不怕,孩儿也不怕。”什么都不懂的宗公子也跟着说道。

     就在这时,宗夫人肚子明显起伏了一下,是胎儿的一只脚重重踢在母亲的肚子上,宗将军也感受到了这强有力的胎动,他心酸地笑了一下,起身向外唤道:“高世忠!”

     宗将军最得力的手下高世忠应声进来:“将军!”

     “夫人和大公子就交给你了。”

     宗将军说着拉起地上的宗夫人和宗公子往高世忠身边一推,就大步走了出去。

     当今皇后的哥哥左武侯大将军周昌率官兵浩浩荡荡到达将军府时,看到的是一片火海。

     火光冲天里,赫然是宗将军孤勇的身影。

     他浑身上下都被火舌吞噬,燃烧的手臂直指夜空,犹如猎猎火炬,悲愤的声音响彻天际:“秦王无义,过河拆桥——”

     火光映衬出周昌阴沉凝肃的面孔,听到宗将军临死遗言,他唇边不由勾出一抹嘲笑。

     “沿将军府外墙全力搜查,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如有逃犯,格杀勿论!”

     伴着周昌一声令下,天空电闪雷鸣,不多时,大雨倾盆而下。

     雨中山野,宗夫人摔了一跤。

     背着宗公子的高世忠忙折返身子去扶她:“夫人!”

     “母亲!”高世忠背上,宗公子也挣扎着下来帮忙搀扶宗夫人。

     “世忠,你带着宗尧先走,不要管我。”宗夫人浑身狼狈,这一路又是大雨又是泥泞,宗夫人已经摔了许多次,咬牙坚持跟着高世忠走,但她的行动太慢,只会拖累高世忠。

     “将军让属下保护夫人和大公子安危……”

     高世忠的忠心实诚宗夫人全都了解,她抹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世忠,你听我说,这一路你带来的其他人都被追兵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追兵就会追上我们,周国舅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一旦我们三人都落入追兵之手,将一个都活不了。你不要管我,带着宗尧走,还有一线生机,将军府惨遭灭门,宗尧是将军唯一的骨血了,世忠,我求你了……”

     宗夫人说着就对着高世忠磕头跪拜。

     “夫人!”高世忠急忙阻止。

     “母亲,孩儿不走,孩儿要和母亲在一起……”宗公子拉着宗夫人哭了起来。

     远处有马蹄声喧哗而来。

     高世忠知道不能再迟疑了,夫人和宗公子他只能保一个。

     “夫人,你先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属下安顿好公子就来找你。”

     “不用回来找我了,你带着宗尧逃得越远越好!你只要护好我的尧儿,便是不负将军所托。”

     宗夫人说着伸手摸到宗公子的小脸。

     四野茫茫,一片漆黑,大雨浇灭了火把,宗夫人看不见,只能用手去触摸宗公子的脸,那小小的脸蛋、小小的鼻头、小小的嘴……

     宗夫人泪如泉涌,此一别,可能是阴阳两隔骨肉分离。

     她忍着刀绞的心痛,嘱咐道:“尧儿,你要记住你的父亲是顶天立地的大将军,是大周的功臣,没有他为秦王打开北宫门,秦王的人马就进不了太极宫,没有他关紧北宫门,太子和齐王就可以全身而退,就不会被秦王射杀,大周皇帝的宝座就轮不到秦王!”

     宗夫人说到激动处,悲愤欲绝。

     “母亲,母亲……”宗公子紧紧抱住宗夫人的手臂,害怕一放开他的母亲就不见了。

     “尧儿,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好好长大!你要记住,当今皇帝是我们宗家的仇人,他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杀害功臣,你一定要为你的父亲和宗家二百多条人命报仇雪恨!”

     宗夫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顿觉心下一片轻松,哪怕她没有活的机会她也可以放心追随她的丈夫而去了。

     她将手从宗公子手中用力抽出,撇下宗公子和高世忠投入茫茫黑夜。

     “母亲——”虽然看不见,但母子连心,宗公子已经感觉到他的母亲已经离他远去,不由大哭起来。

     寒风穿过雨雾呼啸而来,那马蹄的纷杂、人声的鼎沸都在逼近。

     高世忠一把将宗公子扛到肩上,仿佛扛起千斤重担,扛起将军府二百多条冤魂,他不敢迟疑,凭着直觉朝着与宗夫人相反的方向逃去。

     宗夫人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晕头转向,盲目逃窜,又冷又累,但也不敢轻易停下,终于在密林深处看见了一点灯光。

     宗夫人强撑着沉重的身子向那灯光走去,终于看见是一座破庙。她喜出望外,捧着沉甸甸下坠的肚子走了进去。一走进破庙,宗夫人就愣住了。

     地上一张破草席上正躺着一个昏迷的产妇,她的身边是一双刚出生的婴儿。

     整间庙宇都充斥着血腥气息,婴儿连脐带都没有剪掉。

     落满灰尘的香案上有一个破碗,宗夫人来不及多想,就走过去,将碗打碎,捡起碎碗片就着烛火烤了烤,就去割断两个婴儿的脐带,发现这名产妇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女婴。

     宗夫人本想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给婴儿御寒,奈何自己浑身已被大雨淋透,衣服全是湿的,她只好扯下佛像身上明黄色的佛披撕成两半,当作包裹两个女婴的襁褓。

     将女婴安顿在供桌上,她才有空暇顾及地上的产妇。

     宗夫人取了香案上的蜡烛走近产妇一看,不由惊呼出声:“向姬!”

     这向姬原本是太子的姬妾,宗夫人曾随丈夫去东宫赴宴,远远的,于舞池中对向姬惊鸿一瞥。向姬的美貌沉鱼落雁、天下无双,被誉为“大周第一美人”,太子为拥有绝色美人而沾沾自喜,殊不知秦王也对美人垂涎已久。周国舅为首的秦王府幕僚煽动秦王在太极宫北宫门发动政变,太子被射杀,东宫里太子的妻妾儿女全被铲除,唯独留下这向姬。

     这向姬竟也肯委身杀夫仇人!

     果然是不顾廉耻,一对登对的狗男女!

     秦王金屋藏娇,向姬珠胎暗结,早已是大周的丑闻,然而秦王登基后却不管朝堂上大臣们反对,也不顾后宫皇后与妃嫔阻拦,执意要封向姬为贵妃。眼看着圣意已决,向姬却失踪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滚进来,没想到竟在这里让她遇到了向姬。

     秦王啊秦王,向姬也曾是太子的人,你为什么为了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而我的丈夫宗将军,你却要因为他曾是太子的人而痛下杀手?

     说什么背主的臣子不可信,能背叛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

     我的丈夫为什么会背叛太子投靠你?

     是因为你用我的命、用我儿子的命威胁他,威胁他为你打开北宫门,为你开启通往皇帝宝座的大道,威胁他为你关闭北宫门,切断了太子和齐王的逃生之路……

     你这个狼心狗肺背信弃义的小人!你不配当皇帝!

     宗夫人的胸膛燃起熊熊怒火,目光血红看着向姬,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地上的产妇是向姬,那两个孩子就是……秦王的女儿!

     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遇到了她的仇人!

     宗夫人激动得一时头脑空白,回神时,蜡烛已被放在香案上,她的手正一边一个掐住两个女婴的脖子,女婴哇哇啼哭起来,宗夫人一惊,登时缩回了自己的手。

     如此幼小的生命,如此脆弱稚嫩无辜的小婴儿,她怎么忍心下手?

     向姬的女儿无辜,那她的儿子呢?她的丈夫呢?宗家上下二百多条人命呢?谁更无辜?血债要由血来偿!

     宗夫人捡起地上的碎碗片,一步步走近向姬,跪下来,手里的碎碗片一点点靠近向姬白皙修长的脖颈……

     天空炸下一道响雷,宗夫人激灵灵一凛,只觉腹部传来一阵绞痛,就有温热的血流了下来……

     她要生产了!她的孩子在这时候要出来了!

     许是因为逃命赶了太多路,宗夫人这一胎没有折腾太久,宗家的小公子便出生了。

     宗夫人用着残存的力气想要杀死向姬和两个女婴,为她的丈夫报仇时,庙外密林里响起了“向姬,向姬”的呼喊声。

     是秦王带领人马寻找他心爱的女人来了。

     秦王带着他最亲信的北衙七营的人马找到破庙发现向姬和一个女婴时,宗夫人已经抱着自己的儿子和向姬的另一个女儿消失在密林深处。

     秦王,就让你和向姬的女儿——大周尊贵的公主,这一辈子都为我当牛做马为奴为婢,来替你赎罪,告慰我的夫君在天之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