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五章 穿越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大周公主们居住的寝宫凤阳阁的北面,最漂亮最豪华的那个寝殿就是十七公主楚明珠的住所宝华殿。

     已经两日了,宝华殿人心惶惶,皇帝和向贵妃分别处罚了一批宝华殿的太监宫女,小狗子、狗腿子、狗东西、狗屁几个平日里公主喜欢的小太监挨了板子就被丢到前苑的配房去,其他人则被罚去掖庭局做苦力,灵芝因为要留下来贴身照顾十七公主的伤势,暂时免去惩罚。

     向贵妃放话了,如果公主有个好歹,就要把灵芝卖去妓!馆!

     灵芝这两日衣不解带照顾在公主身边,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念了多少阿米豆腐,就希望十七公主能平安醒来,否则她就要死翘翘了。大概是她的诚心感动了上苍,十七公主终于醒过来了。

     赵采玉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脑子混沌,整个人也呆呆的。

     还记得看穿越剧的时候,那些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女主睁开眼睛看到自己闺房那一幕时都要问几句: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整人节目吗?拍古装戏?

     赵采玉也不能免俗地将这个程序走了一遍,接下来的剧情就应该是一个满脸梨花带雨、紧张兮兮、哭哭啼啼的小婢女跳出来又惊又喜尖叫着,小姐,你醒啦!

     的确是有个婢女跳出来神经兮兮,欣喜若狂。

     果然和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俗套,不俗的是婢女口中喊的是:殿下,你醒了?

     殿下?

     赵采玉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打扮,是一套不分男女的雪白色睡袍。

     赵采玉不由一惊:难道她穿成个男人?

     她伸出双手交叉抱了抱自己胸前,哦,是个女的,所以是——公主殿下?

     她对自身性别充分认同,非常喜欢做个女人,但是自己是穿越到哪朝哪代当哪个皇帝家的公主殿下?

     赵采玉想抓住小宫女问个究竟,小宫女却已经夺门而出,嘴里叫嚷着:“来人啊!太好了,公主醒了!”

     真是个忠仆啊!

     赵采玉看着小宫女狂喜的背影有些讪讪,那架势更像是上了断头台被喊“刀下留人”的激动。

     紧接着,赵采玉就见到了向贵妃。

     她在现代活了三十多岁,从电影电视上看到过不少顶级美女,这向贵妃要是放在现代绝对是90年代港风大花的巅峰颜值啊!

     浓颜系,身材也是辣得很。

     赵采玉盯着向贵妃胸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脑海里闪过的是那些诗中名句:“胸前如雪脸如花”、“长留白雪占胸前”,“粉胸半掩疑晴雪”……

     果然是好胸!!!是好诗,好诗!!

     看这位贵妃娘娘的衣着打扮,所以自己是穿越到了唐朝吗?

     就在赵采玉懵逼的时候,向贵妃坐到床沿上,一把搂住她,泪珠是一颗一颗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往下落去::“小十七,你可终于醒了,吓死母妃了……”

     赵采玉窝在向贵妃怀里,小脸被两只绵柔酥软的大馒头碾压来碾压去,不由热血沸腾、头昏脑热,大有流鼻血的架势。

     呵,美女这身材可以演动作片!泪腺发达可以演琼瑶戏!

     美女要是活在现代,能不能德艺双馨不好说,绝对是色艺俱佳!

     这么漂亮,声音还这么好听,别说皇帝了,赵采玉听了都要全身酥麻,这样的顶级美女竟然是她的娘?看着年纪也不过三十出头,有没有她在现代的年纪大还不好说。

     见赵采玉盯着自己的脸傻傻看到流口水,却愣是说不出一个字,向贵妃急了,一边捧着赵采玉的脸一边向后说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公主怎么好像认不出本宫的样子啊?”

     灵芝忙道:“贵妃娘娘,公主回宫之前伤到了头部……”

     那一夜灵芝和小太监们被暗卫从水中救起,发现十七公主不见了,立即寻找。找到下半夜,暗卫终于从两个拐子手中把公主给救出来。那两个拐子将公主绑在麻袋里正要装上船,当即被杀出来的暗卫结果了小命。暗卫从麻袋中解救出公主时发现公主的后脑勺受到过重创。该死的拐子,一定是用木棍趁公主落单将公主打晕,再把她乔装改扮成民女,准备运往外地卖掉。

     好在公主洪福齐天,及时脱险。

     被灵芝一提醒,向贵妃立即宣了太医来给赵采玉看治,于是接下来的小半日,赵采玉就躺在床上接受了小半个太医署太医们的望闻问切。

     “启禀贵妃娘娘,十七公主因头部受创,不记得以前的事,也不认得身旁的人,恐患上离魂症!”

     离你妹啊!

     赵采玉躺在床上,听见外间太医令梁弘熠对向贵妃说道,紧接着就是向贵妃一声高八度的惊呼:“离魂症?梁太医,那可怎么好?”向贵妃已经呜呜哭了起来。

     这个贵妃娘娘对女儿可真是好。

     赵采玉听着向贵妃的哭声唏嘘不已。

     只听梁弘熠安慰她道:“贵妃娘娘,莫担心,这个离魂症可能是长期,也可能是短期的,微臣会让太医署咒禁科的咒禁师尽快入宫,为公主看治,相信公主一定会很快康复,眼下让公主静心修养为好。”

     于是,闲杂人等都被驱赶出了宝华殿,向贵妃忧伤过度,被宫人搀扶回自己寝宫歇息去,赵采玉跟前又只剩下了小宫女灵芝。

     向贵妃走前特别交代要让公主静养,在咒禁师进宫之前,灵芝小心谨慎伺候着,大气都不敢出。

     而赵采玉也终于可以安静躺在床上将前因后果好好地捋顺。

     她叫赵采玉,是三四线小县城教育系统一名工作人员,在举国上下全力打赢“脱贫攻坚”战之际,她因下乡劝返一名因厌学导致辍学的学生时,不幸遇到山体滑坡,因公殉职,终年三十五岁。

     大概是因为她死得其所,所以老天爷又让她重生了。

     只是,重生在了古代,疑似唐朝,还需确认。

     这具新的身体的主人原身也叫赵采玉,是一个平民家庭里的苦逼女孩,有个长期守寡阴阳不调导致性格变态的老母亲,还有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孪生弟弟。老母亲重男轻女对她非打即骂,从小将她当牛做马地驱使,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剥削她的劳动力,弟弟对她还不错,常常护着她,但是他每一次相护,都会在他不在时,让老母亲变本加厉虐待她。

     过着非人的日子,赵采玉从来没想过反抗或逃走,还很孝顺,对老母亲唯命是从,对弟弟更是长姐如母的态度,他们搬到长安后,她更加勤快干活,一心想着赚到更多钱供弟弟读书考取功名改变命运。

     她就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患者,身体被奴役,头脑被PUA,毫无自我的可怜虫,直到现代的赵采玉穿越到了她身上——

     原身赵采玉是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不慎滑入水中被水淹死的。

     被人救上来后就变成了现代的赵采玉。

     吕娘子完全没有因为女儿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就改变对她的态度,而是因为她未能如期洗完别人家的衣服不能如期拿到工钱而越发变本加厉地骂她。

     赵采玉不是原来的赵采玉了,哪里受得了这份儿气?在吕娘子又对她喊打喊骂的时候终于离家出走,好惨的是,一上街就被拐子一棍敲昏了。

     再睁开眼就进了宫成了十七公主。

     所以,她并没有失忆,更没有患上什么离魂症,她非常清楚自己是谁,包括自己的,以及这具身体原身的记忆,她都一清二楚,只是她为什么又成了十七公主了呢?

     赵采玉腾地从床上坐起身,吓了灵芝一大跳。

     “殿下饶命啊!”灵芝扑通就跪下了。

     赵采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灵芝已经开始掌起嘴来。

     一下一下的巴掌声,听起来莫名地清脆悦耳。

     赵采玉有些凌乱,灵芝不待她说什么,就又起身急急跑了出去,丢下一句:“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来!”

     小宫女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赵采玉讪讪。

     你知道什么你就跑!

     在小宫女跑出去的工夫,赵采玉从床上下来环顾寝殿,寝殿内的奢华摆设让她咂舌。

     身为一名八辈农民的后代,她三十多年并没见过多少世面,90年代初中毕业考上师范,读了三年顺利毕业,千禧年又搭上中师生分配政策的末班车,顺利进入教育系统,成了老赵家往上数多少代出的唯一一个捧“铁饭碗”“吃皇粮”的知识分子。

     父母只以为她跨越阶层,翻身农奴把歌唱,把她视为全家的救星,希冀着她带领家族从此走上大富大贵的康庄大道,殊不知,一个教书匠并不是什么高官贵人,除了将每个月650块钱的工资如数上交给父母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何况,她在教书的圈子里也过得很不舒心。

     师范毕业的校友们不少是继承教师父母的衣钵,还有不少家境优渥,父母不是县、镇两级公务员,也是殷实的商人,像她这样的农民后代在毕业分配的时候已经和别人失去竞争性,想留在乡镇中心校,或者去大的行政村的完小校都不可能,只能去偏远的村校。

     在后来的教书岁月里,她遍尝有父母罩着和没父母罩着的待遇落差,无论是工作还是人际交往,都分外艰辛,何况还会遇到个把变态的校长,跑去她家里问她母亲,能不能让她做他的小情人,每个月可以给她母亲多几百块钱的收入,如此奇耻大辱,惹得母亲勃然大怒。

     在婚恋上,总有多事的七大姑八大姨要介绍些杀猪家的傻儿子来她母亲跟前寒碜人,惹得母亲没面子,拿她出气。

     因为出身她受到的委屈实在太多了,不堪回首,从前她总不认命,痴心妄想着超越阶层,四处碰壁,鼻青脸肿,就在她被现实毒打,已然接受命运安排的时候,命运又帮她重新洗牌了,她在人生的赌桌上拿到了另一副牌,在这个牌局中,她的身份是——公主!

     不打任何折扣的贵族阶层。

     所以是老天爷对她因公殉职的一种奖赏吧?

     只是,她的公主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刚穿越来的时候明明是民女赵采玉,怎么会突然又变成十七公主的?

     老天爷又在跟她开什么玩笑?

     赵采玉走到黄花梨凤纹衣架前,拿起衣架上的一件襦裙,贴在自己身前展开,这是一件袒胸装。

     呵呵,她一个飞机场,却要穿袒胸装,可不是开玩笑吗?

     赵采玉正自嘲笑着,灵芝就领着四个“狗”太监滚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