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十五章 七公主的情敌们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平阳公主是皇帝的胞姐,当年高祖开国时期,平阳公主统领千军万马为自己父亲建立帝业,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

     大业末年,为了策应晋阳起兵,平阳公主聚拢关中豪杰,发动司竹起兵,统领自己创建的娘子军精兵,与还是秦王的皇帝会师于渭河北岸,共同攻破长安。

     平阳公主在镇守娘子关期间,常常身不离鞍,手不离刀,还用米汤智退敌兵,才识胆略丝毫不逊色于她的兄弟们。

     当年,平阳公主率领娘子军驻扎娘子关之时,凭借天险,修筑工事,严密布防,不给敌人可乘之机。

     一次敌人大举进攻,平阳公主眼见敌人来势凶猛,一面派人去搬救兵,一面指挥娘子军与居民严防死守。由于关内军队兵力不足,娘子关的情况十分危险。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军队,平阳公主心急如焚,在城楼上焦急地踱着步子想着主意,同时极目远眺,等待着援军到来。

     忽然,她看见远处田野上丰收在望的谷子,顿时生出一计,旋即下令城内军民马上收割、架锅、用新米熬制米汤。米汤熬好后,平阳公主又令部众乘夜色从关上全部倒入关前沟壑中。

     次日,娘子关前沟壑中米汤横溢,敌人哨兵发现后,疑为马尿,急忙报告主帅。主帅出帐观望,只见城楼上旌旗招展,军民喊声震天,战鼓擂动,便错误地判断援兵已到,由于害怕中埋伏,敌人只能撤退。等到敌人发现中计后,欲要杀回来,援兵又已经到了,他们也只能望洋兴叹。

     娘子关原本叫苇泽关,为了纪念平阳公主的功绩,特改名娘子关。

     大周建立后,高祖正式册封她为平阳公主。

     平阳公主早年,由高祖作主,嫁给将门之后柴昭。这柴昭出身将门,自幼便“矫捷有勇力,以抑强扶弱“而闻名。少年时,就担任北朝太子的千牛备身(陪伴的意思)。

     北朝庸政,农民起义之火在全国燎原,柴昭随高祖起兵,屡建奇功,高祖便把平阳公主嫁给了他。

     夫妻二人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柴文德已被封为右屯营将军,在军中驻守,早已成家立业。

     留在长安的则是小儿子柴武德。

     平阳公主夫妻俩对于大周的功绩,举足轻重,看父敬子份儿上,柴武德的婚事注定不会草草。

     让儿子成为大周的驸马都尉,这是平阳公主的意愿,亲上加亲,强强联手,巩固政权,这也是皇帝的意愿。

     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让哪一位公主去做柴家的儿媳呢?

     有平阳公主这个婆婆在,后宫几个娘娘们都有自己的顾虑,有人忌惮,有人却又趋之若鹜。

     平阳公主骁勇善战,就和男人一样,有些娘娘就担心这样的婆婆会不会太强势啊,公主嫁过去会不会委屈啊,有的娘娘又认为,嫁到平阳公主府,是一件无上荣光的事。

     对于七公主来说,她自然是第二种。

     她没有母妃,如果能嫁入平阳公主府,那无疑是找到了最大的靠山,最好的避风港。

     可是也正因为她没有母妃,所以无人替她筹谋。

     七公主不是个善茬,她是个肯钻营的,便去求皇后娘娘为自己做主,但皇后娘娘膝下除了三位皇子外,还有四位嫡出的公主,以及一个养女。

     五公主楚丽质,是皇后的嫡长女,被皇帝封为长乐公主,已经嫁给国舅爷周昌的儿子周冲。

     次女是九公主城阳公主,也已经嫁给了尚书右仆射莱国公杜克明之子杜香河。

     还有两位公主分别是十九公主晋阳公主楚明达和二十一公主新城公主。这两位小公主年岁尚小,还不到婚嫁的年纪,倒是六公主豫章公主待字闺中,与柴武德能够般配。

     这六公主豫章公主乃下嫔所生,一出生娘便死了,是养在周皇后身边长大的,所以皇帝对六公主的宠爱也不减少。

     因而六公主算得上七公主在与武德表哥联姻这件事上的一个竞争对手。

     还有就是韦妃的两个女儿,定襄县主和临川公主。

     临川公主是皇帝的十一女,而定襄县主却不是皇帝所生,而是韦妃与前夫生下的女儿。

     当年韦妃的丈夫在征战中牺牲,韦妃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

     韦氏一门是大周朝最重要的士族家族之一,在长安影响力广泛,长安的百姓都流传一句俗语:“城南韦氏,去天尺五”。

     韦妃的曾祖父是北朝著名的军事统帅,担任过太傅、尚书右仆射等职务,祖父曾是骠骑大将军,父亲叔伯这一辈,任过北朝三司、刺史、尚衣奉御等官职。

     韦妃是韦氏长房之女,一位名副其实的高门淑媛。

     皇帝当年能娶寡居多年,又比自己虚长两岁的韦妃,与她将门高女的身份密不可分。

     遥想当初,高祖派秦王攻打洛阳,秦王年轻勇武善谋英明,但是攻打洛阳却异常艰难,因为驻守洛阳的是一代名将王某,愣是死守了洛阳这座孤城长达八个月之久。

     洛阳被围困的这七八个月时间,韦妃就在城中。

     当时,洛阳百姓缺喝少食,太平年月里昂贵的服饰珍玩,在彼时贱如土芥,一匹绢只能换三升粟,一匹布只能换一升盐。

     老百姓吃草根吃树叶,纷纷生病,身体发肿,手脚无力,道路之上尸横遍地。

     而公卿家庭也只能吃些糠核,尚书郎以下往往饿死。

     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韦妃与女儿能活下来堪称九死一生。

     而秦王领兵是白天围,晚上围,终于将洛阳围成了死人堆。

     在这期间,秦王还顺带消灭了南方来驰援洛阳的窦氏数万大军,他只带了三千兵马,就将窦将军斩杀在了虎牢关。

     援兵无望,王某在秦王劝降下打开洛阳城门向秦王大军投降。秦王大军从洛阳城门长驱而入,韦妃与秦王的缘分便也开启。

     秦王在洛阳城内,广结名门望族,娶韦妃这个寡妇,自然也成了秦王拉拢名门望族的筹码。

     秦王娶了韦氏后,对她与亡夫的女儿视如己出,还封为定襄县主,也算是中国好继父了。

     七公主先前在周皇后的立政殿里听周皇后透了点口风,韦妃也有意将定襄县主嫁给平阳公主做儿媳。

     为什么是定襄县主,而不是临川公主呢?

     因为定襄县主只是皇帝的继女,更让韦妃怜爱些,想为她筹谋更多些。

     而七公主不知道,其实她的情敌远不止周皇后的豫章公主、韦妃的定襄县主这两位,还有向贵妃的十七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