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十六章 奇葩师徒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赵采玉本来还沉浸在向贵妃那倾倒众生的美貌里不可自拔,忽然被向贵妃的一句话惊得回了魂。

     “母妃,儿臣……脑壳儿疼!”赵采玉捧着脑袋立即躺倒在床上。

     向贵妃愣了愣,旋即走过去,又是摸她的脑袋,又是拍的背,关切地问:“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赵采玉忙喊灵芝,灵芝进来了,赵采玉就指着向贵妃对灵芝说:“她……是谁?我看到她就头疼,让她出去!”

     这可把灵芝给为难住了。

     向贵妃更是心急如焚起来:“是不是离魂症又犯了?”

     刚叨逼了一句,就听赵采玉叫嚷起来:“哎呀,头好痛。”

     这是怎么回事啊?向贵妃慌了,赶紧让太监去太医署请许绍烨入宫。

     许绍烨入宫前,赵采玉不停喊头疼,向贵妃只能先从宝华殿退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灵芝和赵采玉两人的时候,赵采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舒舒服服躺倒在被窝里。

     这让灵芝很吃惊,问她:“殿下,你,你没事吧?”

     “哦,有事,本宫饿了。”赵采玉躺在床上,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本宫想吃那个水晶肘子。”

     见灵芝一脸懵逼,赵采玉又说道:“去让御膳房帮我弄个水晶肘子吧,我吃饱了,兴许头就不疼了。”

     好吧,还能这样吗?

     “奴婢这就去通知御膳房,殿下不要担心,文明和和谐已经去太医署找许公子了,等他进宫给殿下你看治,殿下的头就不疼了。”

     许绍烨要进宫了,也挺好的,找个人聊聊天也不错。

     灵芝也离开了寝殿,赵采玉在被窝里呼出一口气,十七公主那倾国倾城的母妃竟然跟她提到,让她嫁给平阳公主家的柴表哥的事。

     平阳公主是皇帝胞姐,就是她的亲姑姑,亲姑姑的儿子就是她的亲表哥,表兄妹结婚那可是乱!伦!

     其他人要嫁那是其他人的事情,她可不行,这个身体里的她可是个现代人,怎么能够接受近亲结婚这件事呢?那可是会生出傻子的!

     想到生孩子,赵采玉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离婚后,儿子判给了男方,他们母子聚少离多,也幸好是聚少离多,否则自己突然死掉,儿子一定很不习惯吧?

     对于自己的死她本没有什么遗憾的,就是想到儿子,有一股淡淡的忧伤,还是难免要牵挂儿子。

     这就是每个女人的软肋吧?一旦有了孩子,就多了牵绊。

     许绍烨此刻并不在太医署,而是在自己家里。

     自从因为治疗十七公主的病得到丰厚的赏赐之后,许家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先是卖了原来的老房子,在长安城里买了个新宅子,虽然不大,可好歹是城里的房子,距离保安堂也近,这样许医生就不用天天提前溜岗回家做饭给儿子吃了。

     今天这个新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个老村医,名叫陈年,许绍烨本来尊称他一声陈大伯,但是许医生却让许绍烨喊他师兄。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陈大爷是许医生新收的徒弟,父亲的徒弟与父亲的儿子,那就是师兄弟的关系,考虑到陈大伯年纪长,许医生就让许绍烨喊他一声师兄。

     许医生这样吩咐完,就冲老村医嘿嘿一笑,“本来要让他喊你一声师弟的。”

     师弟也未尝不可,但师父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陈年老伯已经拱手对许绍烨热情唤“师弟”了,许绍烨笑容僵硬,也只好唤声“师兄”。

     陈年这次初登师门,带了丰厚的见面礼,全当束脩。

     许绍烨说:“师兄真是太客气了。”

     “都是应该的。”这句话是许医生说的。

     “下次不用这么客气了。”许绍烨更加尴尬。

     “没有下次了。”这句是陈年说的。

     许绍烨看看这位发须花白的老村医,再看看自己笑容很迷的父亲,顿时觉得这对奇葩师徒画风竟然很和谐?

     许医生告诉许绍烨,陈年手上有个病人也患了离魂症,陈年已经给那位病人看诊数日了,没有任何起效,所以特来向许绍烨取取经。

     许绍烨不由觉得好笑,对许医生说:“爹,师兄可是你的学生。”

     许医生完全不以为意,一副理所当然架势,说道:“这有什么?我之前给洛阳来的一个客人看治,那客人是位琴师,手上有众多弟子,他便让有些资历的弟子去教授刚入门的弟子,这样可以减轻他的负累,又能锻炼其他弟子,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许绍烨说:“爹,我觉得是你不会治这离魂症吧?”

     许医生嘴角抽了抽,瞎说什么大实话,你爹不要面子的吗?

     “废话少说,你师兄登门一趟不易,你快给他讲讲。”

     许绍烨看了陈年一眼,一把年纪,一把胡须,登一次门的确不易。

     “所以,爹,那你以后打算怎么给师兄授课啊?”

     “你师兄登门不易,你爹我可以亲自登门。”许医生已经给陈年搬好了椅子。

     “你白天不是要在保安堂坐诊?”

     “我可以晚上时间去授课。”

     陈年一听许医生的话,立刻附和,“对对对,师父安排的授课时间极好,因为我啊,白天也得坐诊。”

     可不,老村医也是医,负责全村人的身体健康呢。

     墙都不扶,就服这对奇葩师徒了。

     许绍烨被许医生监督着,向陈年传授了诸多看治离魂症的诊疗方法,陈年归结出两个字:“这不就是聊天吗?”

     “不不不,师兄,这不叫聊天,叫心理辅导。”许绍烨抛出赵采玉告诉他的这个专业术语之后,顿时觉得自己专业极了。

     “心理辅导是个什么东东啊?”陈年想哀嚎。

     “简单来说,就是聊天啊!聊天使人放松,聊天使人心情愉悦,聊天……”

     许绍烨正说着,林丙笙就上门了。

     “许同学,宫里来人,让你马上进宫一趟。”林丙笙满头是汗,气喘吁吁说道。

     许绍烨心里一咯噔。

     见儿子跟着他同学匆匆离去的背影,许医生的心也悬了起来。是不是宫里又有哪个贵人病了?为什么又来找他的儿子,其实他的儿子……

     许医生对于许绍烨能够治好十七公主离魂症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底气,觉得儿子纯粹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