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十四章 拜见皇后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赵采玉望着满殿白花花的半胸,不由叹为观止,慨叹这些公主娘娘们果然都推崇袒胸装。

     遥想当年,某冰主演的武氏传奇才播出没几集,就被一班老不休投诉到广电,说是袒胸装有伤风化,某冰憋屈发博:别低头,皇冠会掉;别落泪,坏人会笑!出品方只能急急补救,于是就有了武大头传奇,不由让广大观众望洋兴叹。

     只能说每个时代审美不同,那些看武大头传奇的人大底要羡慕此刻的赵采玉吧!

     “儿臣拜见母后!”赵采玉跟着向贵妃拜见了周皇后,就听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哟,十七妹,你来拜见母后怎么穿这衣裳?未免也太不敬了!”

     这几日,许绍烨和灵芝、小太监们一起陪着赵采玉对着宫里这些娘娘、公主的画像逐一认识,但是画像毕竟不是照片,与真人还是有差距,所以赵采玉不能确认出声的这位是否七公主——巴陵公主。

     见赵采玉看过来,七公主的眼神有一瞬的退缩,但又立马大胆起来。

     小十七摔坏了脑子,患了离魂症,可还没有痊愈呢,七公主不信她记不住那么多事,却能记住那夜在南风馆外偶遇的事。

     赵采玉自然是不记得了,因为她又不是楚明珠,怎么会知道楚明珠与巴陵公主之间的过节。

     见赵采玉盯着巴陵公主看了半晌,向贵妃便在她耳边提醒:“明珠,这是你七姐,巴陵。”

     还是亲亲母妃贴心。

     赵采玉立即露出笑容,说道:“七姐,这件宫装虽然保守,却是母后送给我的,我穿母后送的衣服来拜见母后,怎么是不敬呢?明明是孝心有加。”

     赵采玉的话让殿内所有人都有些诧异,要是过去十七公主哪里屑于与人耍嘴皮子?差不多等一会儿皇后娘娘让众人散了之后,她就要把巴陵公主抓去干一架的。所以,患了一场离魂症之后,十七公主的做派变了?

     众人当然不知道楚明珠早已不是楚明珠了,赵采玉是赵采玉。和别人打架,赵采玉可不行,她体力吃不消,没有胜算,但她最热衷干这种唇枪舌剑的文明架了。

     赵采玉的话让周皇后很受用,七公主只能闭嘴,因为周皇后发话了,乐呵呵招呼赵采玉过去,拉着她左右端详,询问她身体怎么样,每日里吃些什么喝些什么,头还疼吗?

     皇后带头嘘寒问暖,殿内坐着的韦妃、杨妃、燕妃等人也以周皇后为马首是瞻,表达了自己的关切。

     母妃们都表态了,公主们也紧跟娘娘们脚步,表达了对十七公主的关心,就连起先酸溜溜先犯贱的巴陵公主也假惺惺表达了很多温暖。

     向贵妃也向众人一一表示感谢。

     赵采玉看着满殿的母慈女孝、姊妹情深,心里嘀咕:我去,大周朝的后宫不宫斗的吗?还记得某清宫剧里,华妃娘娘总是明目张胆旁若无人翻着白眼,嘴角挂着蔑视所有女人的冷笑,好显示她在宫斗中遥遥领先的战绩。

     赵采玉把目光投向周皇后,周皇后一脸慈爱笑容、母仪天下风范,好吧,只能说这个领头羊带得好。

     赵采玉联想到那位总是护着忠臣,无数次安抚丈夫怒气,化解君臣矛盾的长孙氏,对眼前这位周皇后心里又多了敬意。

     赵采玉这个人呢,性格是很多变的。在她一二十岁的时候,也是充满棱角的,刚正不阿,不为世俗折腰,但是在她过了而立之年之后,被现实毒打得够狠,就开始变柔软了,过去不屑说的好听话、奉承话她也肯说,面对领导马屁也是拍得飞起,违心的话都肯说了,那么真心喜欢一个人佩服一个人尊敬一个人,就更不吝褒奖之词赞美之意。

     对周皇后,有长孙氏的印象打底,赵采玉肃然起敬,赞美的词汇也是滔滔不绝。

     “母后,儿臣的病能有起色,多亏了母后的福泽庇佑,听我母妃说,母后为了儿臣的病不但亲自召见梁大人问责,还去菩萨跟前祈福许愿,儿臣听了真是感动至极。有这么好的母后,实在是儿臣与姐姐妹妹们的福气啊!”

     “儿臣这几日在宝华殿日日都在想,等儿臣的病好了,儿臣一定要好好孝敬母后,报答母后……”

     这种马屁的话接下来赵采玉足足演绎了有一个时辰,那可是两堂大课,娘娘公主们从起初的惊讶到后来疲倦,有些人忍不住打了哈欠,当然了得用袖子遮一遮,或者假装喝茶,用茶杯挡一挡,不能让皇后看见,皇后娘娘正乐在其中。

     众人从立政殿散去的时候,脑子还没怎么转过弯来。

     七公主问翠凤儿:“皇后娘娘在最后对众人说了什么,本宫明明记得她说了什么,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

     看着七公主晕晕乎乎的神色,翠凤儿心里一咯噔:所以十七公主将离魂症传染给七公主了吗?

     “皇后娘娘说,过几日会安排家宴,请平阳长公主进宫叙旧。”

     经翠凤一提醒,七公主恍然大悟,她怎么把这最重要的事给听落了?都怪楚明珠那个小贱人。

     想到楚明珠,七公主心里有些堵,生了一场病,楚明珠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看那张小嘴巴啦能说会道的。过去大家只说父皇对小十七宠爱有加是因为向贵妃,女凭母贵,还把她给羡慕的。她的生母人微言轻,又早早挂了,在这宫里,她感觉自己像个孤魂野鬼,没有依靠。

     父皇倒是她亲父皇,可那又怎么样?

     父皇对子女们的宠爱,不也是冲着各个子女的生母,然后看碟下菜拿自己的态度吗?

     七公主越想越气馁,伸手狠狠掐了把翠凤儿手臂,然后甩手走掉。

     翠凤儿一张问号脸,吃疼也不敢委屈,只能赶紧跟上。

     翠凤儿也不知道七公主到底受了什么刺激,皇后娘娘要摆家宴,不是好事吗?

     翠凤儿哪里懂七公主的心思?

     平阳长公主家的小公子柴武德到了适婚年龄,皇帝、皇后与平阳长公主夫妻俩正打算从公主们当中选出一位与他配婚,七公主也是摆到皇帝御案上讨论的人选之一,能不能最终选中,七公主没有把握,所以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