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十八章 贵妃的烦恼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原来漂亮的人也还是有烦恼的。

     赵采玉看着向贵妃,心里顿时平衡了很多。

     在她的认知里,长得漂亮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比如同样一节上课比赛,两个老师教学水平相当的情况下,那评委肯定会给那个脸蛋好看的人打高分。

     向贵妃的这个烦恼,赵采玉注定不能帮她实现了。

     赵采玉交友有个原则,那就是和她关系密切的朋友多多少少都是有点姿色的,无论男男女女,所以这倾国倾城的向贵妃在赵采玉心里还是很拉好感的。

     她是只三十多岁的老鬼,不可能真把向贵妃当自己亲妈,毕竟两人年纪也差不了多少,那就把向贵妃当闺蜜吧!

     “娘娘,”赵采玉伸手拍拍向贵妃的肩膀,笑着说道:“打铁还要自身硬,总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比如吧,她前世嫁给她的初中同学,以为是找了个遮风挡雨的,谁知风风雨雨都是对方给的。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听了赵采玉的劝慰,向贵妃自然无法马上理解,毕竟她也算是后宫的老人了,无论是从前当太子的姬妾,还是后来成了皇帝的宠妃,她看多了这后宫千丝万缕的玄机,也看透了很多世事。

     比如,周皇后为什么能当上皇后,靠她自己吗?

     论皇帝的宠爱,周皇后哪比得过她?别说她了,就是杨妃,周皇后也比不过。

     杨妃是前朝帝女,又是皇帝的表妹,与皇帝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如果不考虑其他,皇帝只会在她和杨妃之间选择一人当皇后,但是皇帝不能,因为架不住周昌等人的所谓谏言。

     周昌是左武侯大将军,凌烟阁排头一把交椅的老臣,皇帝能当上皇帝,他居首功。

     周昌与皇帝的交情还起于布衣之时。

     周昌少年丧父,与母亲、妹妹被同父异母的兄长赶出家门,由舅舅抚养长大。他生性聪慧,勤奋好学,博通文史,而且颇有计谋,与还是少年的皇帝就关系甚好。周昌还向舅父提议,说皇帝才华出众,请舅父务必作主将自己妹妹嫁给他,自此两人成为郎舅。

     后来,高祖起兵攻入关中,建立大周朝,周昌被任命为渭北道行军典签,辅佐还是秦王的皇帝。此后,周昌追随皇帝东征西讨,成为皇帝天策府重要成员。

     皇帝当年被自己当太子的兄长和弟弟齐王联手加害,也是周昌主导策划了太极宫的北宫门政变,尔后才有皇帝的宝座。

     周皇后是周昌的妹妹,皇帝立她为后,看的自然是周昌的面子,难道看的是皇后?

     皇后的美貌不及她万分,贤德也只是聊聊,当年自己在临盆之际遭遇谋杀,背后主谋很可能就是周皇后,只是自己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有证据又怎么样呢?难道皇帝会废后?

     当年立后,皇帝为皇后的人选也犹疑过,并不甘心就立周皇后为后,可是架不住周昌等人的谏言,周昌在朝堂上有多少过命的兄弟,那些个大臣一个时辰一个,轮番来向皇帝进言,皇帝也架不住啊!

     尚书左仆射王桥、尚书右仆射杜克明、右武候大将军李恭等人就纷纷来劝说皇帝,还有个以性子耿直出名的礼部侍郎魏宾更是摆出了与皇帝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皇帝只好立了周皇后为皇后。

     这魏宾原是太子的谋士,太极宫北宫门兵变后,太子和齐王的人就都被周昌给杀了个一干二净,连两人的妻儿统统杀光。明面上是周昌替皇帝扫清障碍,实际上谁知是不是皇帝的授意?

     但奇的是,独独留下了这魏宾。

     所以周昌对魏宾是有不杀之恩的,不但没有杀他,还让他为皇帝效劳。

     魏宾曾辅佐过南方的窦氏,窦氏在洛阳兵败被斩杀后,魏宾又成了太子的谋士,然而太子的大业又败了。

     如今的皇帝是当年的秦王。

     魏宾问皇帝,自己曾辅佐过两位主子,两人都失败了,皇帝为什么要用他?

     皇帝说,那两位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不肯听魏宾的话,而自己愿意听魏宾的话,所以不可能是失败者,只会是成功者。

     于是魏宾便放心大胆地向皇帝进言,让他立周昌的妹妹为皇后。

     所以绕了一大圈,这老家伙问了那么个问题,不是为了夸皇帝,而是为了给自己铺台阶。

     皇帝发现自己中了魏宾的圈套,很郁闷,也向魏宾坦陈了自己的心事,他最钟爱的是向、杨二人,很想在二人中择一人为后,如果能立自己心爱女人为后,才不会显得自己这个皇帝很无能。

     魏宾便说,杨妃是前朝帝女,她膝下又有两个儿子:三皇子楚恪、六皇子楚英,将来皇位势必会落到这二位皇子其中一位身上,那样这大周的江山不又成了北朝的血统?

     至于向姬,更不行。

     向姬可是太子的姬妾,立被自己杀死的兄长的姬妾为后,成何体统?

     皇帝想想,也是哈!

     魏宾终于成功说服了皇帝,所幸在皇帝要立自己为贵妃这件事上,魏宾也是执意进言,皇帝没有听。

     这后宫莫说皇后了,就拿韦妃来说,她虽是寡妇之身嫁给皇帝,但母家家族势力雄大,皇帝也是敬她三分。

     也别说这些人了,就是个燕妃,也是有点来头的。

     燕妃出身北朝传统的军事世家,祖父在北朝时因为战功被封为开府仪同三司,外祖父是北朝太尉,北朝虽亡,但祖父与外祖父家摇身一变又做了大周朝的勋贵,都是身居高位的官员,所以燕妃在后宫的日子就相当好过。

     不但自己好过,还可以引荐自己亲族的女子进宫侍奉皇帝,以进一步扩大自己家族的影响力,皇帝身边新晋的“御前奉茶”武月就是燕妃的表妹。

     燕妃的母亲与武月的母亲是堂姐妹。

     放眼后宫一圈,哪个皇帝身边重要的女人不是大有来头,有着母家庞大势力撑腰?唯独自己是孤家寡人,靠的是美色起家。

     如今年纪渐长,就等着色衰爱弛那一天,她再不替自己和女儿筹谋,不就真的应了那句“美则美矣,没有灵魂”吗?

     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平阳公主家的二小子,就是最好的办法,这样自己和女儿一下子就有了雄厚的靠山。

     这门亲事为何是门好亲事,且看宫里人的态度就知道了,韦妃也好、周皇后也好,哪个不动心思?杨妃、燕妃稳如泰山,那是因为她们没有女儿。

     父母之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这小十七咋就不明白她的一片苦心呢?

     向贵妃看着赵采玉,露出苦笑。

     赵采玉却说道:“母妃,你可想好了,我的离魂症还没有康复,我要是嫁给武德表哥后闯了祸,冲撞了三姑姑,三姑姑要杀我怎么办?三姑姑什么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可是刀尖上舔血过来的……”

     呵,那个在娘子关一夫当关,死后被皇帝用军礼下葬的奇女子啊!

     她崇拜她,但不想和她做婆媳啊!

     婆媳是天敌,怎么可以让偶像变成自己的敌人呢?

     向贵妃看着赵采玉目光一闪,露出欣喜的神色来:“明珠,你记起来了?你竟然记得你三姑姑的暴脾气!!”

     赵采玉:“……”

     这是装逼装过头露馅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