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二十章 余桃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及笄?

     不知道为什么楚明珠听着这两个字,眼前就会出现很多光怪陆离的画面,富丽堂皇的建筑物,锦衣华服的人们,各种山珍海味,各种珠光宝气,还有满城的花灯……

     那些画面并不清晰,而是模糊一片,最后只剩一片五颜六色的光影。

     “头痛,头好痛!”楚明珠捧着脑袋说道。

     “姐姐姐姐,你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赵安之赶紧安抚楚明珠,“姐姐,想不起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其实过去的记忆也没什么好的,失去了就失去了呗,我们记住从今往后的事情就好了。”

     是的,姐姐过去多么可怜啊!

     赵安之将从小到大姐姐的遭遇想一遍就觉得心痛不忍。

     “你放屁!”赵安之的安慰却换来楚明珠一声怒吼。

     只见楚明珠激动从石块上站起来,指着赵安之怒容满面:“一个人记不住过去,你知道这种感觉多恐怖吗?”

     赵安之的确没想过,因为他又没失忆过。

     “姐姐姐姐,你别激动,你想要找回记忆,那我一定陪你找,陈老伯说他有治疗离魂症的秘方,那秘方是治好过十七公主的,要不我陪你去找找陈老伯?”

     “不要!”楚明珠还是很激动,“我讨厌那个糟老头子,他身上有老人味,臭死了!TM的,真是烦死了。”楚明珠暴跳如雷,还用脚狠狠踢着一旁的石头。

     赵安之:“……”姐姐哪里得的是离魂症?姐姐得的明明是躁郁症啊。

     姐姐先前被狗咬过,不会是得了狂犬病吧?难道许医生的方子并没有把姐姐治好?

     赵安之这样一想,心里就一咯噔。

     他拉上楚明珠就走。

     楚明珠正在气头上,不情愿,不停问着:“你要带我去哪?TM的真是烦死了!”

     赵安之拉着楚明珠到了长安城内,恰好遇到浩浩荡荡一队送葬队伍,看那气派是长安城里的达官贵人。

     只听旁边路人对着送葬队伍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那个是戴尚书的夫人,那是戴尚书的公子……”

     “戴尚书真是个好官啊!”

     “不然皇帝怎么会让国舅爷专门为戴尚书设立庙宇以供文武百官祭奠呢?皇帝自己都亲自去追悼了。”

     “皇帝还为了戴尚书罢朝三日。”

     “戴尚书的碑文是银青光禄大夫蔚县南题写的,蔚县南可是咱们大周的书法大家啊!”

     “蔚老早就辞官归居,这次还是皇帝派礼部侍郎魏宾魏大人亲自去请蔚老出山的……”

     听着路人们的议论,赵安之只觉人们议论里的这些人物距离自己好远,与自己毫无关系。

     这世界上,他所关心的不外乎母亲、姐姐二人。

     母亲、姐姐好,他才能好。

     赵安之拉着楚明珠只管往前冲,与一来人撞了个满怀。

     那是一个白净的小公子,他身旁跟一个女里女气的小厮。二人如果不是男装打扮,赵安之还以为他们是女人呢。

     那公子和那小厮视线落在赵安之身后的楚明珠身上,就跟见了鬼一样。

     而楚明珠也注意到了二人的瞪视,立刻就跟炸了毛的公鸡一样叫嚷起来:“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TM的真是烦死了!”

     “对不住对不住,我姐姐她……”赵安之用手指了指自己脑子,又向公子和小厮不停点头哈腰赔罪,然后拉着楚明珠快速走开。

     看着二人在人群中远去的背影,翠凤儿问巴陵公主:“七殿下,她……”

     “小十七?”七公主脱口而出。

     翠凤儿不停点头。

     这熟悉的脸蛋、熟悉的骂娘的口头禅,活脱脱就是小十七啊!

     七公主刚想到这里就否定了自己:“不对不对不对!不是小十七!”

     小十七还在宫里卧着病榻呢!自从皇后娘娘说要摆家宴邀请平阳公主入宫相聚后,小十七的离魂症就又犯了。

     这让巴陵公主还挺开心的。

     希望小十七的病永远都不要好,三姑姑再怎么地也不可能要一个病痨子做自己的儿媳妇啊!

     “她如果是小十七,刚刚怎么可能放过咱们?”

     被巴陵公主一问,翠凤儿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从小到大,七公主和十七公主没少干架,不过都是秘密干架,皇上和宫里的娘娘们全都被蒙在鼓里。

     这两位公主殿下为了能长长久久的干架,竟都心照不宣地保守这个秘密,十分默契地打完就当没事发生过。

     既然不是十七公主,翠凤儿就放心了,巴陵公主也放心了。

     现在是白日里,南风馆还没有开始营业,不过巴陵公主管不了那么多,她得趁早与余桃做个了结,接下来好安心筹谋与武德表哥的婚事。

     如果不是为了嫁进平阳公主府,她可真舍不得与余桃了断。

     余桃在南风馆的清馆内懒洋洋接待了巴陵公主。

     南风馆是晚间营业,白天,小倌们都在休息,这余桃被鸨儿刚刚叫起来,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一脸睡眼惺忪,别有一番滋味,看得巴陵公主心下痒痒。

     翠凤儿识相地退到门外去,并带上了门。

     余桃一边给巴陵公主倒茶,一边在她身边袅娜坐下,用颠倒众生的声音说道:“也就你,能在妈妈跟前卖开面子,要是别人这个时辰过来,妈妈早让几个龟公把你打出去了。”

     巴陵公主伸出手指勾住余桃下巴,邪魅一笑,说道:“不是本宫的面子大,是本宫银子的面子大。”

     余桃一边将茶水喂进七公主嘴里,一边握住七公主的手指含在了自己嘴里。

     七公主突然怕痒,抽回自己手指,丢给他一个嗔怪的白眼,嘴里叨一句:“小样儿!”

     就在七公主喝茶的时候,余桃整理了妆发,人也愈发养眼,他走过来挨着七公主身边坐下,问她:“殿下大白天来到南风馆,是要余桃怎么伺候你啊?是要听余桃吹笛子呢,还是听余桃抚琴呢……”

     “本宫要你的人!”

     余桃愣了愣,旋即笑起来:“殿下别开玩笑了,你知道的,我们清倌卖艺不卖身。”

     余桃这话充满挑逗的意味。

     七公主看着这甚解风情的余桃生出万般不舍来。

     “余桃,你真名叫什么?”

     巴陵公主还是第一次询问余桃的身世,余桃有所保留,但还是说道:“余桃本姓丁,幼年时家里被抄了家,我就被入了贱籍,鸨儿见我原是大户人家出身,能识文断字,又生得眉清目秀,就将我买回,培养我做了清倌。”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七公主在心里叹。

     “其实,余桃还要多谢殿下你的垂青,如果不是殿下,余桃不知道会落在什么样的客人手里,殿下知道的,我虽做了小倌,可我并无龙阳之好。我也是被逼无奈,就连这余桃的名字都是我所厌恶的……”

     卫国时候,卫国国君宠幸男宠弥子瑕,正当盛宠之时,国君吃弥子瑕吃剩的半只桃子都觉是恩爱,弥子瑕偷了国君的车出宫去看自己生病的母亲,国君亦赞他孝顺,后来国君喜新厌旧,不再喜欢弥子瑕了,就以这两件事治了弥子瑕的罪。

     “余桃的确是个不祥的名字,我以后就叫你小丁吧!”巴陵公主说完又顿了顿,似乎没有以后了,她这次来就是最后一次来见余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