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三十三章 一锤定音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柴武德出现在皇后家宴上的时候十分引人注目,他长相气质本就随了平阳公主和柴驸马的英姿勃发,又因为是要入宫相亲,颇打扮了一番,整个人一出场就仿佛戴了光环一般。

     坐在向贵妃旁边的赵采玉正打量柴武德,在心里赞叹一声:好一个花花公子,参加海天盛筵的种子选手啊!就见向贵妃扭头投来一抹“你看这做老公不是挺好吗”的目光,赵采玉尴尬笑了笑。

     母妃就不要害我了,这厮将来是要和他老婆一起造反的,就算自杀了还被拉出来戮尸,可见他的罪孽有多大,而我天生做良民的料啊!道不同不相为谋!让我嫁给他,历史不是要改写吗?

     柴武德恭恭敬敬见过了皇后和众位娘娘、公主们,就被皇后赐了座。原本安排给平阳公主的那张桌子此时空着,而皇后身边原本属于皇帝的位置也空着。皇帝本来也是要来参加家宴的,但因为平阳公主突然称身体抱恙不来参加家宴了,皇帝便也不来了,回了两仪殿,又派人去把平阳公主从回公主府的路上截住,请去了两仪殿。

     此刻,平阳公主就端坐在两仪殿内。

     皇帝让武月给平阳公主上茶,一边笑着说道:“朕新提拔的‘御前奉茶’,煎茶手艺一流,三姐尝尝,品鉴一下。”

     平阳公主听了那么一番关于自己“从妓”的不可说历史的八卦后,哪还有好心情?心里恼火一团一团的。她一口就把武月的茶给干了,让上前奉茶的武月呆了呆:哇!长公主果然性子麻辣,喝茶就跟喝酒一样。然后退回皇帝身边当鸵鸟。

     “皇上都说了煎茶手艺一流,本宫还品鉴什么?自然是一流的。”平阳公主没好气,每一个字都酸溜溜的。

     自家姐姐是个豪迈的女汉子,偶尔小家子气的时候,皇帝只觉又新鲜又可爱,不由哈哈大笑,说道:“虽然朕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的,但只要三姐你告诉朕是谁惹你生气的,朕一定为你出气。”

     平阳公主这才想起自己一时气恼,走得匆忙,竟未将那嚼舌根的两个宫女揪住,也不知她们叫什么名字,甚至她们俩长什么鬼样子自己都没有看清,只知道她们是六公主身边伺候的人。平阳公主也不可能将自己以夏继芳的身份做了六年青楼女子的事情在皇帝跟前提起,毕竟这些年知情的少数人都是刻意不谈她的这段血泪史,而大多数人更是不知道她这段不光彩过去。

     平阳公主只能说道:“怎敢要皇上为了帮本宫出气而去当那个坏人,那本宫成什么人了?皇上若是真要让本宫高兴,那就让本宫自己挑选儿媳人选吧!”

     皇帝皱了皱眉问:“那三姐是相中了朕的哪位公主呢?”

     相中哪个倒是没有,但可以用排除法。之前看皇后面子排第一个考虑的人选是六公主,再者就是看皇帝面子要着重考虑的十七公主,现在六公主是第一个被排除的,有那样爱嚼舌根的宫女,六公主怎么可能拿来做儿媳呢?身为婆婆,被自己儿媳妇知道那么不堪的过往,让她的老脸往哪里搁?

     “三姐为何看不上豫章?豫章可是由皇后亲手养大的。”

     皇帝问了,平阳公主只能把借口推给柴武德:“我家小武不喜欢豫章。虽说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日子总归是两个年轻人自己过的,看不对眼却强绑一起,只怕结出来的瓜不会甜还会苦。”

     皇帝心里替皇后和豫章公主遗憾着,“那其他公主,三姐和小武可有合意的?”

     如果是别人对他的女儿挑三拣四,皇帝早把他脑袋砍了,但是是自己的亲姐姐,且是为大周打江山立过汗马功劳的平阳公主,皇帝也就忍了。

     “贵妃可是对小武甚为满意……”

     皇帝才起了个话头就被平阳公主打断了,她直言不讳道:“如果小十七有小六的性子,我也就认了,可是小十七都被皇上你给宠坏了,当儿媳我可驾驭不了,到时候咱们姐弟结亲家还结出仇恨来,这可不成。”

     平阳公主直言不讳,话糙理不糙,皇帝也是理解的,心里又为向贵妃和十七公主惋惜了一下。

     “韦妃倒是一直来和朕求情,可是定襄县主不是朕的亲生女,若把定襄县主许给三姐家,朕总觉得愧对三姐。”

     “所以,只有个小七了。”平阳公主兴致缺缺,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三姐若钟意小七,朕自然是无有不允,只是三姐想清楚了,小七没有好家室的母妃……”

     平阳公主点头,说道:“小七不是有个当皇帝的父亲吗?还需要有家室的母妃做什么?”

     皇帝一想也是,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仪殿内已为柴武德终身大事落锤定音,立政殿的家宴上众人却还一无所知。家宴氛围极好,推杯换盏,其乐融融。就是六公主有些郁闷。武德表哥照例被姐姐妹妹们簇拥着,自己照例被冷落一旁,只是武德表哥再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细心地端一碟点心走到她面前,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道一句:“六表妹,开心一点。”

     “六妹妹,开心一点。”九皇子楚既很好代替了柴武德,把暖男的角色给扮演了。

     六公主接过九皇子递来的点心意兴阑珊的,唉,九哥哥是亲哥哥,再暖也不能做夫妻啊!

     见六公主郁郁寡欢,楚既挺心疼也挺着急的,可是他只是与平阳公主感情好,与柴武德交情一般,还因为平阳公主特别疼爱他,在柴武德眼中,他还是个争宠的劲敌。虽然在柴武德跟前无法为六公主说好话,但楚既还是决定要帮六公主拉一下线。

     在楚既的帮忙下,六公主终于与柴武德有了单独见面的机会。

     柴武德被楚既拉着一起去出了一趟恭,回来路上就看见豫章公主站在一棵玉兰树下独自望月。

     “表哥,六妹妹有话对你说。”楚既不由分说将柴武德往六公主的方向一推,柴武德脚步一个踉跄,就站到了六公主面前。